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82rd4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1255再鑄鼎》-第755章 西進分享-5nq6h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1275年,5月17日,通辽营地。
会盟过后,上下齐心。吕泽颁布了几条简易的规矩,要求各部落不得随意移动,相互之间不得攻伐,每年需上贡一定数量的牲畜或者派好手从军云云。若是不久前有这规矩,部落头人们不免会思量思量,但现在被恩威并施了一通,没人再敢多话了。
末日召喚師 邪刑天
之前,四十二个恭顺部落的族长各自带了十二名好手过来会盟,盟后吕泽让他们各自派了一个人回家报平安,然后把剩下的五百人编成了一个“团结营”,略加整训,就带着向西出发了。西边还有一大片草原等着征服呢。
这次出征的主力是新近抵达的第四野战旅,再加上这个团结营和勇敢旅的三个营,总计六千余人。
四野战后经过一番编制调整,带到草原上是第1、5、11三个合成步兵营和第2快速反应营,此外还有一个保障营和一个后勤营。原本还有第二个后勤营,但有了去年长途乘车入关的经验后,这次他们将第二后勤营直接拆散成了三个后勤连,加强给了三个合成步兵营。每个后勤连都配备了大量的“平安”型重载悬挂马车,使得步兵可以在草原上乘车前进,进而使得整个旅的机动速度大大提升。
整支大军先是沿着西辽河西进,四野继续乘船,其余人骑马在河两岸陆行,前行了大约八十公里,于20日抵达了后世开鲁县的位置。此时此地有一个颇大的喇嘛庙,周边部民多有来上香的,连带着也有些人聚集种地行商。之前通辽营地的驻军在草原上巡逻,一般也就是以此地为西界。
吕泽虽然对喇嘛们不感冒,但短期内跟他们搞好关系有助于经略草原,长期上喇嘛教在草原上的传播对大战略也是有利的,所以还是去寺里送了些礼物。
他们在喇嘛寺一带稍作修整,然后又继续西进了,21日晚便抵达了西侧的三河口。
潢水(西拉木伦河)自西而来ꓹ 土河(老哈河)自西南而来,在三河口汇合成西辽河ꓹ 向东流去。当年辽太祖耶律阿保机的龙兴之地便是在这一带,曾有“龙化州”的建制,筑过一座不小的城池。不过后来潢水泛滥ꓹ 龙化城被淹没,又有王朝兴灭ꓹ 此地也不复为当年盛况,只余一个小镇在ꓹ 但仍有些渔业和商业ꓹ 在草原上也不算小了。
这显然又是一处战略要地,所以吕泽直接命一个合成步兵营和后勤营在此留守扎营,建立第四个长期营地,也就是三河营地。
阿玖
当夜,吕泽召集各营长官议事。乌兰由于之前忠心表得够多,当了团结营中一个连长,这次也和其他四个连长一起参会了。
但其实他们去了也就是凑个人头ꓹ 正规军的军官都在前面参与讨论,他们坐在后面不明所以ꓹ 前面的校官指着地图挂里呱啦说了什么他们也听不懂。
过了半天ꓹ 等前面的都散会了ꓹ 才有一个勇敢旅的大尉过来ꓹ 拿了张地图摊在他们面前,也不管他们看不看得懂ꓹ 比划着说道:“明天就要打仗了!我们兵分两路ꓹ 一路往西北ꓹ 去临潢府,第二路往西南ꓹ 去大定府。你们团结营也分两部分,拔都,你领二、四连跟第一路,乌兰,你领一三五连跟第二路。都好好干!”
临潢府位于大兴安岭东麓,大定府位于燕山北麓,分别是辽朝的上京和中京,金元时代也是重镇,是这片草原上最重要的两座城。只要把它们拿下,大兴安岭以东基本就可以视作划入东海关税同盟的版图了,剩余些零散部落传檄而定即可。
凰謀之毒後傾城
乌兰一下子被分配了三个连,一喜,连忙问道:“三个对两个,那么去大定府的岂不是主力?”
大尉看了看他,笑了一下,摇头道:“想得美呢。主力还是往临潢府去,那边才是斡赤金部的老巢嘛。去大定府的除了你们,就两个勇敢营。”
乌兰惊了,嘴大张着:“可是大定府那么多城,我们这点人够吗?”
大尉嘿嘿一笑:“怕什么,只管去,不会坑了你!”
乌兰仍然心里忐忑,但看他的样子,也不敢多话,只得说道:“是,一定听首长调遣!”
