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qnz9j精华都市小说 刺客之王討論-第四百五十九章 全滅閲讀-pt098

刺客之王
小說推薦刺客之王
黑衣道人,自然是玄真派掌门李玄夜。
李布衣和王海蟾决斗,是决定门派未来几百年走向的大事,李玄夜当然要打起十二分精神。
李玄夜修炼几百年,这才勉强祭炼了绝神钟。也就是玄真山。
这个神器力量太强大了,李玄夜也不过是能勉强驾驭。而且,只有待在玄真山内他才能驾驭。
不过,他坐镇玄真山内,却能通过绝神钟神通和李布衣建立玄妙共鸣。
李玄夜能见他所见,闻他所闻。
李布衣被高玄击杀的过程,他更是看的非常清楚。
双方距离太远了,李玄夜也只能干看着师弟殒命在高玄枪下,却无力帮忙。
李玄夜见识了高玄本事,自知比拼法术绝不是高玄对手。
想杀高玄,唯一办法就是把高玄放进来,用绝神钟杀之。
至于玄真派的其他弟子,都被安排在了下层法阵。
数千内门弟子,几十位筑基,数位金丹,玄真派所有修者一起运转法阵,也帮助李玄夜节省了许多力量。
绝神钟的力量太庞大了,李玄夜敲一下都要少活十年。
而且,绝神钟笼罩的范围有限。
像高玄这等元婴强者,只要逃到百里之外,绝神钟几乎就没威胁了。
所以,李玄夜虽然能驾驭绝神钟,这辈子都没真正用过。
直到高玄杀上门来,各种条件合适,李玄夜才悍然启动了绝神钟。
李玄夜轻轻敲了一下,绝神钟就封闭内外,自成天地。
在绝神钟内,高玄有通天本事也别想跑出去。
绝神钟外,那两个少女元婴真君,也别想进来。
水清波和元宝也发现了不对,刚才一声巨钟轰鸣,响彻天地。
两人距离数十里,都被震的浑身麻酥酥发软,元婴鼓荡欲炸。
水清波和元宝都是大惊,元宝急忙催发五行轮化作五色光轮,把她和水清波都护在其中,
五色光轮在钟声中也是震荡不休ꓹ 五色神光随生随灭。
元宝小脸都白了,这绝神钟怎么如此厉害。
她炼成先天五行元磁神光ꓹ 又炼化五行轮,本以为天下也没什么对手了。
结果,才遇到绝神钟就抗不住了。
五行轮到是支撑的住ꓹ 但是五行轮却难以挡住绝神钟的钟声。
元宝和水清波的元婴都在绝神钟声中不断颤抖震鸣,这样下去两人元婴可能都要被震碎。
更可怕的是ꓹ 元宝发现玄真山的入口完全封闭。她神识再感应不到高玄的气息。
“怎么办?”
元宝有点慌了,她毕竟才是十七岁的少女ꓹ 虽然力量暴增ꓹ 阅历智慧却还停留在十七岁。
水清波也不知该如何是好,玄真山封闭,她们该怎么办?
刚才高玄说让她们遇到变故就立即离开。可就这么把高玄扔下,她可做不到。
水清波虽然心急,却更没什么好办法。她力量暴涨到元婴层次,却没掌握什么强大法术。就是法器也只有朱雀环和太乙天罡轮。
两件灵器,加起来也抵不上五行轮。玄阳剑更是无法驾驭。
水清波对元宝说:“我们不能这么走。师妹ꓹ 你先试试能不能打开一条通道。我们把师兄接出来。”
绝神钟如此厉害,高玄在里面肯定很危险。
元宝有人出主意ꓹ 也是精神一振。绝神钟的余波虽然还没消散ꓹ 对她影响已经不大了。
她伸手一指五行轮ꓹ 五行轮就疾转着砸向玄明山。
元宝也不是乱砸ꓹ 她所取的位置正是高玄刚才进入的通道入口。
虽然入口封闭了,砸这里却没错。
五行轮疾转着猛然落下ꓹ 正砸在玄真山山壁上。
就听轰的一声巨响ꓹ 五行轮直接被弹飞出去ꓹ 玄真山表面却丝毫不损。
反倒是五行轮砸在玄真山上发出的巨大震鸣,震的元宝头晕眼花ꓹ 一时间都难以控制五行轮。
等她醒过神来,这才把五行轮收回来。
虽然五行轮并没有受损,元宝和水清波却有点绝望。
網遊之占盡先機 快樂的蜜蜂
因为五行轮全力一击,居然没能在山体上留下任何痕迹。
正常来说,以五行轮的威能,这一击下去小半截山峰都能直接砸个粉碎。
元宝不能置信的说:“玄真山也太邪门了!”
