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flemv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帝世無雙 愛下-第兩千一百九十三章 斬殺,絕望的滄源看書-kpoq0

帝世無雙
小說推薦帝世無雙
如果夏渊还活着,那么将会威胁到他们的计划,威胁到他们的一切。
甚至,让他们之前的谋划都有可能化作一场空!
他们,不能允许夏渊这样威胁的出现。
谋划了亿万的岁月,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知道他们付出了多少的辛酸代价,为了这一个时代的到来,他们付出了何等的恐怖代价啊!
所以,不能容忍任何意外的出现!
所以,夏渊的出现不能容忍!
所以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刻,夏渊——
必须死!
夏渊看着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笑容开始绽放了。
“面对,你们全部的禁忌之主吗?”
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没有说话,只是深深的看着夏渊。
而久远之外的虚刀灵,此刻心中也是有着无数的震荡。
之前,面对自己,似乎就是面对一尊比较强大一点蝼蚁的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此刻面对夏渊的时刻,却不得不抬出那诸多的禁忌之主来!
似乎不这样做,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就没有勇气面对夏渊一般!
这,或者就是差距吧!
是的,这就是差距,天大的差距,是夏渊和他之间的差距啊!
只是,夏渊如今会如何的选择呢…
选择…
已经无需选择了…
夏渊看着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笑容逐渐的消失了,面色已经重新化作平静了。
“其实,我之前的时候就在想…”
夏渊看着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
“如果要是这些禁忌之主联合起来,是否可以让我,真正尽兴的一战呢…”
此话一出,天地之间一片的安静。
无数的存在呆呆的看着夏渊,就算是虚刀灵,甚至那尊禁忌少主的存在,同样都是如此!
这是,这是何等的自信,这是何等的狂妄啊!
那诸多的禁忌之主,那足足九十多尊禁忌之主联合起来,是否可以和你一战?!
是的,他们承认夏渊的天赋,承认夏渊的无双!
可要说到夏渊自己一尊的存在,就可以对抗他们全部,这在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看来,在虚刀灵和那尊禁忌少主,在无数的存在看来,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夏渊,完全没有可能只是一人的实力,对抗那全部的存在!
这,就是一个笑话,一个根本就不好笑的笑话!
不过,要是古苍始祖在这里的话,那么或者不会认为这是笑话了吧!
因为,古苍始祖是真正见证了夏渊崛起,见证了夏渊逆天之处的…
那可怕的神国存在,夏渊凝练的,似乎已经超脱了三千大道的无上大道存在!
如今的夏渊,已经拥有圣贤霸主极致圆满的境界,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夏渊的存在变的已经无比的可怕恐怖,起码在这界域战场之中,夏渊已经是近乎于无敌的存在了!
就算是夏渊在掌控大道之前,强大如古苍始祖这样随时可以打碎天地的存在,感觉自己都未必是夏渊的对手,甚至如果生死搏杀的话,那么自己很有可能不是夏渊的对手!
而在夏渊成为了极致圆满的圣贤霸主之后,古苍始祖就知道,自己绝对不是夏渊的对手了,远远不是夏渊的对手了。
而且,这还是没有算上夏渊掌控的那种大道的力量呢!
如果要是加上那种大道之力的存在,那么…
那么更加不是对手,远远不是对手啊!
夏渊说,所有的禁忌之主联合起来,是否可以让他绽放出全部的威能来,是否可以让夏渊真正意义上畅快的一战,这不是狂妄的话!
因为,这是事实!
现在的夏渊,已经强大到了让自己都感到可怕的程度了,这种可怕,已经超越了夏渊自己想象的极致。
夏渊其实也不知道自己真正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何种程度,但是他却知道一点,那就是现在的自己,真的已经无比的可怕,真的已经恐怖到了无法想象的程度了。
而这样之下的夏渊,真的已经足够逆天,很多已经逆天到了无法想象的程度了。
夏渊,很想知道自己的实力如何,但是可惜如今夏渊已经找不到任何的对手了…
曾经,七十多年之前,当夏渊第一次见到古苍始祖的时候,那时候的夏渊还觉得古苍始祖的存在,是犹在自己之上的存在,甚至是可以将自己镇压的存在。
毕竟,古苍始祖是永恒之王,代表了一切最为极致圆满的存在。
但现在…
当再一次面对古苍始祖的时候,夏渊却已经没有那样的感觉。
古苍始祖在夏渊的眼中,就是一尊十分强大的存在。
仅此而已罢了…
夏渊看着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似乎没有因为自己说出这样狂妄的话来而有任何的羞愤一般。
只有说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也没有说出任何反驳话来,因为此刻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心中唯一存在的,就是惊恐!
是的,身为一尊可怕的禁忌之主,身为一尊无上之上的存在,此刻面对夏渊的时候,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却感到了恐惧。
这,本来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
毕竟,夏渊只是一尊百岁年龄左右的存在,夏渊只是一尊这个时代之中诞生出来的妖孽。
而他呢?!