……
22日,除了留守的第一合成营,其余部队兵分两路,分取南北。
北路军军容最壮,去临潢府就不能走水路了,四野终于下了船,陆地行军,两个合成营车轮滚滚,在辽阔的草原上一左一右隔了十公里前进,其余骑兵营或左或右或前或后,拉出了一条宽大的正面战线。
沿途仍能遇到一些未向东海军表示臣服的部落,他们就没有之前那些“从龙之臣”的待遇了,要么立刻派出青壮随军,要么就,嗯。
南路军的规模要小一些,只有千多人的骑兵,但土河水势正盛,可以通航,因此船队分出了一批与他们一起南下。其中不但有运输船可以输送补给辎重,更是有两艘江级驱逐舰,这火力就猛了……
同北路军一样,南路军也一路走着,一路收服着沿途的部落。携势而来,倒也还算顺利,直到南边的高州附近,才遇到了些许阻碍。
南路军的目标是大定府,但大定府深处群山环抱的盆地之中,地形封闭,想攻进去,只有沿着土河河谷南下一途。而高州城就位于大定城北一百八十里处的土河沿岸,控扼了河谷狭窄处。可以说它就是大定府的第一道防线,想要继续南进,非得拿下它不可。
5月25日,高州。
雪刃之偵察兵的故事
高州城北三十多公里处有一大片沼泽地,船行不易,于是骑兵们先去南边干爽地扎了营地,等船慢慢挪过来。
不死僵神 林群
这期间自然不能闲着,骑兵们分散出去侦察顺便打点草谷,刚投诚的团结营自然就要打头阵。不过其中的一队出师不利,灰溜溜地逃回来了。
末世之悠然田園路
阿拉善灰头土脸地奔到营地前,留守的乌兰见了他,赶紧迎上去,问道:“阿拉腾,你怎么了,遇到硬点子啦?”
阿拉腾指着东南边,焦急地答道:“出事啦!我们找到了一帮十几户在牧马的,本来谈得好好的,结果一帮元兵突然从南边抄了过来,或许是高州城出来的,人太多,好几百,我们一看不对,赶紧就撤回来了啊!”
乌兰一惊,赶紧问道:“几百?二百,五百,还是八百?”
阿拉腾一愣,想了想,然后比划道:“没细数,总之好多,大概二百到五百吧。”
“那还等什么,”乌兰一拍大腿,跨上了马,“赶紧报告首长啊!”
阿拉腾也跟着他后面营地里驰去,一直到了指挥部,找到指挥南路军的杜文林中校,向他报告了此事。
“这个数吗?”杜文林拉过地图,思考了一会儿,“根据之前的情报和推演,元军在高州的守御力量大约有三千,别说几百骑兵,就是再多几倍也不是难事。他们应该大致知道我们的兵力,既然出击,不会只派这么点人来送死,其余方向必然还有分兵……这是想玩一出分进合击啊。哼,管他几路来,我只一路去!”
乌兰也听不太懂他说什么,只管拍马屁道:“首长英明。”
旁边几个军官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杜文林瞪了他们一眼,然后对唯一没笑的方归大尉说道:“那,方大尉,你带着你的营去把发现的这帮元军剿了吧。”
方归立刻行礼道:“是,保证完成任务!”
然后杜文林又对乌兰他们说道:“那么,既然是你们发现的,你们也带着一个连跟着一起过去,带带路!”
乌兰这下子傻了。“营”这个单位他是知道的,也就五百多人,而且还是勇敢营,里面大多是收编的野兵,而不是“真东海大兵”。就这么点人,对上数量相当的敌人,即使胜了也不免有折损,而自己这些没根没底的人,不就是用来折损的?
但事到如今他也不能说不,只好学着方归的样子把手掌举到脑侧,滑稽地喊道:“是!”
营地本来就是草草扎下,也没太多需要收拾的,方归带着他们出了营帐,很快将第二营召集了起来,一人双马,向东南方发现敌情的方向前进。留守的第一营也戒备起来,整顿营地防御,准备迎战可能出现的大队敌军。
阿拉腾在前面引路,一直往之前发现元军得方向行去,但走了一半都没遇敌,情况似乎有些不对。草原上视野开阔,如果那股元军也朝着东海营地去了,那么两军现在就该撞上了。既然没有,难道他们是转进别处了?
他停下来,站上了马背,想四周张望了过去,仔细辨认道:“是这边……咦,不对……啊,看北边!”
如今草木茂盛,骑兵行进不易溅起尘土,但总还是有一些。阿拉腾常年在草原生活,现在特意看去,就辨认出了北边有几不可见的烟尘痕迹。
方归站在马背上用望远镜往北看去,果然也看到了行军迹象,略一思考,立刻做出了决定:“他们是想换个方向偷袭吗?雕虫小技……无所谓了,我们截过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