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0tmtr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玉虛天尊 無極書蟲-第五百八十八章來歷神祕的太元聖母(第三更)閲讀-g6a3s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
天渊,风天越和焦离寻觅任鸿二人踪迹,看到七宝树下的坟坑。
焦离看着墓坑,好奇道:“他俩制作双人大墓,是要回归本源,同穴而死吗?不是说,转世后的他们是两个人?而且异父异母,他们关系这么亲密吗?”
“同一个人的分魂,当然关系好。”风天越在旁边研究一阵,顺着二人遗留的痕迹,找到那座破碎岛屿碎片,以及古神遗留的提示石碑。
石碑上,有着泰皇墓的地图和线索。
“掘土而埋,立坟通幽。路指黄泉,帝墓自见。”
“原来如此,他们是从这里进入泰皇墓的。”
风天越低头琢磨,忽然想到了什么。他摩挲上面的太昊神文,目光似有所悟。
“果然,墓里少了一人。”
“什么意思?”焦离一心练剑,不通外事,听到风天越的话,十分迷惑。
“三代进入泰皇墓,是通过这座石碑。那么,留在这座石碑的人在哪?泰皇墓中,可没有祂。”
“啊——”焦离反应过来:“那个留下提示的古神进入泰皇墓后,自行离开了。所以,泰皇墓还有其他出口?”
“或许,那人不是古神。”
风天越敲击石碑,奇妙的宙光神力回溯光阴,回溯石碑诞生之初的一幕。
这是天尸风天越和烛龙接触后领悟的宙光神术。天尸毁灭时,索性传给自己的转世身。
一道时光幻影出现在二人面前。他们看到一尊女神从封印中醒来。而那个封印……
风天越想到西荒沙漠的古墓。
“这位女神是被农皇镇压的?”
……
“神农,你以为将我放逐到天渊,就能杜绝我的生路吗?”女神看着囚禁自己的小瓶,一脚踩碎。
然后,她开始在天渊中进行研究。先是学会太昊神文,然后找到泰皇墓地图,留下提示后前往泰皇墓。
……
焦离:“这位古神很厉害,莫非是西王母?”
“不是ꓹ 西王母神魂不是这个形象。”风天越神色古怪。他认识这位女神。她不是所谓的古神统领,而是女娲界诞生的土著。
但是ꓹ 在神农驱逐古神时,怎么把她牵扯进来?
焦离定眼瞧着风天越变幻不定的脸,问道:“你认识她?”
“认识。太元神女ꓹ 后来的太元圣母,仙道大能之一。”
风天越此刻才明白ꓹ 太元圣母和农皇的梁子是怎么结下的。
当年神农设局,将古神们放逐到天渊。太元神女受到牵连ꓹ 一并落入天渊之中。但这位神女天资聪慧ꓹ 找到前往泰皇墓的道路,然后……
“既然是她,肯定在泰皇墓中找到离去的路。然后才能建立太元仙府。”风天越眼睛一亮。
“走,焦离,我们去太元仙府。那里应该有线索。”
“去太元仙府?干嘛不直接去泰皇墓?或许,我们顺着这位神女遗留的线索,还能从那里回归人间。”
大陸征戰記
“太元神女回归人间建立仙府ꓹ 化身仙道圣母。其时间十分古早,还在三代之前。而三代在泰皇墓两千年ꓹ 都没找到太元圣母的蛛丝马迹ꓹ 我不认为我能在短时间内找到。”
那可是太羲啊。他都没发觉太元的痕迹ꓹ 自己怎么可能发现?
而且泰皇墓太过诡异ꓹ 还有烛龙神在侧。不到万不得已,风天越不想再去。
“先去太元仙府看看ꓹ 我有一个直觉。太元仙府中应该有我要的答案。”
……
天梯ꓹ 任鸿和宿钧尝试往上走。
有过镇压天皇的经验ꓹ 二人道行直线拔高。加上两人联手,已经有把握走完天梯一半的路程。
而就在这里ꓹ 天梯半道中途,他们看到一个熟悉的标记。
“太元符印?”宿钧揉揉眼:“任鸿,我没花眼吧?这里怎么会有太元符印?纪清媛进来了?”
“她怎么可能来这?”
“那是玉华姑娘?”
“她的修为未必强过你我。你我联手才能到这,她根本到不了。而且,她早飞升了。”
“弇妃?”
“天梯有禁法限制,古神怎么可能上来?”
二人对视。
如果不是太元道统的几位传人,那么只有一个可能。
太元圣母来过这里!
“想不到女娲界的本土修行者中,竟然还有人成就在我们之上!”
太元圣母来历成谜。但既然能走天梯,显然不是古神转世。
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娲界神女,能修炼成为仙道大能的层次,和三清等人平起平坐,着实不一般。
任鸿走上前,激活那枚印记。他有太元道统传承,法力运转先天五行,有六合神兽出现在身边。
那道印记自动绽开,是一朵盛开的五色莲花。里面每一片花瓣,记录太元圣母进入帝墓的一段经历。
当初太元圣母进入帝墓,研究帝墓中的机关,独自来到三皇殿,然后登临天梯。
看到幻影记录,宿钧和任鸿面色凝重。
独自开启三皇殿,太元圣母未免太厉害了。当年太羲也用了几百年时间,才吃透羲皇宫前的机关。
幻影一点点播放,莲心中的记录是太元圣母走到接近帝棺的位置,然后整个人消失不见。
“她离开了!”
宿钧眼睛一亮:“天梯上面有离开帝墓的出口!”
“那又如何?任鸿幽幽道:“咱们俩又上不去。”
“那可未必。你看!”
