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3ebpo超棒的小說 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第三章:先發制人(第一更)-bdn94

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青道,咚咚咚!青道,咚咚咚!!”
……
看台上,特意从东京赶来,给青道高中棒球队加油的那些铁杆支持者,敲打着手里的加油道具,喊着整齐的口号。
光是从气势上,就稳稳的压了中京大中京。
虽说中京也是全国顶级的豪门吧,几年之前还曾经称霸全国。但是现在,当初那些称霸全国的选手,早就已经毕业了。
现在剩下的选手实力虽然也很强,但距离称霸全国,始终还有一段差距。
也就是说,现在的中京并不是最强的中京。
青道高中棒球队就不一样了,刚刚王者复活没多久,黄金一代的选手还剩下很多,再加上战绩彪悍。
毫不客气地说,现在的青道高中棒球队正处于风口浪尖上。
哪怕同为全国最顶级的豪门,单纯从气势上来看,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声势也要强过中京一些。
再加上刚刚他们球队的三年级投手丹波光一郎,在一上场的时候,表现强势。
这才有了现在这一幕。
中京好像被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气势给压制住了。
中京大中京的休息区里。
大岛监督对于眼前的状况也是措手不急。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表现会很猛,正处在风口浪尖儿上的他们,气势会很强。
这一点,大岛监督倒是早就预料到了。
关东大会的冠军,又打赢了如日中天的稻城实业……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目标,肯定是奔着全国优胜去的。
光是两支球队在气势和心态上的差距,青道高中棒球队也会表现的咄咄逼人。
但是甲子园的赛场,从来没有那么简单。
只要他们能够在一开始的时候,遏制住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势头。只要他们不让青道高中棒球队把自己的气势打出来。
双方的士气,不是没可能发生逆转。
所以他一开始给球队制定的策略是稳扎稳打,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哪怕一开始不能够拿下分数,只要能够正常地获取对手的资料,消耗对方的体力和精神。
那他们所做的一切,就是有意义的。
但现实的结果,跟他想象中的差距很大。青道高中棒球队那个三年级的丹波光一郎,从资料里看,明明一身的破绽。
尤其是在垒包上有人的时候ꓹ 整个人会受到很大的干扰和影响。
可就在刚刚,他却表现出了一个王牌投手才有的成熟。即便是垒包上有人ꓹ 也没有丝毫的慌张,反而沉着的配合队友解决了对手。
对方如此出人意料的表现,在极大程度上ꓹ 打击了他们球队的士气。
要知道一开始中京知道自己的对手是青道的时候,他们的选手心里面也是犯嘀咕的。
虽然同为全国最顶级的豪门ꓹ 但是青道高中棒球队,人家士气正盛。
刚刚还拿下了关东大会的冠军。
槍客 洪水檄文
第1场比赛就碰到这样一支队伍ꓹ 中京的选手心里又怎么可能没有想法?
如果比赛一帆风顺还好一些ꓹ 他们会忽略青道高中棒球队所取得的成绩。
但是现在的情况,明显在向着另外一个方向发展。
大岛监督不得不把选手们聚集起来,“见微知著,对方的实力非同一般。但我们的实力也不差,接下来稳扎稳打,不要着急,把你们平时练习的实力发挥出来……”
他滔滔不绝地讲了很多。
大岛心里也明白ꓹ 这个时候选手们不一定能够听得进去。
他的目标只是安抚选手,不要受到青道高中棒球队表现的影响ꓹ 尤其是他们家的王牌越野。
越野的斗志很高ꓹ 拍着胸脯跟他们家的监督保证ꓹ 他早就想见识一下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打线了。
为此ꓹ 他在私底下加练的时候,没少以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阵容为假想敌。
“我很熟悉他们的ꓹ 比他们想象中还要熟悉。”
越野非常自信的说道。
听了自家王牌的话以后ꓹ 中京的选手们ꓹ 也跟着放松了下来。
他们相信自家的王牌,一定可以在跟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比赛中ꓹ 让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那些家伙吓一跳。
另一边的休息区里。
丹波光一郎一开始的表现,也让他们自己惊喜不已。
从对方的挥棒打击来看,人家中京大中京的这些选手可不是白给的。
个个实力精湛。
能够在第一局的时候,强行用实力压制他们,对青道高中棒球队来说就是个机会。
“虽然现在中京的名头不是很响亮,但对方依然是全国最顶级的豪门,一旦让他们发挥出自己的实力,进入自己的节奏,我们想要拿下这场比赛就不那么容易了。”
片冈监督认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这是一个机会,只要能够抓住的话,他们没准在一开始就能奠定无比巨大的优势。
这样两支豪门球队交锋,一旦一支队伍在比赛一开始就奠定了优势,另外一支球队想要翻盘,难度是非常高的。
就好像他们在西东京决赛里,跟药师高中棒球队打的那一场。
那一场比赛,青道高中棒球队在一开始就奠定了胜局,虽然药师高中棒球队很努力的追赶,但双方的差距始终没有被抹平。
这就是先声夺人的好处。
片冈监督认为现在的机会也很好,一旦他们可以奠定优势,就可以牢牢地掌控比赛的节奏。
他将自己的目光,放在了几个先发打者身上。
越琢磨这件事情越有可操作性。
“一开始的时候,给对方一个惊喜吧!”
