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2m7aq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老婆是女學霸 起點-第二百四十七章 雲兒你要穩住呀!展示-l4ho6

我老婆是女學霸
小說推薦我老婆是女學霸
不是…
什么叫做眼睛不小心撞到了拳头上面?
林帆一脸懵逼地看着躺在地上的柳云儿,很快他就反应过来,恼怒地说道:“你…你揍的?”
“…”
“我…我…”柳云儿有点不好意思,不过想起昨天晚上他又摸又捏的,顿时火冒三丈,怒道:“没错!我揍的!”
“啊?”
林帆愣了一下,满脸呆萌地看着她,明明是这个娘们不对…为什么她能够做到如此理直气壮?
“唉?”
“我们是不是搞错受害者关系了?”林帆指了指自己,认真地说道:“我是受害者啊!我被你揍了…为什么你比我还要理直气壮的?”
话音一落,
林帆摆正了姿态,严肃地质问道:“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
“…”
“你昨天喝醉了,对我动手动脚的…我…我当然揍你了。”柳云儿嘟着嘴巴,气呼呼地说道:“这两天就别上班了…好好在家里待着吧,对了…这几天不要吃辛辣的东西,尽量以清淡为主。”
“我今天下班回来,会帮你带活血祛瘀的药,你自己也想想办法,眼睛冷敷一下。”柳云儿躺在地上,面无表情地说道。
林帆看着躺在地上的女人,有一点不知所措…无奈地说道:“女王大人说得是。”
“大笨蛋。”
“赶紧去把脸上的妆给卸了。”柳云儿看着林帆此刻的样子,无奈地说道:“茶几上有迪奥的卸妆水…”
“我…”
“我一个大男人用什么卸妆水,我是不是疯了?”林帆没好气地说道。
话落,
重新走进了卫生间。
洪主 烽仙
这时柳云儿就听到水流声,从里面传了出来,但没过多少时间,就看到林帆灰溜溜地走了出来,来到茶几边上,不知道在找什么。
“唉?”
“卸妆水是什么样子啊?”林帆问道。
“…”
“你不是不用吗?”柳云儿没好气地说道。
“洗不掉。”林帆随口说道。
这时,
柳云儿翻了翻白眼,默默地从站起身子,帮林帆找到了所谓的卸妆水,淡然地说道:“先洗面奶清洗一下,然后再用卸妆水…这是眼唇专用卸妆水,这是面部专用卸妆水,上面有使用说明,你自己慢慢看。”
“…”
“分类这么细致?”林帆诧异地说道。
“当然!”柳云儿白了一眼林帆,面无表情地说道:“还立在这里做什么?赶紧去清洗一下。”
几分钟后ꓹ
一个崭新的林帆出现了,不过右眼有点肿。
“唉…”
“挺年轻帅气的小伙子ꓹ 说破相就破相…”林帆看着自己此刻的模样,一时间内心倍感无奈。
这时,
柳云儿走了进来ꓹ 看到林帆正在照镜子,随口说道:“别照了…本来就不帅。”
“喂!”
“不帅的话ꓹ 你能找我?”林帆没好气地说道:“我就纳闷了…你当时怎么想的?下手这么重…一点都不讲武德。”
“武你个头。”
“赶紧够我出去…”柳云儿没好气地说道。
随后,
林帆灰溜溜地走了出去ꓹ 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玩手机ꓹ 玩着玩着…林帆觉得自己最近很倒霉,首先自己腰扭伤了,然后跟柳叔一起出去潇洒被抓,最后眼睛都被揍肿了。
“什么情况?”
“最近运气怎么这么差?”林帆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
没过多久,
寂火 何楚
柳云儿从卫生间里出来了,看着坐在沙发上思考人生的林帆ꓹ 淡然地说道:“我要去上班了…你是回自己的房间,还是在我房间待着?”
“呃…”
“我还是回去吧。”林帆站起身子ꓹ 无奈地说道:“都过了大半个月ꓹ 加起来上班的天数都不到一周。”
“…”
“不好吗?”
“带薪休假。”柳云儿白了眼ꓹ 没好气地说道:“话说你在家里能不能看会书?要是考研初试没有第一ꓹ 我…我让你一辈子都睡沙发!”
“切!”
“看不上去谁呢?”林帆一脸轻藐地说道:“就这也看书?不看…”

