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ata77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 ptt-第0666章 馬超的無聊日子看書-eiijp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听完庞统的话,关羽表示赞同。
冷帝狂妻 墨邪塵
河水上涨,确实是有利于己方发挥战船优势。
可惜淯水发源于豫州南召县,经过宛城、淯阳、新野,最下游才是襄阳,最后汇入汉水。
要不然就能趁着雨季淹一淹宛城。
总之水火都是战争当中的利器,若是运用得当,绝对能出乎意料。
尤其是在这河流密集的南方战场上。
关羽从北地跑马的思维,很快就转到了南方水战上,并且处于努力的钻研当中。
他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够杀回北方。
魔戒騎士的奇妙之旅 夢入炎方
只是目前吊了臧霸三个月,可是再过三个月,都不一定要去攻打宛城。
机会不是那么容易出现的,还是要看江东此次的动作,能否成功打下合肥,兵围寿春!
关平接过话茬说道:“虽说水障无用,但总归要摆出姿态去破坏一二,继续让臧霸等人的心弦紧上。
我倒是看看他们能撑多久,这把剑悬在头上的感觉,希望他们能适应!
到时候在给侯音、卫开写一封涂涂抹抹的信,加把火,我就不信他们还敢不反!”
“还是你的心够脏。”庞统挑了挑眉,送信摸书这种事,果然是没下限。
人心是最禁不住考验的。
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可一旦如此,那只能辛苦自己。
被动防守,战事的主动权就已经移交到敌人手中了。
尤其是现在风声四起,臧霸他绝不敢掉以轻心,万一就偷摸来了,你被打一个措手不及。
以前的辛苦巡防可就白费了。
庞统笑着点点头,对于关平的评价,从在江东担任周瑜功曹的时候,他就发现了。
只不过当时周瑜对庞统也就那样,并无亲近之意,庞统好些话也都是憋在心中。
现在见到正主,造化弄人,又是同一阵营的了,庞统自然随口吐槽。
“小鸟军师ꓹ 这是正常计策,你怎么能说我心脏?”
“小鸟?”庞统侧头ꓹ 额头的青筋动了动,看向关平问道:“你这是何意?”
“很好理解,凤者鸟也ꓹ 雏者小也,所以凤雏约等于小鸟!”
庞统的拳头在长袖内攥了攥。
关二爷摸着长髯ꓹ 摇头道:“哎,定国ꓹ 不对ꓹ 你说反了,凤雏对应的是鸟~嗯?”
“啊?我说反了吗?”关平一脸震惊的瞧着自家老爹,万万没想到,老爹也下场了。
关羽说完之后也反应过来了,好家伙,儿子故意这样说的。
庞统额头上的青筋显露了几下,藏在袖子里的拳头终究是松开了ꓹ 算了,打不过ꓹ 打不过!
父子两个合伙欺负我一个老书生ꓹ 不讲武德ꓹ 你们两个好自为之ꓹ 别让我抓住反击的机会!
关二爷努力憋住脸上的笑意,脸色越发的红润了。
方才自己还认真纠正了一下儿子ꓹ 难不成自己真的是老了ꓹ 一时间就没有发现是个话语陷阱。
庞统对着辛苦憋笑的关氏父子ꓹ 哼了一声,随即开口道:“定国ꓹ 你可是准备好出征了?”
鬼面修羅 九玄七月
“军师,不说我说你鸟的事,别找我。”
“啥?”关二爷瞥了一眼儿子,双眼一眯。
关平故作镇定的点头道:
“军师放心,我早就备好了,只等着江东的召唤,便一同出发赶往庐江郡。”
庞统点点头,指挥不了大关,我还指挥不了你一个小关!
“沿着汉水而下,进入长江,在皖口水域附近停靠。
孙权会派人朔流而上,在皖口与你汇合,一同攻打皖城,目的在于吸引合肥守将张辽前来救援。”
“凤雏军师放心,我明白的!”
臥龍教師
“叫我士元军师。”庞统一甩衣袖道。
“好的,凤雏军师。”
“你。”庞统看着一本正经的关平,指了指:“你等着。”
“嘿,那我偏偏不等。”关平摆了摆手道:
“我要跟我的两位夫人说说话,深入交流下感情,以诉离别之苦,
二位先聊着,我溜了溜了,千万别动刀见血啊!”