他将希望寄托在了仓持身上。
被寄予厚望的仓持,重重的点头。
没有多说什么,拿起球棒,就走上了打击区。
等他离开之后,片冈监督才把两只手放在小凑亮介和张寒的肩膀上。
“拜托你们了!”
显然相比于发挥并不稳定的第一棒,他更加相信球队第二棒和第三棒的配合。
有一些不厚道的选手,这个时候忍不住笑出声来。
也不知道,仓持如果知道了片冈监督会用那种眼神看他,完全是死马当活马医。
这位青道高中棒球队的猎豹,脸上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落合教练捏着下巴上的小胡子,十分佩服的看着片冈监督。
真够不要脸的!
这不是贬低的话,而是一种赞扬。
聊了几句话,同时鼓舞了三个选手,并对这三个选手抱以期望。
让他们感受到了责任。
这样的能力,即便是让他在青道高中棒球队学习几年,他也依然没有把握自己能够学得会。
“不愧是教语文的,蛊惑人心果然有一套。”
虽然不可能完全学会片冈监督这忽悠人的本事,但落合教练显然也已经意识到,语言的力量是很强大的。
看青道高中棒球队前几棒,摩拳擦掌的模样就知道。
这个时候他们一定是绞尽了脑汁,想着怎么从眼前这个对手的身上,来拿下安打。
这对于青道高中棒球队而言,意义是非同一般的。
这不仅代表着他们在这一场比赛里的表现。
同时也代表着,眼前这一支青道高中棒球队,在甲子园赛场上的第一次亮相。
现场数万球迷,无数的摄影机摄像机,数以千万计的直播球迷……
选手们第一次的亮相,就相当于他们留给这么多球迷的第一印象,重要性毋庸置疑。
“嘻哈!”
仓持的脑海没有那么复杂,他并没有能够考虑那么多的东西。
一开始的时候,或许脑海中还有一些别样的想法,毕竟这是他第1次登上甲子园的舞台。
感觉终归是不一样的。
但是听了片冈监督的那番话以后,他就将自己脑海中那些杂七杂八的想法,全都给甩到了一边。
这个时候的仓持,心里非常的清楚,他的目的是什么?
他的目的是给对手一个下马威,作为青道高中棒球队的进攻发动机,把青道高中棒球队的进攻给串连起来。
脑海中拥有这样念头的仓持,已经顾不得感受自己身体的紧张了,他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对手身上。
眼前的对手叫做越野,平均球速只有135公里左右,最快到一百四十出头。
拥有精准的控球和多种变化球……
光是这些简单的资料,就能够看出这个叫越野的投手究竟有多么的不凡。
不愧是甲子园的舞台,这里的每一个对手,都绝对不是易于之辈。
脑海中回忆完这些资料,仓持也在琢磨着,怎么将对方的球给打出去。
看台上,来自棒球王国杂志的资深记者富士夫,若有所思的说道。
“仓持选手,恐怕很难从越野手里拿下安打。”
大和田秋子瞪着卡姿兰的大眼睛,一脸不明所以的问道,“为什么?”