他,已经存在了无数的岁月,他的存在曾经在自己的时代之中,也是一方盖世的霸主存在啊!
强大如他,可以动荡整个时空,逆天如他,在少年时代之中也是一路崛起,斩杀了亿万盖世无双的妖孽啊!
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自己曾经,也是一尊无上之上的无敌妖孽!
并非是任何无上之上的妖孽,都可以成为一尊无上之上的存在。
但是每一尊无上之上的存在,曾经必然都是无上之上的妖孽存在!
他曾经也是一尊无敌的妖孽啊。
就算是和一尊真正逆天的准少年至尊比起来,也是不会弱上太多。
可现在,现在…
他面对夏渊的时候,却感到恐惧了。
是的,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不是白痴!
听到夏渊之前的那些话,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知道,现在的夏渊绝对是无比的恐怖!
他根本不是猜测之中的那样!
如果,只是那样简单,只是和自己在伯仲之间的话,那么夏渊是绝对不会说出刚才狂妄的话来!
虽然说,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也认为夏渊之前那些话有些太过狂妄了。
但是有一点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却不得不承认,那就是夏渊的存在,绝对是超出了想象的可怕,甚至不是现在的自己有资格相比的,有能力相比的!
这样夏渊,已经可怕到了无法想象的程度了!
所以,此刻的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是真的害怕,是真的恐惧了!
而这一刻的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唯一想到的,就是走!
就是,直接逃走!
没错,就是逃走!
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已经不想在留在这里了。
只是,只是…
那一瞬间,就在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只是想想,尚未行动之前,夏渊却已经出现在了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的身后。
这是,空间之力!
瞬间,将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的逃走的路线已经封锁了。
当然,如果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要是真的打算逃走的话,那么还有其他的道路,但是此刻夏渊展现出来的手段无疑已经说明了一点,那就是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在夏渊面前,就是有着逃走的道路,可是他能够逃走吗?!
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
“夏渊,你真的确定要和我们为敌吗?!”
“你真的,已经想好了吗!!”
这一刻的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甚至已经有些色厉内荏的味道了。
只是可惜…
夏渊却依然还是那种无所谓的样子。
他只是看着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嘴角带着一种无所谓的笑容。
“是啊,我已经,想好了…”
“和你们为敌…”
“又能如何呢…”
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一窒。
他看着夏渊,已经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之前的时候,他的底牌,他所以强势的原因,就是自己本身的存在,就是自己那恐怖的实力!
而现在…
面对夏渊的时候,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最大的底牌就是自己背后那九十多尊禁忌之主的存在!
是的,这些已经成为了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最后的依仗了!
可现在…
当夏渊说出不在乎之后,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发现自己最大的依仗,已经没有任何的用途了!
当他面对夏渊的时刻,当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独自一尊存在,去面对夏渊的时候,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的依仗,他已经无路可退了…
这一刻,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心中是绝望的,无尽绝望的。
不过…
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终究还是一尊无上之上的存在!
所以,所以…
所以此刻,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已经近乎,彻底的疯狂了!
殤戀後宮之紅顏誤
刹那间,无尽极致的力量动荡了!
这一刻,虚空之中,那属于大道的力量,已经完全的震颤了!
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已经开始疯狂了!
无数的极致之力,此刻在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身边诞生,狂暴,彻底的爆发!
那种无法描述的力量,瞬间溢满了整个天地!
“既然你要找死的话,那么我就成全你!!”
现在的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已经不打算在思考什么了!
既然如今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选择,那么还选择什么呢?!
战斗吧!
那么,就极致疯狂的战斗吧!
就极致疯狂彻底的战斗吧!!
瞬间,弥漫天地之中,无数可怕极致的力量瞬间汇聚在了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身体之上。
而后,就这样一击!
这样,看似简单,但是却融合了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无数盖世辉煌的璀璨一击!
诞生了,超越了,出现了!
那可怕强横的一击,终于还是开始覆灭了!
一切和一切,所有和所有,似乎都要在这一瞬间完全虚无,彻底的消失一般!
一种恐怖的动荡影响了天地之间的秩序!
这是,大道之力!
这是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已经将自己掌控的,最大限度的大道之力,开启到了极致之后的表现!
之前面对那虚刀灵的时候,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甚至根本就没有动用多少的力量,但是此刻当面对夏渊的瞬间,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却直接将自己可以动用的最为强大的力量全部动用了!
我在神話世界跑龍套
因为,在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心中,夏渊是比起虚刀灵来去,强大无数倍的存在!
刹那间,降临了!
而此刻的夏渊,依然还是之前的样子,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动荡,完全平淡无比的看着那边疯狂彻底的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
终于,就在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那无尽极致可怕的力量降临的一瞬间,夏渊的手臂,抬起了!
