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zeb1l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新白蛇問仙討論-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吃撐相伴-kwlrh

新白蛇問仙
小說推薦新白蛇問仙
“嗝~”
白雨珺生平难得打饱嗝。
饥肠辘辘几千年了,天牢好不容易填饱肚皮,转眼又饿得龙眼发花食不果腹,跑去太阴星玩耍机缘巧合吃了海量月华帝流浆,只消化小部分,大多都储存起来准备过冬。
这些倒好,再次体验消化不良。
徐灵扶着某白,搞不懂小师妹堂堂神兽也会打嗝。
荷叶上还有很多人,纯阳宫众人围在白雨珺周围小心戒备,谁知那个名为嚣的阴损之辈会不会杀个回马枪,安全第一。
某白是真的撑到了,太阴馈赠尚未消化,又吃了一朵亘古神秘仙莲……
换做寻常古老神仙妖魔,即使吃一种恐怕早就受不住磅礴能量而撑死,再次感谢体格够结实,若外人知晓某龙吃的什么,怕是会嫉妒死。
于蓉忙着给徒弟上药。
“嘶~疼……”
田園霸寵:農家娘子不好惹 陳紫萌
“噤声,几年未见龙鳞变硬了?敢隐瞒为师以身犯险了?你素来贪生怕死想不到也有狠心一面,甘武很愧疚,伤愈之后你自己去与他说罢。”
“徒儿想……嗝,教训那缺德玩意,嚣精于算计谨小慎微,无奈只能冒险一试。”
“那也不该以身犯险。”
“嘶嘶……师父教训的是,没下次了哎哟嗝……”
幸好只伤到皮肉并未伤筋动骨,外伤是小事,内伤估计需要些时日调养。
于蓉利索涂好药膏,用一件披帛盖住伤口才撤去障眼法。
肩膀受伤,肌肤总不好让别人瞧见。
徐灵拿出个锦墩。
这习惯是跟某白龙学的,无论走到哪不忘享受,家居软榻一应俱全。
“小白快坐下歇息,天穹山蚕仙子做的哟。”
“嗝~坐这个缺少霸气感。”
白雨珺直接拿出霸气威严的奢华龙椅,哐的一声摆好,习惯性倚靠上去找个适合养伤的姿势,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回头一看,师父的面色有些发黑……
“哈~师父也来坐坐,可软乎哩~”
于蓉扶额无语。
白雨珺笑容讪讪ꓹ 见师父无语只好收起龙椅坐锦墩。
“你这丫头常年在外闯荡,这次回山受了伤ꓹ 好好养伤歇息几年吧,趁机温习道经稳固心性。”
“嗝~师父说的极是。”
從藝術家開始
即使于蓉不说白雨珺也打算留下。
自小养成的习惯,猛兽受伤时本能找个安全藏身之所舔舐伤口。
凡事安全第一ꓹ 绝不可给敌人可乘之机,甘武蓄积剑气以必杀之意发起的攻击确实够凌厉ꓹ 换做别的神仙妖魔早就死了,龙躯强横些许内伤不足为惧ꓹ 关键是仙莲吐不出来……
肚子里又是一阵反胃ꓹ 仙莲已经开始被分解。
如果有可能,白雨珺更希望仙莲完好。
完好的话至少可以尝试吐出来,奈何消化能力太强,这等宝物直接吃撑了。
待于蓉撤去遮掩,纯阳众人纷纷上前打招呼,除了熟识的还有些不太熟悉的纯阳仙人,自从白雨珺化龙以来神华山飞升仙人逐年增多ꓹ 当真是气运鼎盛。
甘武面色愧疚郁闷。
本打算重创暗算同门的神秘人,没成想变成这样。
“白师妹ꓹ 师兄失手……”
话未说完ꓹ 白雨珺摆摆手。
“嗝~师兄无需担心ꓹ 一切都是我策划好的ꓹ 莫往心里去。”
“……”
甘武眼神幽怨的看了眼某白,看的某胆大心狠之徒罪恶感油然而生。
楚哲亦是满脸无奈ꓹ 拿出两瓶上好灵药赠给白雨珺医治内伤ꓹ 想说些什么终究没能说出口ꓹ 身为大师兄总感觉有些失职,但眼下确实不适宜说教。
旁边ꓹ 只露个金箍棒的猴子被埋在人群里,满猴脑琢磨桃树剪枝问题。
至于好友受伤并未太在意。
凶兽嘛,打打架受点伤很平常,更不在乎自己没打死对手,这次没打死反正还有下一次。
跟白龙一起混总能遇到数不清高手拼斗,很过瘾。
邪氣少年降龍逆天:花天邪尊 無邪
白雨珺又是一阵干呕……
于蓉摇摇头,暗叹小徒弟心真够狠。
“好了,有事回山再说吧,养伤要紧,山门外人太多了。”
说着说着,之前有什么事来着?
一阵精神高度集中后又是一阵心惊肉跳,待缓和放松觉得忘了之前什么事,好像让人十分恼火,好像与岑氏有关,就在这时,几个高阶仙人忽然靠近。
“诸位道友,白仙子可安好?”
纯阳众人扭头,看见岑氏数位高手快步而来,老者为首,还有个红袍年轻人。
于蓉顿时面色难看,毫不掩饰厌恶反感。
常年修行的纯阳众人明显低估了山外社交手段。
老头领着岑琸居然硬生生挤了进来,偏偏脸上还挂着微笑,堂堂仙人竟然如此面厚心黑,于蓉等人一时间有些不适应……
岑氏家大业大,各种人际交往尤其复杂。
总得安排专人处理各项杂事。
久而久之难免涌现些善于办事的能人,比凡间商人官员更精通人际交往手段,厚脸皮擅钻营知晓何时用何种手段,仙君点名出面办事,可见这些人能力有多强。
老头一看龙女安然端坐,心里悬着的石头总算落了地。
“谢天谢地,白仙子安好无事,哦,忘了介绍,吾乃岑氏仙域宗室长老。”
说话间习惯性露出一块玉佩。
微微一笑继续说道。
“仙子安心,某已向宗室发去传信,必将贼人捉拿。”
“诸位道友莫要为了区区贼人鼠辈恼火,鸡鸣狗盗之徒,没谁能在我岑氏通缉之下活命。”
“于峰主又见面了,纯阳一脉果然非凡。”
叭啦叭啦一连串话语堵的纯阳众人来不及开口。
猴子一时间惊为天人,此獠叨逼叨的能力简直比仙君更厉害!
老头转身把岑琸拉到前面,笑眯眯介绍。
“忘了介绍,岑氏后辈岑琸,我族仙君看重的年轻翘楚,正是此行……”
未等说完,无聊的某白忽然眼睛一亮,这不是那谁吗?
卡化世界
“嗝~你是那个比试获胜者。”
老头眼睛一亮,暗道有戏,连龙都知道三仙域大比武获胜者。
白雨珺记得自己当时在南天门外用巡天镜见过。
但这小子眼神着实令龙不喜。
毒蠻
眼神色眯眯,刺鼻荷尔蒙味道特别难闻,不老老实实在家搂着相好跑来看本龙,脑壳有病吧。
心底不爽自然得说出来。
“穿大红袍作甚?哦,我知道,是打算迎娶那个和你幽会的女仙吧,看你眼袋发黑脚步虚浮莫非劳累过度导致肾虚?”
“……!”
來自死亡的召喚 十三本尊
“……?”
气氛变得诡异。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