水清波若有所思的说:“玄真山只怕就是绝神钟本体。所以才固若金汤,五行轮都难以破坏。”
“那怎么办,师兄还困在里面?”元宝真急了。
水清波也只能无奈的摇头,玄真山封闭内外,她真想不出任何办法。
她心里也明白,她和元宝是速成的元婴,没有相应的阅历、智慧,遇到这种麻烦也没什么办法。
何况,绝神钟如此神奇。换做王海蟾他们,也不会有什么良策。
元宝不死心,又催发五行轮连砸了数记,玄真山没事,她被震的眼睛、耳朵都流出血来。
她和五行轮有着紧密联系,五行轮受到的剧烈震荡反馈回来一部分,元宝就吃不消。
主要是绝神钟就是这种特性,攻击的力量越强,发出反震音波越强。
换做水清波动手,绝不至于落到如此凄惨的下场。
水清波急忙让元宝住手,这可不是用蛮力硬拼的时候。
玄真山内,李玄夜对高玄再次干笑:“高道友,你的两个师妹本事不错。可惜,绝神钟不是外力能破的。”
他摇头叹气:“用的力量越强,反震越强。那小女孩用的是五行轮吧,好生的厉害。要是在外面遇到了,老道都要远远的避开。可惜可惜……”
李玄夜也不急着动手,到不是他故做从容,而是绝神钟每次发动都极其消耗力量。
高玄被关在玄真山内,也无处可逃。所有元气都被绝神钟禁制,高玄有什么本事也用不出来。
这也是绝神钟最强的地方,就是自成一方天地,就算化神、大乘的强者至此,也别想占到便宜。
李玄夜胜算在握,也无需着急。趁着有时间,到可以和高玄聊聊。
高玄这会也知道了绝神钟的厉害,他对李玄夜点头:“玄真派居然有这般深厚底蕴,还真是有点超乎我的预料。”
他又好奇的问:“不过,你我距离这么近,我举枪一击,你以何法抵挡?”
李玄夜干枯老脸上露出了诡秘笑容:“你为什么不试试?”
他又道:“我知道你精通武技。手中坤元神枪也是神物。你练的又是白虎无缺金身,眼看着已经大成了。无缺无漏,金身不坏。厉害厉害……”
李玄夜真的很感叹,高玄杀李布衣那一枪给了他极大震撼。
手握玄阳剑的李布衣,真实战斗力比他要高一层。
结果,还是接不住高玄一枪。
刚才绝神钟轻轻一击,换做其他元婴也早就被震个形神俱灭。高玄却浑若无事。可见,这人的白虎无缺金身已经大成了。
这样才能无缺无漏,绝神钟之威的无法直接攻击高玄元婴。
李玄夜又说:“五行宗真是底蕴深厚,不愧是几千年前称霸东海的大宗门。我们都小看五行宗了。”
他还真不是客气。早知道五行宗秘法如此了得,说什么也要抢过来看看。
主要也是五行宗的修者无能,表现战斗力稀松平常。久而久之,也就没人把五行宗当回事了。
李玄夜又好奇的问:“高道友,你又是何方神圣转世,有如此的威能。难道是五行宗的前辈高人?”
高玄神秘一笑:“这却不方便和你细说了。”
李玄夜到也不失望,他慢悠悠的说:“我看道友也是绝顶聪明的人,就该明白到了这一步,你绝无生路。你保守那些秘密,也没什么意义了。”
“李道友,今天你输定了,玄真派,也灭定了。”
高玄到是很自信,他举起坤元神枪一指李玄夜,却并没出手。
所有元气都被绝神钟禁制,坤元神枪却还是隐隐能感应到厚土的无尽力量。只是这种感应就像电梯里的手机信号,似有似无。
从坤元神枪的反应来看,至少不会完全被绝神钟压制。两件神器等阶应该差不多。甚至是坤元神枪更强一点。
要是炼化了坤元神枪,这会儿应该能一枪捅死对面那个糟老头子。
外界没有元气,高玄无缺金身体内却自成天地。至少短时间内还能驾驭元气战斗。
只是,李玄夜可是绝神钟之主。他人坐在那,自然有绝神钟护持。
不论用多强力量攻击李玄夜,都会被绝神钟挡住。而且,用的力量越强,绝神钟反震的力量越强。
替嫁王妃,毒步天下 阿淺
高玄不需要动手,就凭着刚才的李玄夜动手轻巧铜槌一击,他已经看透了李玄夜。
李玄夜到有点好奇了,高玄这份自信心究竟从何而来。以高玄的聪明,不会看不出他的处境。
难道对方有什么办法绝神钟?
李玄夜觉得不可能,就算高玄炼化坤元神枪,在绝神钟内也没他好果子吃。
“到了这一步,道友还敢口出狂言。我到有点不解了,道友凭的是什么?”
