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i6hra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 線上看-第0663章 一月之期閲讀-jsgru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方才信中孙权说粮草他给包了,是好事也是坏事。
至少出征后,命脉就算是攥在人家手里了,要是孙权向袁术学习,断了关平的粮草。
那到时候关平也只能效仿孙权他爹孙坚,亲自寻孙权去理论理论。
去岁占城稻刚刚收获第一茬,就已经收获颇丰了,根本就没有多少不适应。
而且棉花以及甘蔗都在开荒土地当中慢慢种植,有专门的老农前去照顾。
新建造的粮仓全都也都立起来了。
在邸阁建造这方面,关平一点经验都没有,人家储粮的技术一点都不落后。
否则怎么能吃上许多年。
粮草多了之后,三兄弟社团高层的底气明显就变足了。
谁都没想到关平灭了个林邑国,还能带回来高产的稻种。
这才是意外之喜,至于筑京观什么的,那都是小事情。
林邑国不过是一郡之地,久处边缘,全都是野人,没成想还有这种有价值的作物。
所以在诸葛亮的规划下,只需要几年,益阳就能变成鱼米之乡,顺便辐射整个长沙郡以及荆州。
“且先依计准备。”
刘备最终拍板,无论是关西诸将,南阳郡的谣言,以及淮南的合肥等地,三线全都着手准备。
曹操还没有出兵,一切准备都来得及。
至于益州那里,还是勿要轻举妄动,免得打草惊蛇。
等到刘璋主动给出反应,在作出应对。
关西诸将反叛的消息,传播的很快。
南阳郡的守将早就接到了具体的消息,否则征南将军曹仁也不会改任为安西将军,督领诸将据守潼关。
可是近几日,南阳郡风声四起,臧霸侯音等人接到消息称:
刘备向全天下发出共讨曹贼的号召,准备联合关西的韩遂马超、孙权等一同进攻中原。
关羽正在整顿军马,准备兵出襄阳,直奔宛城而来。
臧霸夜行百里击溃孙权后,名震江左。
张辽得以顺利击灭陈兰等叛逆ꓹ 获得假节,屯驻合肥。
臧霸如今镇守在宛城ꓹ 听到细作发回来的消息,陷入了沉思。
征南将军走了之后,关羽就蠢蠢欲动ꓹ 如今关西诸将在关外反叛,刘备也想要分一杯羹来。
想要打南阳郡的主意。
驻守南阳的这段时间ꓹ 臧霸特意研究了周围的地形。
本来自己驻守在新野前线,可是曹仁走后ꓹ 自己就顶替他回到了宛城。
关羽驻扎在襄阳ꓹ 两方在这片土地上对峙。
但是己方处于下风,他经常听到奏报,说关羽派来的哨船在河面上游荡。
这是没法子的事情,此处地形就是一个碗,河流密集,源头可达中原腹地,下流能汇入淮河。
谁让这里低呢ꓹ 水自然是往低处流。
南北相争,河流成为双方战守的资本。
现在臧霸听到关羽要准备攻打南阳郡ꓹ 他心难安。
若是自己在此次争端当中失利ꓹ 那关云长必定可以从此处进入关中。
亦或者南逼江淮ꓹ 由汴、泗二水南下ꓹ 可趋泗口,略淮东方向;
由涡、颍二水南下ꓹ 可趋涡口、颍口ꓹ 略淮南方向。
与江东孙权前后夹击淮南守军ꓹ 到那时,丢的可就不止是南阳郡了ꓹ 还有整个淮南!
相比于青徐二州,臧霸在此处没有什么威望,也没有什么群众基础。
所以依靠的还是要本地将军。
侯音、卫开以及南阳郡守都在厅内。
臧霸盯着下面的人道:“细作回报,关羽秣兵历马,想要进攻宛城,此事,你们都知道了吗?”
郡守东里衮拱手道:“回将军,街上确实有此事,已经派人抓了几个造谣的百姓,可是这流言却停不下来。”
臧霸摆摆手,抓这种传播的人,一点用处都没有。
可以看得出来,现在刘备已经开始着手准备,想要攻打南阳了。
目的是扰乱民心,同时让有心想要投奔刘备的人,在暗中取事。
尤其是现在关西诸将反叛,丞相必定会兵发关中,灭掉他们。
可这就是表示自己短时间内,会没有援军。
刘备正是抓住了这个机会。
臧霸看向本地将领:“侯将军,若是关羽来攻,你要如何应对?”