当柳云儿去上班后,
林帆坐在电脑前ꓹ 打开了某一款游戏。
不过玩了半个小时ꓹ 便直接关掉了客户端ꓹ 原因是被别人打爆了。
这时,
林帆接到电话ꓹ 是柳钟涛打来的。
“喂?”
“小林?”
“听说你昨天…昨天挨揍了?”柳钟涛好奇地问道。
“唉…”
“是呀!”林帆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眼睛都被揍肿了。”
柳钟涛苦涩地说道:“我也好不到哪里去…小林呀,看来咱们以后相聚的时间会大幅度缩水,咱们必须想办法,对了…以后我们通话的时候,如果身边有自己的女人,就…就采取加密对话。”
加密对话?
林帆愣了一下,好奇地问道:“怎么加密?”
“呃…”
“以后喝酒,不能说去喝酒,应该改成…粮**酿座谈会。”柳钟涛认真地说道:“唱歌不能叫唱歌…叫…畅游音乐的海洋,洗脚不能叫洗脚,我想…叫…叫…”
这时,
林帆急忙说道:“通过温热的刺激,促进全身的血液循环,舒缓紧张的情绪,调节人体的植物神经功能的治疗?”
“…”
“太长了记不住。”柳钟涛否决了林帆的提议,严肃地说道:“这样吧…下午见面细谈。”
“好!”
许久,
到了下午。
都市神豪 劉筆筆
柳钟涛见到了戴着偏光镜的林帆,紧接着…当林帆摘掉眼镜后,不由吓了一跳。
“这么惨?”柳钟涛惊恐地说道。
“唉…”林帆深深地叹了口气,默默地说道:“这都是命。”
“…”
“赶紧把眼镜戴上…看着怪瘆人的。”柳钟涛苦涩地说道。
“哦…”
林帆重新把眼镜戴上后,看了看这个茶室的格局,笑着说道:“叔…这地方不错啊。”
“还行吧。”
“先别说这个…咱们…要团结起来了!”柳钟涛语重心长地说道:“不团结起来,以后…你和我就别想出门了,甚至晚上连卧室都进不去。”
“嗯!”
“我也是这么觉得。”林帆说道。
话落,
林帆接着说道:“那叔…别再等了,现在开始吧?咱们定制一下加密对话内容。”
定鼎奇聞 不著撰人
紧接着,
两个大老爷们开始了对未来通话的加密商讨,两人几乎把各个情况都考虑了进去,然后不断进行推敲,而加密对话同时也进行了抄录,要求全部背出来。
大概过了一个半小时,
翁婿两人终于搞定了加密文本。
“对对词汇。”
“路上有没有灯是什么意思?”柳钟涛问道。
“今天晚上安全吗?”林帆认真地说道:“有灯说明不安全,身边有人,没灯说明安全,身边没人。”
“嗯…”
“那…如果你问我今天天气怎么样,我说…阴转大雨,什么意思?”柳钟涛问道。
林帆翻了一下手机的记事本,随即说道:“出门会死。”
“好!”
“就这一套加密对话了。”柳钟涛笑着地说道:“不过咱们那两个女人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肯定会被破译内容…所以咱们两人的加密版本要一直更新,免得被破译了。”
林帆点点头:“好嘞!”
这时,
林帆突然感慨了起来,一脸悲催地说道:“叔…你说我们两人是不是太惨了?找了两只母老虎。”
柳钟涛看着林帆,轻轻地放下茶杯,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
“可是这地狱何止十八层啊。”林帆摘掉自己的眼镜,指了指自己的右眼,说道:“你看你看…都肿了。”
“男人嘛!”
“对自己狠一点。”柳钟涛说道。
我…
唉…
悲剧啊!
林帆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想想都是叔你的错,我说自己单身,你啪就站起来了,很快啊…给我介绍了一只母老虎,叔…你…你能不能贴我一点精神损失费?”
听到林帆的话,
柳钟涛白了一眼,没好气地说道:“没有!”
穿越攜帶乾坤
“那算了。”林帆端起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说道:“我先回去了…顺便去买点冰袋敷眼睛。”
“嗯。”

墓中無人:鬼丈夫
申大,
某办公室。
柳云儿正坐在电脑前写报告,写着写着…她就放弃了。
“…”
“不写了!”
“烦死了…”柳云儿直接放弃了,躺在椅子的靠背,眉头紧紧地拧着。
其实这一天她过得很煎熬,因为昨天晚上的意外,那一股感觉…一想到就浑身没有劲,甚至…甚至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想法,想让林帆…林帆再喝醉一次,然后再…再做一次昨天晚上的那种动作。
“呸呸呸!”
柳云儿连呸三声,急忙捧住了自己的脸颊,顿时感受到了一股滚烫的温度。
我…
我在想什么呢?
怎么能有这种…龌龊的想法?
可是…
柳云儿抿了抿嘴,可是那种感觉…真的…真的很令人上瘾。
“冷静!”
“一定要冷静!”
柳云儿按着自己的太阳穴,嘴里不停嘀咕着:“柳云儿…你可是著名的凝聚态物理学家,你可不能有这样的想法…稳住…不要慌!”
暗戰
不过不幸中的万幸,
那个大笨蛋不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否则…他肯定会上天的。
这时,
柳云儿的嘴角微微上扬,想想大笨蛋挺可怜的,一直哭着喊着要扌莫,昨天晚上被他扌莫到了,却不知道什么手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