仓持的表现还是不错的。
虽然在东京跟那几个怪物投手交锋的时候,并没有能够占到多少便宜,但这并不能够证明仓持实力差。
只能说跟他交手的那些怪物,实力太强劲了而已。
“两个选手之间的属性,有些克制……”
青道高中棒球队休息区里的小伙伴儿们,也发现了这个问题。
“啪!”
“好球!”
“乒!”
“界外!!”
仅仅两球,仓持就已经被越野给追逼了。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也从越野的投球中,感受到了熟悉的味道。
“有点像精密仪器杨舜臣啊!”
越野的投球,给他们的感觉非常的熟悉,让他们瞬间回忆起了之前打的一场比赛。
很像…
都是控球异常精准,再加上犀利的变化球。
在那一场比赛里,青道高中棒球队拿那个叫杨舜臣的投手,就没什么太好的办法。
最终靠着球队强横的综合实力,再加上张寒出色的个人表现。
这才最终顺利的拿下比赛的胜利。
胜利虽然拿下来了,但是那场比赛留给青道高中棒球队选手们的阴影,却始终没有消除。
如果明川学园的综合实力强横一些,如果他们其他的选手拥有跟青道选手们分庭抗礼的实力。
那场比赛,他们还能够拿下最后的胜利吗?
扪心自问,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不是完全没有信心。
不过恐怕就要把他们家真正的王牌,给换上投手丘了。
不然的话,最终的结果还真不好说。
现在青道高中棒球队遇到的就是这样一个情况,越野的实力和投球风格,跟杨舜臣很像。
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中京大中京的综合实力,丝毫不比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实力逊色。
这样一来的话,比赛就陷入了胶着。
“有点难搞了…”
“仓持在跟杨舜臣交手的时候拿下过安打吗?”
小伙伴们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
“有一个有效上垒,结结实实的安打,没有出现过。”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儿们,对于仓持接下来的遭遇,非常的揪心。
跟杨舜臣的那一场比赛,对于仓持来说就好像一道伤疤一样,现在伤疤还没有愈合,就要再度被揭开。
将心比心,如果换自己处在仓持现在的位置上,心情估计也是异常的沉重。
打击区上的仓持,比谁都要揪心。
刚刚简单的交手之后,他就已经清楚地意识到,眼前这个对手的实力水准。
想要把他的球打出去,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怎么碰到的都是这种怪物?”
仓持心中苦笑。
不过他还是果断地采取了行动,摆出了短打的模样。
有了前两球的试验,仓持显然已经意识到,单纯依靠打击,他想要拿下安打很困难。
这个时候只能出奇制胜。
但他这样的造型,实在是把看台上的一种小伙伴给看呆了。
“青道高中棒球队第一棒的打者,要短打了?”
“开什么玩笑,现在垒包上又没有跑者,而且他都已经两好球被追逼了。”
观众们很难相信。
这个时候支持中京的球迷,有了一点扬眉吐气的感觉。
虽然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选手看起来有些弱智,但也正因如此,刚好能说明他们家的王牌,有多么出色。
对方显然是被压制的没有办法,这才出此下策。
“没什么了不起的…”
“已经成功压制对方了,再接再厉。”
“先拿下第一个出局数吧。”
看穿这一点的球迷,兴高采烈地给自家的选手加油。
殊不知,越野在看到仓持摆出短打的时候,脸上露出冷笑。
“想要封锁我的投球路线,然后骗打吗?”