“据城而守。”
侯音对此也是有些摇摆,说实在的,能不能抵挡的住关羽的攻势,他心中一点底都没有。
毕竟连征南将军都不是他的对手,被水淹之后,
反倒放弃襄阳城,在蒯越的带领下,才狼狈逃回宛城。
现在征南将军曹仁走了,只留下臧霸手中的两万余人马,分散各处。
至于宛城所有郡兵加起来,堪堪扩充到了一万。
大家都不习水战,甚至连人家哨船都拦不住,
尤其是这里还不利于跑马,还容易被人居高临下埋伏。
那臧将军手中骑兵的优势,根本就发挥不出来。
据城而守,在侯音看来,才是最为稳妥的。
就硬耗。
除非曹丞相出兵关中,绕一个大圈子,从南阳进入关中,如此一来,才能稍微震慑关羽等人。
臧霸皱了皱眉头,没成想本地将领竟然会如此畏战!
足可以见其麾下士卒的心态。
畏惧关羽,竟然到了这种地步,连出城一战都不敢说。
至少说几句提气的话,臧霸听着也能高兴一些。
“你呢,卫将军?”
听到臧霸的点名,卫开也面露难色,说实在的,就他手底下这帮人,要跟关羽打,他心里没底。
“将军,此事还需从长计议。”卫开拱手道:“兴许关羽是虚晃一枪呢!”
“哦?”臧霸觉得有些意思:“说说。”
“若我攻打襄阳,铁定不会大肆宣扬,让他有所准备,
但刘备竟然大肆宣扬他们要打南阳郡,此事兴许有诈!”
“说的有道理!”郡守东里衮连忙点头,对于军事方面,他不怎么懂。
先前有征南将军曹仁亲自镇守,现在有名震江左的臧霸驻兵在此。
這設定崩了
霸愛小妻子:寶貝讓我寵
无论如何,都轮不到他亲自去指挥作战,只管做好粮草等后勤工作即可。
臧霸听卫开的意思,点点头,说的倒是有些道理。
若是自己攻打襄阳,会偷偷的吗?
不会!
那一定是得了丞相的军令,大张旗鼓的去,只不过之前要先联系襄阳城内的世家。
让他们给自己偷偷打开城门,关羽他不败都难。
就敌人控制了河流,自己出兵想要瞒过他们,几乎没有什么机会。
索性就不如大大方方的。
但是关羽他不一样啊,他控制了河流,至少能够打探许多消息。
反倒是放出风声,那就是在扰乱军心,顺便想要看看,有没有人会响应他。
到时候给他打开宛城的城门!
我的青春blingbling
臧霸觉得自己悟到了。
刘备他就是这么个心思。
“看样子,刘备是铁了心要攻打宛城。”臧霸站起身来,走向早就熟记于心的地图道:
“从襄阳沿着淯水而上,过新野,淯阳便可直达宛城,想个法子,不让关羽的船队北上!”
臧霸说完之后,便看向这群人。
说实在的,水战这方面,他着实不擅长,让他冲锋陷阵,这没问题。
但是让他指挥水军作战,这就难为人了。
曹洪当即站起身来说道:“莫不如用铁链横在新野等地险峻水流处。
铁锥水障放于水中,不让其大船通过,断了他这个水军优势。
下令不许百姓乘船捕鱼,否则一律按照敌军处理,杀无赦。
再沿岸放置弓箭手,多射杀几次。
让关羽派出哨骑,如此方便我们在岸上绞杀他们。”
臧霸点点头,大敌当前,理应如此。
可是侯音与卫开对视一眼,如此一来,只会让治下百姓生活更加困顿。
要知道荆州百姓的赋税就征收的极高。
现在不许百姓下水乘船捕鱼过活,那他们还不主动跑到刘备那里去?
亦或者跑进山中过活!
作为本地人的侯音站起身,抱拳道:“将军,此举是否太过狠辣?”
可以说,荆州百姓还未曾经历过被屠城的教训呢,根本就不理解曹军的狠辣程度。
今年在太原,有人反叛,夏侯惇顺便就下令屠城了。
这也是一种警示手段,敢反叛的后果,就是屠城。
“狠辣?”曹洪看向侯音冷声道:“侯将军莫不是想要故意放纵敌军的哨船在水面上横行?