“好小子!”
庞统气的胡子都抖了几抖后,见关平一溜烟的跑走了,忍不住畅怀大笑。
“士元这是?”关二爷觉得有些奇怪。
“哈哈哈。”庞统摆摆手笑道:“我许久未曾遇到过,如此有意思的人了。”
~~
潼关已经被韩遂马超等人的联军占据,曹仁只能在潼关以东地区布防,坚守不出,拒不交战,以此来拖延马超等人的叛军。
附近的弘农、冯翊、京兆、扶风等诸郡百姓,拖家带口只能沿着子午谷逃入汉中。
今日马超例行喝骂曹操的三辈祖宗而归,这是没法子的事情。
曹仁就生生能忍得住,不进行骂战激怒他们,引他们出来交战,就更没有什么好法子了。
可惜曹仁在江陵的时候,早就被关平的脏心烂肺奇奇怪怪的招式,教育过了。
就听马超这个骂人的词,曹仁就觉得一点新意都没有,不如关平的花样多。
眼前的行为,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曹仁突然觉得,自己对于这等事情竟然毫不在意了,可能是经历的太多,反倒平淡了。
他认为可能这就是,读书多与读书少的关系?
对于马超这种程度的骂战,曹仁只会轻轻一笑,面上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再加上丞相有言,关西士卒精锐,不可轻易与其交战,一定要等到自己率领援军而来,之前切勿交战的嘱托。
曹仁自然会置之不理!
反观夏侯渊气的不行,喝问旁人怎么能忍得住?
结果安西将军曹仁的表现传到夏侯渊的耳中之后,当即佩服的五体投地。
什么叫做真正的一军主将,这就是!
夏侯渊索性也就偃旗息鼓,不在理会天天来骂阵的马超了。
有了曹仁的榜样,曹军士卒的心态很快就调整过来了,甚至每日都要在营寨上,观看马超等人骂人的话。
他们纷纷嗤笑着,马超一点新鲜的话,都没有之类,相互挤眉弄眼,看着这帮西凉兵表演哈哈大笑。
策马而行的路上,马超很是不解,这帮曹军莫不都是贱皮子?
自己命人骂了他们的主将祖宗了,结果不仅不冲出来跟自己打一架,反倒哈哈大笑。
奇了怪了!
“令明,你说这曹仁到底何意?我派人骂他,他为何要让麾下士卒大笑?”
马超出声向一旁的庞德表达自己内心的疑惑。
庞德原为马腾麾下,在随马腾东征西站的过程当中,屡立战功,常冲锋陷阵,勇毅冠于马腾军。
马腾死后,便归属马超统帅。
叛逆女王請留步
庞德虽然勇冠三军,冲锋陷阵他擅长,但是与曹仁作战,还真是第一次,并不了解他的作战风格。
方才发生的情况,他也觉得很是奇怪,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反应的。
就算两个匹夫互相咒骂,其中一方也不会唾面自干。
这种人,庞德就没见过,尤其是在民风彪悍的关中,那真是一言不合就性命相搏。
哪里见过像曹仁这种面瓜蛋子的,着实奇怪。
“将军,我也不清楚!”
“真是怪哉。”
马超长叹一口气,虽然占据了潼关之险。
但是想要借机杀进关中,是他们没有想过的,只想在潼关击败曹操,不让他入关,便达到了目的。
只是潼关虽然险峻,可却不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那种险峻。
也需要一定数量的士卒来驻守,才行!
函谷关才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峻关隘。
东头是函谷关,而西头就是潼关,两关之间有长达百里的峡谷。
洛阳出发到达函谷关,过新安,陕县,弘农,湖县,过潼关到华阴县。
而在如今的汉末,函谷关被修建在了洛阳新安县内,掌握在钟繇手中。
有此险关,再加上百里的峡谷,韩遂马超等人也不敢轻易通过。
而且马超等人手中握有潼关,目的也是在想着不让曹操进入关内。
“德华,你觉得呢?”
马岱同样摇摇头,这种情况他着实也没见过,总觉得曹仁不该是一个没有脾气的人。
马岱听闻曹仁年少时可是不良少年,暗中统帅了千人的队伍,怎么可能会是一个好脾气之人?