宿钧指着天梯。他们看到一排脚印从两人前方直接伸向天梯尽头。
“是了。”任鸿恍然大悟:“太元老师对抗泰皇神威走向天梯尽头。这一路上,她也留下自己的大道痕迹。”
前半段路对太元圣母算不上吃力,她可以自如控制。但后半段路,太元圣母被迫催动大道,将自己的烙印刻在天梯上。
换言之,只要激活这些烙印,跟着太元圣母的痕迹走,就可以来到天梯尽头的出口。
“任鸿,就靠你了。”
任鸿运转六合神兽,激活眼前第一对脚印,然后他迈上去。
嘭——
太元大道印记充斥全身,一道道玲珑妙音在耳畔回荡,和帝棺上的钟声形成鲜明对比。
但是,他仍感受到帝棺传来的威压。
深吸一口气,利用太元之力抵抗帝威,他迈向上一层,宿钧则来到他刚才的位置。
就这样,两人一点点前进。
当走到天梯四分之三时,任鸿有些支撑不住。
宿钧将手抵在他后背,将自己的力量传送过去。
“我来给你提供力量。”宿钧闭上眼,感应鸿蒙钟之力,转化太一紫气。
虽然他无法激活太元圣母的道印,但是他可以在天梯吸收鸿蒙罡气,炼化太一紫气。毕竟,帝棺里头的,就是他师父。
任鸿歇了一会儿,借宿钧法力补充消耗,继续前行。
就这样,鸿钧借着两位老师的遗泽,来到当年太元圣母站立的最后一个落脚点。
“怎么不走了?”
“前面没路。老师就是在这里消失的。”
“那我们……”
生活在別處
宿钧从任鸿背后探出小脑袋,然后眼前只有一对空荡荡的脚印。
“这……?找不到出口?”
任鸿感应太元妙音。那无穷无尽的妙音似是神女的呢喃,讲述一种和三清大道迥异的圣道体系。
“这是太元老师独有的太元仙法。想必她的仙道大成,就是在泰皇墓中完成最后一步的。”
太元圣母死在魔劫之下。
因此,任鸿一直以为她道行不如三清教主。但从她遗留在天梯上的太元大道来看,她对仙道的理解只是更加特殊。是和三清、东华、西华、北辰、地仙等等道统迥异的另一种全新理念。
其最终境界,是化作无垢无净,不生不灭的永恒仙境。
“这重境界,对应三位老师的太上、元始以及灵宝三境吧?”
“任鸿,我明白她怎么走出去的了?”突然,宿钧惊醒任鸿。他扭头看向宿钧难看的脸色。
“怎么了?”
“她是被泰皇老师送出去的。”宿钧盯着帝棺,在那帝棺周围的紫光中,他看到一抹幻影。
……
太元圣母即将靠近帝棺时,鸿蒙钟忽然响动,将圣母传送出去。
圣母低声一笑:“还以为多大的心胸,结果连让我瞧一瞧模样,摸一摸鸿蒙钟都不愿意?”
那一刻,帝棺和鸿蒙钟联手把太元圣母送离泰皇墓。
……
“换言之,我们也需要引动帝棺排斥?”
受制於帝
黏上被拐新娘
别闹,他俩对帝棺的威胁可不如太元圣母。
当年太羲送走风天越,连帝棺中人的一招都没抗住。
“所以,这条路不通?”
“那么,我们去找烛龙神?或许另有法子?”
这时,二人前方的脚印闪耀灵光,一股吸力引着任鸿走向脚印。
那一刻,宛如太元圣母附体。任鸿道行暴涨,视野跨越重重时空,看到太元仙府的位置。
“宿钧!”他一把握住宿钧的手,借着彼方的召唤脱离泰皇墓。
……
风天越和焦离从天渊出来,直奔太元仙府。
纪清媛不在,太元仙府对风天越毫无阻碍可言。进入仙府后,他心有所感,直接来到天元殿。
看到门口的定海剑意,风天越莞尔一笑。
他这些年和焦离在一起,哪里不晓得焦家人传承的定海剑道?
破去定海大圣的剑意,他跨入门内,看到焦顼为颛臾遗留的棺椁,以及里面的人。
法卷傳奇 豆葉黃
“这应该是颛臾一世。当年他从墓里出来,然后死在这里。”
风天越闭目沉思,一路过来时他观察太元仙府的结构,隐约觉得仙府和泰皇墓中的一座宫殿群相仿。
换言之,太元仙府和当初西荒下的仿制长彭殿一样,都可以连接泰皇殿?那位圣母从里面出来后,故意把太元仙府建造成这个样子?
于是,风天越试着激活太元仙府,尝试共鸣泰皇墓,寻找可能陷落在其中的任鸿。
正巧任鸿二人在天梯尽头,太元烙印之前。
逆天萌寶:爹地,媽咪又逃了
两相共鸣,两道元神直接跨过时空,回归太元仙府。
更巧合的是,在他们眼前就有一具完美的肉身。
不假思索,任鸿和宿钧同时钻入颛臾尸体。
风天越看到天空九色烟云凝聚的通道,然后两道元神化作灵光钻入棺椁。
他先是一呆。
既然两道元神都在这里,那么任鸿肉身中的人又是谁?
邪道至尊 賈海
但随后,他看到元神归来,露出欣慰的笑容,喃喃自语:“太羲,当年的约定,我完成了。”
我会回来救你的,到时候我们俩一起游历人间,踏遍九洲河山。
不良妖妻 金倚清
昔年自己的话犹在耳畔。
历经无数岁月,经过一次次的轮回。在前尘已断的今生,他终于完成了自己当年的承诺。
而更加巧合的是,如今鸿钧使用的肉身,是当年从颛臾墓找出来的人造体,和风天越得人体同源。都是太羲血脉的仿制人,且都利用造人池进行道体蜕变。
如今的他们,可以说是某种意义上的兄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