他之前不止一次的,以青道高中棒球队做假想敌,练习投球。
对于青道高中棒球队的进攻套路,非常的熟悉。
仓持一旦被逼得没有办法,常常使用这样的进攻方式,来骗取安打。
成功率还不低。
越野研究过以后发现,对方已经把这种骗打的套路给研究成熟了。
首先摆出了短打以后,内角球就很难投出来了,因为这很容易投到对方的身上。
所以基本上只需要打外角就可以。
而且为了能够展现球速和球威,超过百分之八十的投手,在面对短打的时候,会选择使用直球……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这些家伙,就把这些东西给研究了出来,而且玩得炉火纯青。
只要是让他们看到机会,他们就会使用这样的方式,来骗取安打。
同时他们还会根据对手来做调整。
比如说对手是那种性格执拗的,他们越是摆出短打,对方越喜欢用内角球。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打者们则会专门瞄准内角。
真正研究过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风格以后,越野常常会感慨,青道高中棒球队的这些家伙,的确是非同一般。
他们已经把棒球,给研究出花来了。
也难怪他们能够在关东大会和西东京的赛场上耀武扬威。
“很可惜,你们今天的对手是我越野,这也就意味着,你们的套路通通没有用。”
越野的眼睛里,闪烁着睿智的光芒。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套路已经被他看穿了,最重要的是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选手们不知道自己的套路已经被看穿了。
越野似乎已经能够想象得出来,仓持被他解决之后的那种无助。
“比赛结束以后,我会拍着你的肩膀,告诉你们。”
不是你们不够优秀,只不过是你们的对手太强了而已!
这么一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越野拉开了架势,投出了势在必得的一球。
仓持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他心里一清二楚,他似乎已经看到了仓持被解决后的模样。
一直等棒球从手里投出去,越野瞪大了眼睛往前看。
他看到了非常不可思议的一幕。
那个名叫仓持的选手,并没有跟他想象中那样,把手中的球棒收回去。
他依然摆出短打的模样,看着棒球飞来,用手中的球棒把球碰了出去。
“乒!”
被碰出去的棒球,滚向了三垒。
然后仓持就好像猎豹一样,嗖的一声窜了出去。
他的两条大腿,交替踩在地面上,就好像能够生出风来一样。
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跑出去了十几米。
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越野眼神中的惊讶,根本就掩饰不了。
“一垒!”
中京的捕手,提示传球到一垒。
接到球的三垒手,早早的等在棒球的前方,把球捡起来。
青道高中棒球队第一棒的做法虽然出乎他们的预料,好在他们多年磨练的基本功没有浪费。
虽然愣了一下神,身体还是自然而然的做出了反应,干净利落地把球收到了自己的手套里。
“休想上垒!”
接到球以后转身传球。
可是就在他传球的瞬间,这个中京大中京的三垒手,同样傻了眼。
那个家伙,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这个时候的仓持,距离一垒,连十米都不到。
他就是低头接球的时间,对方竟然已经飞奔了将近二十米。
中京的三垒手马不停蹄地传球。
但还是慢了一步!
“啪!”
棒球传到一垒手手套的前一刹那,仓持一脚踩在了垒包上。
“安全!”
无人出局,一垒有人。
那些年哪些青春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现场的所有人都感觉措手不及。
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刚刚明明还是中京大中京占据着绝对的上风,打者明显被压制了。
他怎么就上了垒?
让越野感到惊讶的是,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选手竟然没有按照他们以往的套路来行动。
这是因为什么?
整个中京大中京,不管是他们的支持者还是他们的选手,这个时候都是一头雾水的模样。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当然不会好心的跟他们解释这里面的原因。
他们这个时候还处于极度的兴奋中。
“仓持!”
“请诸位看仔细了,这就是我们家猎豹大人,速度天下无双!”
泽村又开启了尬吹的模式。
每当他们宿舍里有人表现出色,这家伙总是能够让人回忆起他们宿舍。
“嘻哈!”
仓持的脸上,充满了笑容。
对于自己刚刚的表现,他显然也是非常认可的。
鄉村修道士
我可能有點強
“怎么就突然上垒了呢?”
棒球王国杂志的大和田秋子,同样感觉疑惑不解。
他身边的富士夫,就感觉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
之前他还曾经预言,仓持很难拿下安打或者是上垒。
没想到就出现了这样的状况。
当着一个公司的后辈,自己的预言出现了如此巨大的翻车,让他脸色很尴尬。
不过对于为什么会出现眼前这样的情况,他倒是比别人看到的多一些。
“越野选手和中京的选手们,先入为主的认为仓持一定会使用骗打。”
没有人上垒,打者本身又被两好球追逼,再加上这里可是甲子园的赛场。
多方面原因结合在一起,一般的选手是很难下定决心使用短打的。
像仓持这样能够漂亮的把球碰出去,并且成功上垒。
那自然没什么好说的,他就准备迎接鲜花和掌声就好。
可是一旦没有能够碰到球,或者轻而易举地被解决了,送上一个出局数。
那影响可实在是太坏了!
