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v0tnz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漢當興笔趣-第五百一十章 思考熱推-e6xyg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
第五百二十章思考
华老爷子的葬礼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重新回到了原本轨迹上的益州,在此刻是显得无比风平浪静。
刘禅主导的修路筑道计划,现在于蒋琬的领导跟邓芝,费祎董允三人的协力辅助下,正是进展飞快眼看着益州北部诸郡的道路都将要连通起来。
篡心毒妻難再逑 青煙巷看雨
逃生片場
甚至于蒋琬都已经开始着手于建设连通汉中武都两郡的栈道,虽然现在也仅仅只是一个粗略的提议罢了。
要知道栈道跟弛道的区别还是很大的。
一个修建于山涧之中临渊之侧,艰险难度可是要比平路筑道强出太多太多。
当初刘禅让蒋琬于梓潼郡修路直抵汉德县便停止,也不外乎是因为在往前继续修路便是进入到了栈道的范围原因。
就以之前的人力物力财政方面,是不足以支持蒋琬进行栈道的修葺计划。
若是非要强行要重新搭建修筑栈道,恐怕那些个本来还安分的世家也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
到时候原本还算是平衡的局面被打破,惹出来一些有的没的的幺蛾子,这可不是刘禅愿意看到的事情。
归根结底,还是栈道的意义在那些出钱出人的世家门阀眼中,远远比不上连通益北诸郡内各部的弛道重要!
行商走市当以快捷迅速为主。
而栈道不论再怎么修葺改建,其上的路程速度基本上也没什么变化,那是跟平路行舟完全为两码事。
若是说能够在蜀中跟汉中之间打通一条平坦的通路,其间完全不存在行走于崖壁之中的栈道,可以让商队快速且无阻碍的同行过去。
那这些唯利是图的世家门阀怕是巴不得见到刘禅将注意力放在栈道上,毕竟益北商圈说来说去就是这么大。
代嫁皇後好囂張
能够分润的利益本身就是有限度的,哪怕是修筑的弛道可以凭空增添三分,但也早就明码标价的划分给了各家。
然而于汉中贸易互市频繁来往可又是一张新的画饼,本身是有些世家甘愿冒险和浪费人力物力去跟汉中连通。
这样自然是付出的多收获的也多,其危险性很高但是能够得到的利益也一样是成正比的。
異獸 張無羈
然而此道终归是少数人会做出的选择,真要说所有世家都蜂拥如此,那是不可能的!
可若真出现了那种宽敞无阻碍,没有任何危险的道路,恐怕所谓蜂拥而至都毕竟是说少了。
这些世家门阀中人的眼睛里,怕不是个个都闪烁着贪婪无比的目光,那就跟饥饿的狼群在冬日里见到了猎物一样,双眼冒着绿光怕是死不罢休……
可这种想法终究并没有实现,所以现实的结果就是世家门阀根本不会支持刘禅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专心致志的将注意力放在原本的修路筑道计划上,这才是那些世家门阀所乐于见到的。
别真以为这些又是出钱出粮,后来又被刘禅‘劝说’出人的世家门阀都是不情愿被胁迫的。
要知道这连通益北的弛道如果重整修建完毕,这些人所能够获得的利益也不在少数。
有这一点前提在,那世家门阀还有什么拒绝的道理?
刘禅现在表面上是架着世家门阀在完成自己的计划。
影界麗人
可是往深了算计,刘禅跟世家门阀之间的关系,其实跟合作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唯一的不同点,可能也就是刘禅会因为修路筑道一事获得的利益更多更大也更直接一些,是要比那些世家门阀的个体远远超出的。
并且作为益州内的实际掌权者,刘禅哪怕只是个继承人少主身份,却也一样不是这些世家门阀可以所以拿捏的。
真以为刘禅前后两次的立威是假的不成?
李家雍家的废墟残骸依旧,若是有哪个不开眼的大可以去观摩观摩ꓹ 然后再从心的仔细考虑一下,到底要不要因为这点利益就选择跟刘禅ꓹ 或者说直接跟刘禅背后的刘备翻脸……
维持着平衡的状态下,益北内现在的这些世家门阀倒也还算是消停,没有哪个不要命的胡乱折腾。
早年天下纷乱不休之时ꓹ 举家搬迁到益州来的这些个世家门阀,基本上都是不太想要参与进入纷争之中的。
这些人所图不大ꓹ 基本上只关心自己眼前的一亩三分地上,威胁性其实并没有多少。
但这也是要分在什么时候ꓹ 什么样的前提条件下!