可偏偏数日的骂战,曹仁硬生生的都忍住了,搞得马岱都觉得骂来骂去的,人家不接招。
着实没有什么意思,一拳打在水面上!
今日之事,让马超产生了一种挫败感。
骂战的激将法无用,还能做些什么事情,能让曹仁出寨接战呢?
等到回了营寨,却被韩遂派人叫了过去。
中军大寨内,九个头领全都在,就等马超了。
马超带着庞德马岱一同进入营寨。
“孟起,回来了。”
“将军,可是有事?”马超坐在一侧的行军马扎上,直言道。
“马将军。”张横哑着嗓子道:“曹操领兵数万已经从邺城出发前往洛阳,不日就会到达潼关前线。”
马超一听这话,脸上有了喜色:“曹操小儿,终于来了。”
从三月到七月,整整四个月的时间,大家兵锋东向,气高志远,似若吾弟。
终于能打上一场了!
否则越发的拖延下去,对于己方才没有好处。
那些治下的百姓又因为战乱,从关中涌入了汉中。
就算战事结束,那种田的百姓也会少了许多,到时候如何供养他们?
撿來的新娘:總裁勾搭成癮 端午午
韩遂很满意马超的这番反应,如此有战意,定会冲锋在前,杀曹操一个措手不及。
“且让麾下儿郎们好生休养,不日曹贼就要来了,到了那时,定不能放走曹贼!”
韩遂拔出剑来大嚷一声,咔的砍断案角:“必杀曹操!”
“必杀曹操!”
众人纷纷拔出刀剑,大声嚷嚷。
“上酒,先给二郎们提提气,待到击杀曹操后,酒肉管够!”韩遂大声嚷了一句。
坚守四个月了,总算是要真刀真枪的干一场,那提前就得激励一下士卒。
暗夜寵妃
马超也没有拒绝,只是点头微笑。
等到曹操来了,定要叫他有来无回!
关西士卒,可算是过了一天畅快的日子,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可就是这样,曹仁依旧没有率兵攻打,潼关之内,他的人还没法子渗透进来。
等到回了各自的营寨,马岱把堂哥扶着放在胡床上,转身去倒了杯水。
马超却是坐起来了,眼中再无一丝醉意。
“大哥?”马岱端着水杯愣在原地。
“无碍,大军在外,焉能喝酒醉事。”马超站起身来道:
“只是大家都在兴头上,韩遂又是被我等推为都督,不好驳了他的面子,曹操不可小觑。”
马岱这才笑了笑,把手中的茶杯递给马超。
“大哥,我记得刘备派人送过来信,信上说,曹操必定会采用持久战,
耗费我等粮草,如今四个月已经过去,才堪堪出兵。”
马岱提了一嘴。
听到这话,马超一愣,三个月前,他确实收到了刘备的来信,言马铁在荆楚讲武堂好好学习之类的。
顺便还说了要与曹操交手需要注意的事情。
在这方面,刘备与曹操可谓是老对手了,都深知对方的思维。
现在马超会议了一下,当时确实说了会使用骄兵之计,发动持久战,
耗费关西诸将大部分粮草后,曹操才会领着援军出兵。
“我军粮草还有多久?”马超追问了一句。
“九月末十月初,没有过冬的粮草了。”
步步生香 小舍予香
马岱叹了口气,因为战事起,许多百姓都跑了。
“最好两个月内结束战事,一定要彻底击溃曹操。”马超以拳击掌说道。
马岱也点点头,若是拖着,绝对拖不起,信上还说了,曹操消耗关西大批粮草后,就会想着一网打尽关西军。
若是各自回各自的驻地,相信没有两三年,曹操是不可能拿下关西的。
这种直白的话,刘备都写上来了,当真是至诚君子。
这种结果是关西诸将覆灭的覆灭,投降的投降,莫不如在潼关前拼一拼,还有的机会。
“我记得刘备还说了,待到曹操从邺城出兵后,他会协同江东孙权找机会,一同进攻中原腹地?”
马超看向马岱,刘备的信件只有他们兄弟二人仔细看了,旁人都没得机会。
即使庞德现在是马超麾下第一将,此等信件也不会给他看得。
“却是如此说的。”马岱揉了揉眼睛道:
“我认为刘玄德是不可能欺骗咱们的,他们定会有所行动。”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