不仅是仓持自己会受到影响,整个青道高中棒球队都会受到巨大的影响。
结合这些原因,越野和中京的选手们预判仓持不会短打,也是情有可原。
但正因为他们做出了这样的预判,才迫使仓持选择短打。
预判就预判,你的选手连象征性的驱前守备都没做,是几个意思?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这些选手们,哪一个不是粘上毛比猴都精。
当仓持看到中京大中京的内野手没有驱前的时候,他就绝对不会放过趁机捞一笔的机会。
所以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短打,这才出现了眼前这一幕。
“中京的选手们准备的很充分,对于青道高中棒球队的了解很深,只不过这恐怕并不是什么好事。”
青道高中棒球队,不是光看几次比赛录像,就能够对付得了的对手。
“仓持!”
休息区里的小伙伴们,一如即往的支持仓持。
这个时候,轮到了他们第二棒的打者上场。
小凑亮介。
当小凑亮介站上打击区的时候,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氛围,变得更加热烈。
原本他们更加期待第二棒和第三棒的配合。
但是现在,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突然间发现,前两棒的配合,他们也不妨期待一下。
尤其是在仓持,已经站上垒包的情况下。
“那个家伙一旦上了垒包,可是很麻烦的!”
电视机前,坐在这里看直播的稻城选手们,不约而同地冒出了这样的念头。
只有真正跟青道高中棒球队交过手的队伍才能够明白,一旦让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那些家伙们,找到了比赛的状态,有了发挥的空间。
这些家伙没有任何一个是省油的灯。
尤其是这个叫做仓持洋一的。
你要是一开始能够压制他也就罢了,如果在一开始没有能够压制他,他说能够爆发出来的威胁,绝对是致命的。
仔细研究过青道高中棒球队的越野,以青道高中棒球队做假想敌的越野,同样非常清楚这一点。
“让一个最不应该上垒的家伙上垒了。”
这也就意味着,之后的对决会变得非常艰难。
如果他不能一鼓作气,将眼前这个威胁给解决掉,那么他们球队势必会面对更大的威胁。
“不能拖延下去,必须要当机立断。”
越野想趁着仓持还没有要盗垒的打算,先拿下好球数。
于是他拉开了架势,干净利落的把手中的棒球投出去。
首席眷愛成婚:鮮妻,別鬧!
结果还没等他拉开架势,也就是刚刚摆出了投球的模样。
刚刚还吊儿郎当,跟周围人打招呼的仓持,眼神瞬间一变。
两条腿蓄势待发。
这边越野刚开始投球,他马不停蹄的撒腿开始跑。
“盗垒?”
看台上的球迷,都已经被仓持的操作给吓懵了。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这些家伙,未免也太猛了吧,根本就不顾及危险吗?
要知道他们的对手,可是中京大中京,全国最顶级的豪门之一。
这样的队伍,没有任何一个选手是白给的。
尤其是他们的捕手。
“找死!”
戴着眼镜,身材魁梧的中京捕手,接到球以后,马不停蹄地传二垒。
“嗖!”
他传出去的棒球,速度同样快得吓人,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到了二垒。
“真是辛苦你了,白跑一趟…”
中京的游击手,身手相当的矫健,拿起球以后,半蹲着身子就把手套伸向了仓持。
只要能够碰到,仓持直接出局。
就在这个时候,仓持做出了一个让很多人都没有办法理解的动作。
他一个大鹏展翅,在身体急速飞奔的情况下,一跃而起。
硬生生地从中京大中京游击手的头顶上跃了过去,然后回身一步,踩在了垒包上。
“安全!”
边裁都看傻了。
一直到仓持催促,边裁才想起自己的责任来,连忙高高的把手举了起来。
仓持顺利的跑到了二垒。
“我去,刚刚那是什么呀?”