高玄哈哈大笑:“我既然敢来,自然有我的把握。至于有什么手段,你为什么不猜猜?”
高玄到不是吹牛,他在玄真山外看了一天,还真看出了玄真山几分底细。
毕竟他在众多世界历练,眼光何等毒辣。
就算王海蟾不提醒,高玄也不会乱来。
李玄夜问不出个所以然,可高玄从容姿态却让他有些不安。
他手中小小铜槌一动,就要催发绝神钟。不管对方有什么手段,他先用绝神钟轰杀对方。
他就不信了,有人能强破绝神钟!
高玄看到李玄夜准备动手,他突然一伸手:“等一下,我再问一个问题。”
假偶天成 簫貍
他满是好奇的问:“绝神钟在你手里,应该没办法变得更大吧?”
就绝神钟本身来说,应该有各种变化。可高玄看李玄夜敲个钟都吃力,绝没可能再让绝神钟随意变化大小。
李玄夜点头说:“我若到了大乘境界,到是能把绝神钟炼化,可以大若须弥,小若芥子。现在么,就勉强敲敲钟。”
他到不必隐瞒这些,也没有隐瞒的必要。
李玄夜好笑的说:“你不是想变出什么巨大东西把绝神钟撑破吧?元气完全被禁制,任凭你有千般神通也变不出花样来。”
“元气为虚,万物为实。绝神钟就是能变大也没用,这座山是怎么也变不大的。”
高玄悠悠的说:“一看你就不懂物理。”
“故弄玄虚。”
李玄夜不以为意,干瘦如同鸡爪般的手掌捏着铜槌轻轻一敲。
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高玄摘下了腰间的白玉葫芦。
李玄夜冷笑,任凭你何等神器,在绝神钟内也是无用。
“当”的一声低沉轰鸣,整座玄真山都震荡起来。
寡婦門前桃花多
无穷无尽的元气随之猛然震荡,尤其是在绝神钟内部,这种元气震荡无处释放,如此反复震荡不休,威力越来越强。
李玄夜怕夜长梦多,这一击却是用了全力,就要一下震死高玄绝了后患!
白玉葫芦不过是件灵器,本身也没有抵抗攻击的变化。浑厚之极的钟声才响,白玉葫芦就轰然崩碎成无数碎片。
放在白玉葫芦内的千亿立方海水,瞬间全部释放出来。
機車風暴
高玄使用引水术,还在海底下吸收了十天才把白玉葫芦装满。
如果他使用引水术释放海水,至少也要十天才能放完。可白玉葫芦直接被绝神钟轰碎,千亿立方的海水瞬间全部释放出来。
白色水浪一下就遍布八方。千亿立方的海水比任何元气冲击都更强大更可怕。轰然激荡的水浪声完全盖过了绝神钟声。
这一刻,天地之间只有海水在激荡澎湃。
李玄夜大惊,千亿吨的海水压下来,这等力量不是绝神钟禁制能承受的。至少不是他驾驭的力量层级能禁受的。
如果千亿吨海水由外面而来,李玄夜关闭绝神钟,就是把东海都搬过来压不坏玄真山。
但是,由内部爆发出来千亿吨海水,立即爆发出恐怖至极的物理破坏力。
李布衣前方绝神钟禁制光芒瞬间闪耀千百次,终究还是抵不住千亿吨量级的水压,重重禁制轰然破碎。
李布衣到底是元婴级强者,仓促之间施展了避水咒。
此法虽然简单,却能避开海水冲击。这和绝神钟防护禁制又不一样。绝神钟防护禁制是抵抗一切力量,强行和千亿吨海水对抗。
避水咒却是凭着玄妙元气变化分开水流,任凭海水冲击再强,也碰不到李布衣。
为此,李布衣给自己加持了十几层的避水咒,整个人都转化为虚幻状态,犹如一道虚影。轰然压落的海水直接穿过李布衣,并没有对他造成任何伤害。
李布衣却来不及高兴,他可以给自己施展避水咒,却没办法控制无尽的海水。更不可能给玄真山内部加持避水咒。
千亿吨海水一下爆发出来,大厅瞬间就被海水撑爆了。
翻涌的海水不断扩张,山石结构虽然坚固,却无法承受如此多的海水。
元气虽强,没办法约束海水,就只能任由海水遵循物性扩张。
玄真山本来就是一座山,只是绝神钟附身在这座山上。山体内部都是真实的山体结构。
经过玄真派几千年的挖掘建设,玄真山内部挖了不知多少房间。
静室,丹房,密室,宝库,食堂,仓库等等,足足挖掘出数千间房间。但是,玄真山内部大半还都山石泥土。
真正挖掘出的空间并不大,只能容纳三千人吃住修行。
