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rwnuo好看的都市言情 我只會拍爛片啊 線上看-第一章 喪失了夢想的男人(第四更!月票加更!求月票啊!)展示-j2g11

我只會拍爛片啊
小說推薦我只會拍爛片啊
红湖新闻里播放着关于“红湖市花苑中心正式与腾达地产合作,开始项目重新动工”的消息。
曾经的烂尾楼里一片喜气洋洋,张灯结彩,所有人脸上都露着兴奋的笑容。
新闻播放里,特地把的沈浪狠狠地夸奖了一顿,事实上,当地新闻希望沈浪能在电视前露个脸的,但是,他们最终没有联系到沈浪。
沈浪的一直是关机的,杨荣打电话还是通过沈浪家的座机打过来的。
当杨荣打完电话以后,沈浪家的座机也被拆了。
“我们“新兵”从来都是认真拍电影,同时,我们不标榜自己做慈善,我们只是合作……”
小褚替代沈浪在电视前说话。
小褚的话赢得了一片掌声,随后,小褚很认真地帮着项目剪彩……
在回去的路上,小褚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忙音后,又摇摇头。
“沈总……这是到底去干嘛了?”
“不知道……可能去找素材了吧。”
“为什么这个时候去找素材,现在正是沈总封神的时候啊,已经名利双收,对我们公司的宣传也是非常好的啊……你看看网络上,沈总现在已经是当之无愧的华夏杰出青年了……”
“沈导需要这些吗?”
“啊?”
坐在小褚旁边的周福摇摇头,面露深意地看着车窗外。
而小褚不知怎的,一阵似懂非懂……
“如果沈导在乎名声的话,以前的时候就不会被骂成这样还像个没事人一样了……”周福补充了一句“这些东西,或许在沈导看来,就是唾手可得的东西,他能唾手可得,也能随便放在一边……嗯,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那周叔,沈总到底要做什么?自从剪完《人类清除计划》以后,我觉得沈总有些奇怪……”
“奇怪?”
結發為夫妻
“嗯……他的眼神里好像,怎么说呢?透露着一种深思,似乎在反省着什么东西?”
“问那么多干嘛,好好干他交给你的活,对了……张嵩张导,《谁杀死了谁》这部电影里是我接的最后一个反派……市面上再叫我演反派,我可真不演了,你帮我推掉……”
“嗯,周叔ꓹ 我明白,可是ꓹ 如果片酬过两千万的呢?”
“……”
车内突然一阵安静。
……………………………………
沈浪看完烂尾楼的新闻以后,也是点点头。
他们的开心也是一种开心。
这种开心是困扰了许多年的问题得到了解决,他们能够有一个新家的温馨感。
还是挺能感染人的。
不过ꓹ 沈浪却皱起了眉头。
他们朝思暮想的一个家,已经开始建成了ꓹ 那么我呢?
獵罪者 道門老九
有时候,沈浪不知道自己要干嘛。
大抵上ꓹ 沈浪来到这个世界以后ꓹ 看到乱七八糟的课程脑壳痛,随后觉得娱乐圈这么难混,没必要混娱乐圈,甚至觉得毕业不毕业都没什么,于是就选择了每天上网吧通宵打游戏的生活……
后来毕业季到了。
很多人都各奔东西,沈浪觉得自己大概也是回老家,然后干老本行。
但是ꓹ 有时候命运就是这么奇怪。
沈浪进入了娱乐圈……
然后,认识了许许多多的人。
起初在摸滚的时候ꓹ 一直想赚钱ꓹ 各方面渠道ꓹ 能赚的钱全部都赚……
曾经以为赚很多很多钱ꓹ 然后衣食无忧,自己就能很开心ꓹ 最成功的人生也不过如此……
甚至觉得这就是梦想。
但是……
现在想了想ꓹ 突然觉得自己就算是一个普通的打工仔ꓹ 自己仍旧是衣食无忧啊?
为名气?
所谓的,青年导演第一人ꓹ 华夏新锐导演,华夏杰出青年?
这玩意沈浪似乎更没啥兴趣。
曝光在闪耀的灯光下,沈浪除了如鱼得水一般的感觉,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孤独感。
所有人都觉得沈浪现在牛逼了,所有人都觉得沈浪此时此刻应该是最幸福,就连沈浪的父母都觉得自家儿子应该开开心心,没事别特么脑子里东想西想,赚了的钱一辈子都花不玩……
那么……
人赚到钱了,就能很快乐吗?
有钱人的快乐是你根本就想象不到的……
这一句话,沈浪经常能听到。
开豪车,泡美女,戴名表,各种装逼?