“大鹏展翅吗?”
“竟然直接从游击手的头顶上飞了过去!”
“这是什么操作?”
别说看台上的球迷了,就连青道高中棒球队自己的小伙伴,都是目瞪口呆。
“我就说这臭小子,即便是不打棒球,参加跑步和跳高也会有出人头地的机会。”
伊佐敷纯学长,十分感慨地摇了摇头。
仓持洋一的这一番操作,绝对是他们之前从来没有想到过的。
不过很精彩,非常非常的精彩……
即便是他们自己,也不得不老老实实地竖起大拇指,称赞一声。
牛气!
牛的他们都有些不敢相信了。
比赛还在继续。
张寒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跑步的话的确是,但跳高够呛吧。”
虽然仓持的弹跳力的确是数一数二的,但是他的身高摆在那里,跳高想要走职业的话还是比较困难的。
“不要背后说别人坏话,小心我给你告状奥。”
御幸笑眯眯的说道。
“你可不要胡说八道!”
张寒的脸色,瞬间有了非常大的变化,他警告的看了御幸一眼。
“我也只是实事求是而已。”
原本周围的小伙伴都以为张寒怂了,毕竟面对仓持,除了三年级的学长以外,一二年级的选手就没有一个不怵的。
没想到张寒竟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真勇士也!”
“希望那家伙回来的时候,你能够勇敢的承认。”
比赛还在继续,青道高中棒球队的进攻,没有要停止的迹象。
投手丘上的越野,感觉自己脆弱的小心脏受到了巨大的伤害。
他原本以为自己非常了解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套路,所以青道高中棒球队想要有什么行动的话,绝对没有办法瞒过他那双锐利的眼睛。
但是现在,他突然对自己之前的自信产生了怀疑。
如果第一次是巧合,刚好对方的打算他没有看到。
现在第二次,还能归结为巧合吗?
为什么青道高中棒球队选手们的行动,跟他设想中的完全不一样呢?
是他设想的有问题,还是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套路,有什么不一样的变化?
如果没有办法搞清楚这一点,越野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彻底的安心。
青道高中棒球队就好像一个未知不可测的生物,让他的心里犯嘀咕。
“冷静下来!”
越野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认真思考青道高中棒球队现在的形势。
如果自己是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选手,面对无人出局,二垒有人这样的情况,二垒的跑者还是仓持……
应该怎么做?
“打带跑!”
这样的场景他在脑海中已经模拟过了,而且不止一次。
最终得出来的结果,都是这一个。
青道高中棒球队第二棒的打者,是一个打击技巧非常精湛的人。
他即便没有办法拿下安打,也能确保把棒球打在地上让棒球反弹。
正因为有如此大的把握,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选手们,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才常常使用打带跑的策略。
大清福晉
一口气拿下分数!
“那我就将计就计……”
越野想到这里以后,拉开架势,投球出手。
末日之神速大師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小凑亮介压根就没有使用打带跑。
而是直接使用的短打!
“乒!”
看到小凑亮介行动的时候,越野心里就是一震。
又不一样?
这已经是他第3次猜错青道高中棒球队的行动了。
不过这个时候的越野,脑海中已经隐约的想明白了,青道高中棒球队为什么这么做?
他们为什么跟平常的表现不一样。
这里毕竟是甲子园的舞台,所有的球队表现都比较保守。
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相比于地区赛那种撒开了手脚的狂欢,在甲子园的比赛更加谨慎。
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反应才会那么的保守。
就好像现在,他们想要踏实的把仓持送到三垒。
然后让下一棒的打者拿下安打得分。
“真会给我们施加压力!”
二垒有人和三垒有人,给人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二垒有人的时候,应对起来还比较宽松。一旦跑者到了三垒,又有出局数打底。
青道高中棒球队能够想出来的得分方法,简直数不胜数。
想到这里的越野,往前跑了几步,准备把球捡起来传一垒。
不对!
就在他把球捡起来的时候,越野突然发现自己好像疏忽了什么。
他震惊的看了一眼三垒,不出所料,有一个人影已经越过了三垒,准备往本垒跑。
溺愛刺猬老婆
我就知道!