若是自家老爹不是以益州为根基ꓹ 若是荆州现在并非仅仅只有三分之一多那么一点点的话,刘禅也不至于对这些个益州内的世家门阀有什么别样的想法了。
要知道这不大的蜀中汇集起来的世家门阀数量,可是要比某些州郡多出了太多太多。
益州本土的世家跟刘焉父子所依仗的东州一脉,更不用说还有一些不管不顾的中立骑墙派。
这些世家真要轮算起来,其数量比什么豫州兖州这等中原之地都要多!
当然了,现下的益州世家中,着实是有一部分从中原北地乃至于西北等地迁移过来的。
这些世家的祖地可能并非在益州ꓹ 但就当前天下三分的局势来说,祖地不祖地的也只能等到天下重新太平恢复一统了再说。
那换句话说ꓹ 这些世家门阀将益州当做是新的根基所在ꓹ 自然也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想要强行扎根进来ꓹ 就自然免不了跟本土势力的一些斗争。
而导致现在这些益州世家的表面和谐ꓹ 却也离不开前次刘焉的大肆杀伐,跟老爹刘备入蜀时带来新的外部势力所致!
内部纷争不断的时候ꓹ 唯一能够让双方放下仇恨一致对外的前提ꓹ 便是又重新出现了一股强大的外来势力ꓹ 并且还是必然会干扰到益州内部原本平衡的存在,故而内斗便会就此而终结。
刘禅很清楚自己老师诸葛亮背后代表的荆楚士人集团ꓹ 他们便是眼下益州本土士人跟东州一脉所共同面临的竞争者。
这要是双方还处在敌对的状态,自然就不可能是简简单单一个竞争者就可以解释的,怕不是你死我活还差不多。
但现在大家既然都在一个主公帐下效命,说起来都算是同僚了,互相之间的利益纠葛自然也不可能搞得那么腥风血雨。
小小的纷争更多是以良性竞争为主。
但这也并非是绝对,只要稍稍过分了一些,涉及到了某一方的底线乃至安身立命的本钱,那就别谈什么竞争不竞争的了。
怕是唯有你死我活才能够彻底了解……
刘禅无意打破现有的平衡,这也是老爹刘备目前所维持的局面。
从刘禅找来的蒋琬等人就可以清楚的看出,他本人并非要在修路筑道这件事上给益州内部的两方势力上眼药。
若刘禅真有什么想法的话,他何至于如此这般做法,直接找些荆州随同入蜀的人不就得了,完全没必要跟老爹去要什么人的。
而现在刘禅选的四人当中,除了蒋琬可以算作是正儿八经的荆州一脉,其他的三人实际上都是半带着的益州内部自己人了。
虽然他们三人的原本出身,其实也都是于荆州,但如果真是较真的划分一下,出身南郡的邓芝,董允和江夏的费祎三人,实际上应该算作是东州士人一系。
甚至于邓芝这个原本不被人所待见,表现的跟个小透明一样的南阳邓氏子弟,被划做事中立一系也完全没什么问题!
由此可见刘禅在择人事事上并非是完全的胡乱为之只看能力,长远的考虑却还是很必要的。
否则的话他自是完全不必用一个毫不起眼的邓芝,跟两个现在只是少有薄名还没真正进入到官场当中展现锋芒的两个新人……
维系世家门阀的平衡,又要一面从中获取巨大的利益。
刘禅要做的事情很多,需要考虑的方方面面亦是不少,这一点老爹刘备做的是更加出色,故而身为人子的刘禅又怎么可能稀里糊涂的毫不在意。
虽然自己手底下没什么智囊才干之士,但自家老师可是卧龙诸葛,工具人就这么明晃晃的摆在眼前那是不用白不用啊。
再说了,老爹手底下的能人志士实际上不就是自己的手下吗,这其中的差别也仅仅只是在于‘将来’‘现在’这四个字之上罢了,实际上在刘禅看来这其实也没什么必要。
但不合规矩就是不合规矩,哪怕是少主刘禅也不能任意妄为。
三國演業 五分音符2
小心的处理好一切,不落他人以话柄,方才是他这个少主应尽之事。
而益州内部现在的局面多少是被人所促成的,其意义自然是为了保证益州内部的安稳平和,不出现什么动乱波折,而后将益州内的全部力量都投入到发展建设之上。
也正是只有这般做,才有可能让益州腾飞而起,让刘备有机会追赶上手握天下爱半壁的曹操。
若是在仅有一个益州和少许凉州兼部分荆州的情况下,本土势力上仍然是暗流涌动风波不休,那刘备又谈何以复兴大汉,谈何以跟曹魏正面相抗!