事实上……
越清楚一些东西的本质,沈浪就越有一种索然无味的感觉。
这种感觉,在沈浪写完《人类清除计划》这个剧本以后,沈浪突然有些恍惚。
豪车,名表,奢侈品……
这些背后都是营销和炒作,甚至,沈浪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想法,如果他愿意的话,他甚至自己也能缔造出什么所谓的奢侈品,嗯,只要给他足够多的时间的话……
正因为这样,所以沈浪就挺尴尬。
沈浪身家过亿了,但是,此时此刻他全身的衣服加起来,不足三百,手机也是普普通通,大学时候用的手机,甚至,沈浪都没有一辆车,除了家人的房子以外,沈浪名下甚至还没有房子……
有些人一旦成功,就会变成暴发户,各种尝试不曾存在的东西……
而沈浪……
却陷入了一种看事情看得太清楚,太清楚,反而有些茫然不适从的感觉。
“你没事吧?咱不拍电影了,咱公司也不要了,阿浪,妈和爸就希望你能够开开心心的,想干嘛就干嘛……”
“对……”
五月五日。
沈浪走下楼。
父母看着沈浪平静的模样,犹豫了半晌,最终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沈浪听完以后露出了一个笑容。
“我突然想拍一部不赚钱的文艺电影……”
“啊?”
看着沈浪的笑容,沈浪父母也有些呆愣,随后低头又看着沈浪手中的本子以及背上的包袱。
“阿浪,你这是……”
“去檀香寺看看,看完以后,或许住几天,也许就去其他地方转转……”
“你不会……”
“妈,放心吧,我不会出家的,找点电影用的素材,拍完这部科幻电影以后,把我脑子全部掏空了……”
“哦,那就好,那就好……对了,阿浪,你要不,带个女朋友过来?你现在都这么大了,隔壁的孩子都三岁了……”
“好了,走了……”
沈浪戴好帽子口罩从后门离开了家。
前门偶尔总有几个记者守着,以前的沈浪倒是很乐意在他们面前吹几句,但是现在,沈浪兴趣不是很大……
最後一個殺手
事实上,整个镇子现在变化很大。
一年前和一年后,真的很不一样。
本来泥泞坑洼的路,现在已经铺上水泥,平平整整了。
藍花楹守護天使 慕容伊藍
不远处的养老院此时此刻也翻了个新,养老院的老人们每天也能得到加餐,并且各种运动器材也有了,偏远一点的学校,也盖了一些新房……
这些都是沈浪出钱,然后沈浪的父母帮忙做的……
沈浪的父母倒是挺好,没有像其他父母一样,家里出了一个大人物就各种膨胀拿鼻孔看人……
他们也是朴实勤恳地每天干着活,和以前也没什么两样。
看着远处一些在地里干活的农人以后,沈浪又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这些农人的笑容。
笑容很幸福。
沈浪甚至能想到,他们忙完以后,会在傍晚,摆一张小桌子,然后叫几个知交好友,然后喝一杯,吹吹牛逼,顺便回忆一下少年时候怎么样怎么样,或者呆在家里看看电视,唱唱歌,生活说不出来的怡然自得,似乎,这也是一种满足感。
…………………………
檀香寺。
寺庙的钟声响了起来。
傍晚的时候,沈浪来到寺庙里。
沈浪停驻片刻,突然有一些说不出来的失望感。
小时候非常庄严的寺庙,此时此刻商业化非常严重,旁边到处都是卖葫芦,算命骗钱的商贩,然后走进寺庙边上,沈浪看到几个小和尚正在玩手机刷着小视频……
迟疑了一会以后,最终沈浪还是选择进去。
“施主,您是……”
“我想找长源大师喝茶……”
“施主,长源大师现在很忙,而且……”门口的和尚看了一眼这个戴着帽子口罩的年轻人,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沈浪手里的行李箱。
“就是聊聊天……”
“施主,抱歉,长源大师很忙,你事先有跟主持打过招呼吗?”
“没有……”
“那很抱歉……”
“我是沈浪……”沈浪抬起头。
“啊?”本来态度有些疏远的和尚看到沈浪以后,顿时愣住“你,你是沈导?”
“是……”沈浪露出了一个笑容。
这一个操作挺好使……
“啊,那你请进…”
“就是想找主持师傅聊一会不会耽误太久的……”
“哦哦哦。”
“好。”
………………………………
报名字很好使……
为什么?