越野感觉自己的心脏都漏跳了一拍。
仓持肯定是提前行动的,这个时候早已经跑到了三垒。
如果自己传球到一垒的话,他们会顺势拿下第一分。
什么谨慎保守,那是一般球队才会遵循的原则。
青道高中棒球队显然不是一般的队伍,作为全国最强的打线,全国攻击最积极的队伍。
他们又怎么可能真的稳扎稳打。
真要是稳扎稳打的话,仓持之前就不会盗垒了。
仓持的脸上闪过一丝错愕,对方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关注自己?
是仓持之前没有想到的。
他紧急刹车,掉头跑。
幸亏他离开三垒不算远,这个时候往回跑也来得及。
“还想骗我?”
越野就差鼻孔朝天了。
虽然刚刚他的确是被吓了一跳,但是最终还是他技高一筹,看穿了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险恶用心,顺利的拿下了这一个出局。
“我就说自己之前的准备,怎么可能一点效果都没有。”
用目光牵制了仓持以后,越野转身把球传一垒。
就在他转身的时候。
零獄之門
往回掉头跑向三垒的仓持,眼睛里闪过一丝锐利的光芒。
他脚步交错,再度飞奔向本垒。
“本垒!”
这一幕被中京捕手看到了,那个戴着眼镜身材魁梧的捕手,当即张开手套要球。
在他看来,仓持的动作简直是不知死活。
然而他所不知道的是,这个时候越野手里的棒球已经脱手飞出,传一垒。
他根本就来不及把球抓回来。
“啪!”
“出局!”
中京的一垒手也是他们球队的第五棒,球队里绝对的核心。
听到了捕手的召唤,一刻不停地把球传回去。
至于说来不来得及?
这个时候中京大中京的选手,根本来不及细想和考虑了。
他们只是预感到了危险,然后就下意识的那么做了。
白色的棒球呼啸而出,眨眼已经来到了中京捕手的手套里。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心脏都已经提到嗓子眼儿了。
看到了仓持的举动以后,他们就明白仓持想要干什么?
即便他们对仓持有很强的信心,但这样的做法还是太冒险了,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心一直揪着。
始终没有办法放下来。
看到对方的捕手先接到球,他们心里就是一沉。
完了!
尽管仓持之前的表现非常的完美,可这个时候如果出局了。
那么他之前完美的表现就前功尽弃了……
这带来的结果,也是截然不同的。
灰姑娘的蛻變
如果仓持顺利的拿下了这一分,青道高中棒球队势不可挡的印象就会深入人心。
可是一旦仓持出局了,他们之前苦心营造出来的印象,也会荡然无存。
运气太差了!
都已经折腾到这个地步,就这么前功尽弃,让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非常不甘心。
“别那么早下判断!”
张寒突然说道。
很多人都已经放弃了,但是有一个人自始至终都没有放弃。
当仓持掉头往回跑的时候,他就已经看到了捕手的位置。
中京大中京的捕手,身材魁梧,就好像一座小肉山一样。
但也正因为这样,他移动起来并不灵活……
一旦站位出现了偏差,自然而然就会把空隙露出来。
仓持面对迎面而来的中京捕手,直接一个变向,从他身体的一侧突了过去。
中京的捕手连忙用手套拦截,可惜差了一点,没有能够碰到。
仓持身体滑倒用手摸上了本垒的垒包。
“安全!”
甲子园的看台上,听到了这个结果得青道支持者们,兴奋地举起了双手。
“万岁!”
“青道高中棒球队先声夺人,拿下了第一分。”
总比分1:0。
整个看台,顿时变成了欢乐的海洋。
大和田秋子也跟着鼓掌。
不过她有一个疑惑。
“下一棒子打者就是张寒,仓持选手为什么要冒险?”
她没有办法理解。
虽然仓持顺利的拿下了分数,但这个过程实在是太危险了。
让她看得心惊肉跳。
这也是大和田秋子最不理解的地方,仓持为什么不等着张寒上场打击的时候,被送回本垒呢?
“这是因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