無限之孤棺燈青 坐忘論
怕是到时候连江东所谓的盟友在背后的一些算计,都有可能没有办法处理的干干净净吧……
刘禅怀里抱着小团子,一个人静静的躺在摇椅上。
背后这个物件实际上并不符合当下世代人的习惯,所以刘禅只是让马浦老头造了几个放在自家府上自用,完全没有大肆流传出去的意思。
当然,若是有人眼见左将军府上都用着此等躺椅,心下羡慕之余找人仿制最后找到了马浦老头的身上,那刘禅也不介意给自己多挣一份零花钱的。
都市大宗師 酒醉
所谓潮流,不都是先在少数人身上得到了肯定,然后才会推广到普罗大众之间吗。
而这一部分少数人,却恰恰也是掌握着世间权力的那一小撮人。
亦如一县之地的主官县令,一郡之守一州之牧,乃至于天下共主!
其实有时候刘禅自己也想过,这些经商的法子在自己换个身份之后还有没有这等效果。
自己能够赚了那么多的零花钱,还能分出一部分来充入老爹的私库里面让老爹对自己这点小买卖充耳不闻,实际上却必然是少不了身份使然。
这年头背后若是没点势力没点影响力,怕是根本闹不出来多大的动静就会被有心人抓住机会直接一股脑的收入囊中了。
贫寒出身家无余粮,就算是有万千的发家致富想法,恐怕也很难会有机会付诸于现实。
听起来是多少有些无情了一些,可这恰恰就是当世时代的大体基调,能够做出改变的人却是少数中的少数,另类中的另类,万中取一可能都是有点说多了……
想明白这一点的刘禅心里一时是有些气馁,但很快他就想明白了。
有背景有势力,那是自己投胎的本事好,不用白不用啊!
虽然这一趟来的有些突然跟莫名其妙,但既然身份已经是如此了,那他为什么要强行的拒绝呢?
就如同现在的益州,前景是非常的可观,局势也是相当的明朗。
益北诸郡内维系的平衡,南中诸郡各部蛮夷也都老老实实的没有什么特殊的想法。
其中自是有南北两地吏治方式方法不同的关系,但要说没有上面的把控微调,却也做不到这样的程度。
就说现在总管南中的邓方,其人虽然是能力不俗跟南中各部蛮夷之间的沟通联系都很密切,完美的表现出了一个汉家官吏跟蛮夷各部中的脉络桥梁作用。
可这要是没有成都方面的偏袒支持,要是没有刘禅在南中大发神威的将雍家给灭了。
邓方现在怎么可能会如此顺顺利利的做到这种程度,乃至于连个大点的阻碍都看不见,反而那些个南中世家地方豪族都很好说话,蛮夷各部也都相当的给面子。
归根结底,刘禅在这件事当中多少也占了三分的功劳,而且还是一点都不含糊的那一种!
雍家是一方面,越嶲夷部又是一方面。
一个人能够在汉蛮两方都有巨大的威慑力,这可是给了邓方不少的方便。
刘禅自己虽然没有为此而居功的意思,可事实却是难以更改的……
想一想南中现在越发在朝着自己预想当中的情况前进,益北也进入到了相对平静大家本本分分的局势当中。
刘禅就颇为欣慰的揉了揉小团子的大胖脸。
接下来不论是益州还是荆州,主要的基调都是积蓄力量以待时机变化,毕竟真正的发展起来才有足够的底蕴去跟曹孙两家相争。
而在现下表面的平静之余,刘禅却是已经能够预见到未来的大汉地域上,是少不了新一番龙争虎斗的。
纵使群雄时代已经过去,但三分天下而逐鹿竞走,其精彩得程度也是不遑多让!
尤其是刘禅一想到在不久的将来,自己可能会亲自面对那一个个青史留名的文臣武将,心里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异样的情绪。
许是激动许是期待,也有可能带了一点点的怯意。
各种各样的情绪都有,但唯独一点却是刘禅自始至终都没有要改变的。
金鎖姻緣 於晴
那便是为复兴大汉,为炎刘延续第三世,让天下数千万的大汉子民还可以继续保留心中那身为汉人,国为强汉以攘四夷的自豪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