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ndf80人氣玄幻小說 承包大明 線上看-第九百七十四章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看書-zmeqs

承包大明
小說推薦承包大明
郭财神爷绝非是浪得虚名。
自他抵达辽东以来,辽东的军民过得真是一天比一天好,都不是潜移默化,而是肉眼可见,而那些大将军、大地主,也都是赚得盆满钵满。
在别人看来是难于上青天的军制改革,但是在郭淡手里却是无往不利,一帆风顺,完全没有阻碍。
简直堪称奇迹!
而其中缘由,方逢时是一语道出。
聖顏冷妃:最強幻獸師
没有别得,就是财大气粗。
就是金钱。
可话说回来,这执政者要是没有钱,基本上也就什么都干不成,干成的也都是一些坏事。
万历若没有雄厚得资本,他是绝不敢走这一步。
要知道在这不经意间,他们这一对帝商组合就已经砸了一百万两过来。
没有这些钱,郭淡怎么取得当地豪绅、地主们得支持,他跟那些地主签的契约可都是花钱得,他又怎么安置那些退伍下来得士兵,更别说给予军人极高得待遇和世上最为精良得装备。
其实在这一点上,方逢时是略有不服的,因为不管是派哪个大臣来改革,朝廷都不可能拨这么多钱给他支配。
改革!改革!
邪少的甜心寶貝
其实就是改割。
癡情錯付:愛人慢點來
以前韭菜实在割不动,要割新得韭菜。
改割的最终目的,是要想办法从百姓,从地主手中弄钱,而不是发钱给他们。
张居正改革伟大之处不就在于充盈了国库么。
百姓并没有从张居正改革中得到许多好处。
这要钱自然是困难重重啊!
但是发钱的话,有个屁得困难。
我上我也行啊!
可二者区别也正在这里,别人花钱,那就是纯花钱,而郭淡花钱,那是能够在短时间内将钱又赚回来得。
否则的话,铁公鸡万历也不会允许他这么花钱。
万历可并没有变得大方。
郭淡在辽东开了一个大港口,那么就能够更方便得将辽东得商品卖往江南等地,又将江南得商品送往辽东,这两边市场本就是互补得,这势必又促进辽东地区与诸部落的贸易,这里将变得商贸繁荣,表面上看,郭淡好像是花钱为别人做嫁衣,但是不要忘记,他手中可有股份这个利器。
军镇的繁荣能够为一诺粮行将来股份制打下坚实的基础。
到时一诺粮行股份制ꓹ 又能够将他现在花出去的钱,从那些地主、将军手中给吸回来。
以前这钱花出去ꓹ 地主都存起来,等于是到了尽头,市场缺乏货币ꓹ 只能进一笔萧条。
这其实就是纯资本玩法,先是砸钱ꓹ 制造繁荣,刺激股价ꓹ 或者将有关商业挂牌上市ꓹ 等于又将钱给吸回来,然后再投入进去,如此不断循环。
这么下去的话,这肯定会爆发金融危机得。
愛你入骨:總裁請放手 夏晴晴
但那是以后得事,郭淡认为自己这一生是难以见到,因为如今大航海时代才刚刚开启,一个全球市场正在形成ꓹ 只要玩得好,只要促进生产力ꓹ 市场必然繁荣。
若没有大航海时代ꓹ 玩得再好ꓹ 十年之内也必然会爆发经济危机的。
这时势造英雄ꓹ 没有办法。
不管怎么说,辽东地区目前就是呈现出一片繁荣。
军民士气高昂。
大量的荒地都被开垦起来。
这有赢家ꓹ 必然就有输家ꓹ 真正得受害者ꓹ 多半都不在辽东,辽东既得利益者的基本盘并没有改变ꓹ 他们还是既得利益者,只不过他们上面多了一个一诺粮行,受害者乃是远在京城权贵和官僚集团。
因为这么一改革,等于就没有他们什么事。
他與月光為鄰 丁墨
什么都被郭淡控制住,别说肉,他们可是连汤水都没得喝。
追美金手指 易無書
目前那三镇的军饷,全由河南四府的税入负责,这钱连户部都不进,还怎么去捞。
再加上一诺牙行又在江西搞得那是事情,这令他们受到极大的刺激。
虽然万历对于江西一事,表现得是不偏不倚,但是在权贵和官僚集团得眼中,万历就是在偏袒郭淡。
不管那些官员是否贪污,但那是我们权力内部得事,这官兵白白被人袭击,要是朝廷毫不作为,那官员、官兵的威严何在,我们还怎么剥削百姓。
此乃封建大忌啊!
二者就不能混为一谈。
他们是将矛头直接指向郭淡,坚决要求逮捕郭淡。
朝中吵得是不可开交,正如申时行预料的那般,这钦差大臣还就派不出去。
武清候府。
“侯爷,这情况是越来越不妙了。”
陈胤兆好似心有余悸,低声道:“我最近听到风声,朝中绝大多数权贵对于陛下一味偏袒郭淡,是深感不满,他们中甚至有人扬言要给陛下一点颜色瞧瞧,我看他们都已经不在意是否一拍两散。”
李高吓得一惊,忙问道:“他们打算干什么?”