高玄对此早有预料,要知道玄真山不过三千丈高,山坡陡峭,整体外形就像是一座金字塔。不论玄真派内部空间如何开阔,都不可能有千亿立方这么夸张。
偏偏李玄夜为了困住他,把玄真山完全封死。千亿立方的海水,就只能由玄真山来承受。
别看水号称至柔,千亿立方海水却必须要有千亿立方空间容纳。少一个立方都不行。除非是白玉葫芦这样的特殊的空间法器。只是仓促之间,谁也不可能把如此多海水收入空间法器。这已经超乎了元婴力量层次。
千亿吨海水挤压下,大厅的结构立即被摧毁,偏偏绝神钟强横之极,硬生生挡住海水冲击。
千亿吨海水力量不能向外宣泄,就只能在内部空间四方宣泄。
四萬年無敵 漁樵閑耕
山石在恐怖水压下都变成了齑粉。几乎是在瞬间,玄真山内部一切结构都被海水破坏。
藏在底层的玄真派两千精英,从金丹到练气,他们就听到轰隆隆的轰鸣,只觉整个天地似乎都在摇晃震荡。
那种雄浑浩荡之势,比绝神钟还要强大十倍百倍。
一群人所在的位置法阵核心,这是一座极其开阔广场,两千多人按照方位有序站立,连接脚下阵眼催发元气。
突来异变,也让所有人不知所措。
众人只是一个犹豫,无尽海水带着恐怖高压就轰破了层层岩石结构,直接向玄真派众人压下去。
没人能形容千亿吨海水宣泄下落的威势。虽然有不少人本能催发法器。但在恐怖水压下绝大多数修者直接被碾成齑粉。
只有一些运气好的修者,施展了避水法术,或是转化为灵体等虚幻状态,这才能避开恐怖水压的冲击。
海水破坏了一切能破坏的,却依旧没有获得足够的空间。整座玄真山都承受了可怕之极的水压压力。
玄真山的山体不断炸裂,却偏偏被绝神钟所束缚,一滴水也露不出去。
狂亂逆天 陳曉
崩崩崩崩崩……玄真山发出惊天动地的炸响。
绝神钟没有强者驾驭,被水压冲击的无法控制,绝神钟自发扩张宣泄压力。
元宝、水清波在外面看的很清楚,玄真山上方浮现出一口巨大半透明黑铁大钟,黑铁大钟不知突然变大了不止十倍。
黑铁大钟内部的玄真山,突然喷涌出亿万道喷泉。
这个奇景非常漂亮,但维持了极其短暂的瞬间,跟着整座玄真山就在无数喷泉中分崩离析,化作无尽潮水向四方宣泄。
玄真山,就这么在潮水中彻底消失。
千亿吨海水宣泄流淌,空中就露出了高玄、李布衣、还有几个玄真派的金丹、筑基修者。
李布衣呆呆看着汹涌奔流的海水,玄真山就这么被破了,玄真派就这么灭了!
他这会其实已经想明白了高玄的手段,对方就是用了一个装水的灵器,然后把水都放出来。
只是他无法相信,聚集起来得海水如此恐怖,竟然胜过世间众多法术。绝神钟这等神器都无法压制。
李布衣忍不住问高玄:“这是什么手段?”
高玄一笑:“不过是物性而已。不值一提。”
错非是绝神钟这种强大神器,千亿吨海水第一时间就把玄真山上半截炸没了,不可能造成如此恐怖的破坏。
高玄当时装这么多海水,也不过是想玩一把水淹玄真山。
结果却变成这样,只能说李玄夜倒霉,玄真派倒霉。
李玄夜还想再说什么,玄金枪刃已经直刺到他眼前。李玄夜捏诀做法,一尊幽深漆黑凶恶神像举止铁叉在他身后浮现出来。
夜叉王,玄真派秘密供奉的神祇之一。号称有主宰黑夜和死亡的力量。
巨大夜叉王举起铁叉向着高玄猛叉过去,高玄手中玄金长枪一转,夜叉王的铁叉就被绞断了。跟着长枪再刺,李玄夜和夜叉王神像就一起爆开。
李玄夜死后,一点黑光从他体内闪耀出来向外疾飞。
高玄一拂袖卷住那点黑光,黑光却立即一分为二,另一点黑光瞬间破空而去。高玄手里就留下了一块铁牌,铁牌上面刻着一口铁钟,铁牌另一面刻着两个古老符文,他猜测这两个符文应该念绝神。
这块铁牌,应该就是用来控制绝神钟的。
只是那破空而去的黑光,好像是件特殊是通讯法器……
高玄也没办法,法器去势太快,仓促之间他只能选择绝神钟。
剩下几个玄真派修者发现不妙,正要转身逃遁。高玄一拂袖,千百点寒芒激射,几个人瞬间爆成无数细碎冰块漫天飞洒。
至此,玄真派全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