敌军伪装成百姓打探消息,你能辨识!”
侯音为之语塞,这怎么能分辨,就捕个鱼,还要让他们随身带着“身份证明”?
又不是进入县城,需要仔细盘查。
“只是百姓食不果腹,容易闹事。”卫开在一旁说道:“还望将军慎重。”
“且先忍上一月。”
曹洪瞥了他们一眼,一个月不吃鱼,又死不了。
更何况只是不许乘船捕鱼,有没有禁止他们在岸边捕鱼。
侯音看向郡守东里衮,东里衮佯装没有看到他的眼神,这种事,他可不敢管。
两位手握兵权的大将都拍板了,更何况关羽都要打过来了。
妃傾天下:嫡女榮華 榮華
“东里郡守,那就着实去安排吧。”
臧霸看向东里衮,无论是水障,还是通知百姓的告示,都是得由官府出面。
“喏。”
议事结束后,侯音与卫开两人齐齐叹了口气,上面管事的人,可真是置百姓的生死于不顾。
郡守东里衮就是个面人,只会应声。
“这下子我们要被人骂了。”
侯音撇撇嘴,像这种事,绝对会被人给背地里骂的。
家族好不容易积攒的一点名声,可能就因为一件事,直接毁了。
“能有什么办法?”卫开叹了口气道:“这次你我两家怕是又要送粮帮助百姓度过难关了。”
一炮而紅【已簽約出版】 狐小懶
“丞相下达如此重的赋税,就算是你我豪强手中也没有多少粮食!”
“但愿刘玄德能够早日派关羽打过来,如此一来,才是最好的。”
卫开小声嘀咕了一句,这样一来,他们的损失才是最小的。
侯音连连摇头,剑悬在头上的感觉,实在是不妙。
主动权,完全掌握在敌人手里。
东里衮的告示颁布的很快,幸运的是,只是淯水沿途的几个县,没有触碰到南阳郡其余各地的百姓。
政令一出,沿途百姓怨声载道,偏偏还要让这些人下水去安装铁锥,水障等东西。
曹洪带兵巡逻的时候,下令杀了几个偷偷在河里打渔的渔民,把脑袋挂在岸边的树上示众。
这下子当真是没有人敢下水捕鱼,甚至夜里也静悄悄的。
曹军不去杀哨骑,可是夜里抓捕鱼的百姓,那箭矢直接就射过去了。
现在淯水上不见一条渔船,如果有渔船,那一定是关羽派出的细作,杀了就行。
沿途百姓敢怒不敢言,沿岸钓鱼过活的人,也越发的多起来了。
他们只得祈祷一个月赶紧过去,顺便刘皇叔的大军能够快来,解救他们于水火之中。
豪門戀:霸道老公腹黑妻
对于此等现象,曹洪很是满意。
至少关羽想要利用他这个水军优势,沿着淯水直达宛城之下的策略,铁定是没有机会的。
重生都市之犀利天師
只能按照陆路一座城一座城池的攻下来。
关羽要是发动这样的攻势,曹洪便觉得是落入了己方的优势当中。
论步骑作战,他还真没怕过谁。
醫妃難求
一个月过去了。
襄阳关羽一点出兵的迹象都没有,据细作传回消息,
只是襄阳每日都在训练,甚至还进行了水军跳帮作战的演练。
宇宙爆炸前最強的人列傳
臧霸皱着眉头,眼瞅着三十天就这么过去了,天气也越发的炎热。
襄阳城军事训练如火如荼,但是什么时候出兵,到是个问题?
郡守东里衮拱手道:“将军,一月之期已到,是否要继续延续?”
臧霸点点头,既然关羽一月没来,那便在等他一月。
看他能够坚持多久?
侯音卫开两人脸上已经没什么表情了,指望他们体恤百姓,就是一种奢望。
襄阳城内,关羽得到奏报,只是叹了口气,没说什么。
关平顺手接过纸张,仔细看了看,原来是东里衮依旧延续了一个月得禁渔期。
目的就是在防止己方利用水路优势打探消息。
“定国,我们何日出兵?”关羽摸着长髯看向地图。
沿线的百姓,皆是陷入了困境!
“父亲,这种事的主动权不在我们身上,在曹操手里,看他何日从邺城出兵,我们在动身也不迟。”
“那沿岸百姓如何?”
“襄阳城就在这里,他们走几步就到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