“他们要在大同、太原制造兵变,同时在江西调集卫所之兵去对付郭淡,以此来逼迫陛下妥协。”说着,陈胤兆又向李高道:“侯爷,咱们该怎么办?”
他们可也是利益集团的一员。
李高已是满脸大汗,直摇头道:“此事我不打算掺合,可真是太可怕了。”
他真没有跟皇帝硬肛的魄力,他最多也就是玩一些阴谋诡计,他们目前也都是两面下注。
然而,不管是朝中的权贵还是地方上的权贵,都已经意识到皇帝这是决心要收回他们手中得利益,最近发生得很多事,从新政到军制改革,都在不断刺激他们的,江西一事更是火上浇油。
他们也渴望通过廷议,逼迫皇帝收回成命,但是皇帝又非常赖皮,坚决不开朝会,凡事皆以谕旨的形式下达,而申时行这老狐狸,见谁都叫屈,跟他讨论犹如对牛弹琴,那他们当然就不会坐以待毙。
既然你皇帝不再维护我们权贵的利益,那我们也不再维护你皇帝的利益。
大不了一拍两散。
这就连李高、陈胤兆等人也甚感害怕,他们发现这矛盾已经难以再调和。
皇帝改革是势在必行,而旧权贵们是坚决反对。
这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朝中局势已是千钧一发。
但是由于万历在朝中是坚壁清野,打死都不露面,双方博弈的中心其实都是在地方上展开。
而郭淡跟方逢时说得“深远意义”也开始体现出来了。
一夜之间,大同、太原相继发生兵变。
然而,令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此次兵变并非是朝中权贵在幕后主使的,而是因为士兵们不满兵户制度,直接在军营中哗变,同时大量的兵户反过来将奴役他们的将军给团团包围住,就连总督府也被士兵们给包围,士兵要求朝廷废除兵户制度,在大同、太原推行新兵制,提高军人待遇,给予军人尊严。
这都是郭淡在辽东镇说的话呀!
这可是令朝中权贵傻眼了。
其实他们已经收到消息,这一切都是锦衣卫的杰作。
是锦衣卫不断得在当地宣传辽东镇得繁荣,告诉他们辽东将士如今一个月拿得钱,已经抵得上他们几个月,就连后代就业都有极大的保障,大家同是士兵,凭什么他们过得那么好,而我们却连狗都不如,并且他们笼络低级将领,引诱他们带领士兵发生哗变,对抗那些还妄图蚍蜉撼树的军中权贵。
可那些权贵原本就打算用这一招来对付皇帝的,抵制新军制,皇帝就怕军营发生兵变,以前几番改革都是败于兵变上面,但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皇帝会在他们前面先使用这一招,率先发动兵变。
可谓是帝王界的慕容复。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兴安伯府。
諸天我為帝 興霸天
“老徐啊!这回可真是要谢谢你,要不是你提醒我,我还真就……真是没有想到,陛下这回布下一个这么大局。”
英国公张元功是心有余悸地感慨道。
他一直也都在摇摆之中,但最终他还是听得徐梦晹得劝,没有参与其中。
事实证明他选择正确。
徐梦晹呵呵道:“那些如今还妄图继续跟陛下作对的人,可真是瞎了狗眼,那李成梁是多么精明得一个人,我看军中比他更加狡猾,他在辽东经营那么久,几乎控制着辽东的一切,这就是他的立足之本啊!
然而等到方逢时、郭淡去得辽东镇,他立刻将辽东所有的权力拱手让出,这说明他知道陛下已经是势不可挡,正如郭淡当初所言,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醫妃讀心術 陌下悠竹
张元功点点头,又是叹道:“他们到底还是低估了陛下和郭淡,以为辽东镇改革必然会受到重重阻碍,可不曾想,却是一帆风顺,几乎不费吹灰之力,真是太快了,一旦陛下控制着辽东、宣府、蓟州,再加上那边得宁夏,其余边镇就难以再威胁到陛下,如今陛下已经掌控主动,如今就看陛下打算怎么做。”
……
乾清宫。
語愛動人 夜清秋
“启禀陛下,大同、太原已经尽在我们的控制之中。”
董平又将一份名单递上,“这是那些反对新兵制得将领,如今也都已经被我们的人给控制住。”
万历接过名单来,看了看,点头笑道:“很好!内臣。”
张诚道:“微臣在。”
万历道:“立刻传朕谕旨,任命吴惟忠太原、大同两府总督,接管二地的军队,平息兵变……。”
张诚诧异道:“陛下,吴惟忠如今还在播州,这一时半会也赶不过来。”
万历笑道:“他如今已经在怀庆府待命。”
张诚愣了下,忙道:“陛下圣明。”
万历又道:“另外,再传旨方逢时、郭淡,让他们火速赶往太原、大同,在当地推行新兵制。”
“微臣遵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