这两年,沈浪父母往寺庙里捐了挺多钱的,而且最近新修的功德碑里,就有沈浪的名字。
沈浪自然算是贵客,而且目前又是浙省很厉害的名人之一,这些和尚自然不敢怎么怠慢沈浪。
在会客厅里喝了一杯茶以后没多久以后,长源主持来了。
“沈导,你好……”看到沈浪以后,长源师傅露出了一个热情的笑容。
“长源师傅,我今天过来就是想找您聊聊人生……”
“哦?沈导,您想聊什么样的人生呢?”
“人为什么活着?”
“这个概念太大了,如果说佛的话,那么,我们大概是普度众生,劝人向善,来世能有一个好的因果……”
“长源师傅,人有来世?”
“生命便是轮回,轮回自然有生,有死……”
“如果说执念于来世,那么是不是欲?”
“不算欲,只是修行。”
“那修行又是为了什么?”
“为了明理,知行,悟禅。”
“那追求这种东西,这算不算是一种欲?无悲无喜……长源师傅,我一直想不明白一件事,如果人没有任何欲望,是不是,就是不该活着?因为,活着也是一种欲望?”
“活着是自然,不算欲……”
“那若是濒死,却要强求活着,是不是欲?”
絕代毒寵:重生妖後不好惹
“不算……”
“长源师傅,到底有什么界限,快乐又是什么?如果无欲无求的话,那么是不是没有快乐了?那么,如果没有快乐了,那么是不是就不快乐,不快乐,那么……人和木头有什么区别?修行到最后,那种很高深的层次,是不是就是修炼成木头?那人为何而活着?你说的是普度众生,那么,普度众生是为了什么?”
“……”沈浪一次性问了许许多多乱七八糟的问题,长源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解答。
“我现在感觉不是很快乐,我很茫然,感觉能够看穿很多东西,但是,又看不穿……我感觉我需要一个梦想,我一直和别人在聊梦想,但是,聊到我自己的时候,我突然不知道什么是梦想……”
“沈导,你现在有些着相了,要不,我赠你一本佛经吧……”
“长源师傅,我想知道,你快乐吗?”
“我很快乐……”
“为什么快乐?”
“无欲无求,观宇宙星辰,听佛音缭绕,心中便是平和……”
“你不快乐,对吧?”
榮謀 河邊的蘋果
“沈导,你……”长源一愣。
“我觉得你不太快乐,我甚至觉得你很疲惫,然后,又有些不耐烦,或许是我的错觉……”
“佛经有云,一花一世界……你要静心,你现在太浮躁了……你现在先闭上眼睛,听一听着晚钟……”
“长源师傅,这些没用,我有时候感觉到很孤独……我越静心,我就越感觉到孤独,我总觉得,缺少什么东西……你说,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我们到底应该怎么样活着?”
“沈导,你心中应该有答案……”
“我没有……师傅,你为什么活着,你想过,活着是为了什么吗?”
“礼佛,参禅,但是,人一辈子就这么短,然后,你永远都理不明白,然后你就没了,在这个世界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如果没有来世的话,那么这辈子,到底做了什么?这一辈子,是不是真的虚度了呢?普度众生……如果一直在寺庙里,享受着香火缭绕的话,怎么普度?”
“信佛之人过来,便是普度……求一份宁静,一份心安……”
“这是宗教信仰……”
“……”
“……”
屋子里。
天渐渐地黑了下来。
等到晚上得时候,沈浪失望地离开了会客厅。
他没有解决任何问题。
而主持长源师傅则静静地坐在椅子上陷入了深深地思索之中。
他突然发现……
人这一辈子,好像真的如沈浪说的那样……
他本来觉得自己学了那么多佛理,已经参透,已经渐渐明白了,但是现在……
是为了什么呢?
普度众生,呆在寺庙里就能普度?
不知道过了多久以后……
他幽幽地一叹……
“是啊,意义何在?”
…………………………
沈浪感觉自己确实很浮躁。
不平静……
他本来想找主持解惑的。
但是,跟主持聊了一会以后,他发现主持似乎也被他带得迷茫了。
他甚至觉得长源师傅也不开心……
他不是得道高僧吗?
离开檀香寺以后……
沈浪突然看到了街边的垃圾桶在不断地抖动着……
女探險家失蹤:生人禁地 果子粒
他走了过去。
然后,看到一个流浪汉正“嘿嘿笑”地翻着包子吃了起来。
看起来似乎很快乐。
沈浪下意识地弯下腰,呆呆地看着这个流浪汉。
“你现在很快乐吗?你现在能说说,为什么快乐吗?”
“你神经病啊!滚一边去……”
“你有梦想吗?”
“……”
“你感觉到孤独吗?”
“呸!”
“能跟我聊聊你的故事吗?”
“靠!你神经病啊!你再过来,我就报警了……”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