那一刻,轮回的意志绽放,那是覆灭一切的轮回之力,那是可以将天地都瞬间虚无的无上轮回真谛啊!
一拳杀出,仿佛融合了日月星辰,是天地之中一切宿命的归宿!
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似乎看到了黄昏的碎裂,似乎看到了时代的消失,看到了一切和一切,都在轮回的气息之中,永恒化作虚无的画面……
无数的存在,呆呆的看着…
看着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的身影,就这样倒飞而出,就这样狠狠的坠落在大地之上,就这样…
几乎彻底的寂灭了…
无数的存在,只能呆呆的看着,而就算是虚刀灵的存在也是如此!
没有人愿意相信,结果会是这样的!
虽然之前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知道夏渊有着斩杀一尊禁忌之主的实力,可实际上却从未有任何的生灵真正看到过这样的画面,没有任何的存在就敢说,夏渊是一定可以在一对一的战斗之中,可以将一尊禁忌之主直接斩杀的!
是的,没有!
从来没有!
在他们的想法之中,就算是夏渊可以战胜,甚至是斩杀一尊禁忌之主,那么也是需要无数的实力,付出无数的代价才行啊!
可现在,可是现在!!
可是,如今…
如今,他们看到了…
看到了夏渊的强大,看到了夏渊的恐怖!
他们看到了,夏渊就这样轻松无比,只是一拳之下,就将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直接镇压在了地面之上!
重创,真的就是重创!
之前虚刀灵融合了自己的精气神,融合了自己的一切和一切,以那无上可怕的造化灵宝作为媒介,甚至燃烧了自己的生命,这样的极致献祭之下,换来无比可怕的一击,但结果却只是让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受到了一定伤害。
虽然不是轻伤,但也绝对不是什么重创啊!
可夏渊呢…
但是夏渊恩…
夏渊,只是这样轻松无比的一击,只是这样简答无比的一击,却瞬间将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直接重创了。
这,就是夏渊如今的实力吗…
虚刀灵深深的吐了一口气。
他,已经明白了,他已经完全知道了。
夏渊,不是他可以对抗的,甚至是连让他仰望都不可能的…
这,就是一个时代之中——
不!
此刻虚刀灵可以肯定!
无数的时代之中,所有的时代之中,任何存在的时代之中,都不可能有存在是可以和同样境界之中的夏渊比肩的存在了。
原始时代之中是否这样的无敌妖孽虚刀灵不知道,但就算是有,那么恐怕也都是属于原始时代之中,那镇压天地的存在吧…
夏渊,无敌了…
是的,夏渊无敌了!
这是所有存在心中,唯一的想法。
賭妃有約,王爺再來一把 子鳶
此刻他们忽然觉得,夏渊之前所说的一切,似乎可能也许大概,不是因为狂妄随便说出来的?
夏渊可能也许大概?
是真的有着这样的实力吗?!
可是,可是如果要是真的如此的话,那么似乎,似乎…
似乎让人太过无法接受了吧!
那么夏渊的存在,也未免有些太过逆天极致了吧!
可事实,就是如此啊!
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是如此的强大,强大到了惊悚的程度,但是面对夏渊的时刻,却只是在瞬间就被彻底的镇压了,这如果要是换成其他的存在呢?!
那么,是差不多的?
诸多的存在,已经不知道如何思考了…
其实此刻不知道如何思考的,不仅仅是这些局外之人,就算是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此刻也是如此!
他的脑海中一片茫然,看着夏渊,此刻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已经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虽然之前的时候,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不断在心中按时自己夏渊其实不是那么可怕的,但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也已经做好了夏渊无比恐怖的准备!
然而,让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无法想象的实力,夏渊的恐怖,竟然比起他心中想象的,最为可怕恐怖的夏渊还要更加的可怕恐怖,甚至是更加的可怕恐怖无数倍!
这,这,这…
“你要知道,我在诸多禁忌之主中,并不是最为强大的存在,甚至连前五十都不是!!”
“你如果想要斩杀我,那么必然会遭受到其他禁忌之主的追杀!!”
“他们,现在没有醒来,不是不能醒来,而是不想醒来而已!!”
“夏渊,不要自悟!!”
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已经感受到了死亡的临近,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似乎意识到,如果要是在继续这样下去,那么他就要被夏渊斩杀了!
夏渊,果然有着斩杀一尊禁忌之主实力。
而且,还是绝对的实力!
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就敢肯定,哪怕就是他们禁忌之主的那前五甚至前三的存在,如果单独面对夏渊的话,那么也是失败的结果!
因为现在的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很清楚一点,那就是现在的夏渊,尚未动用自己真正极致的力量。
而不是极致的力量就如此可怕了,如果要是极致的动荡呢?!!
所以,此刻的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已经不知道还能怎么做,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能够怎么做了!!
最坑進化 真小學生
看着夏渊,如今的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脆弱无比,他唯一可以依靠的,唯一可以呐喊的,就是这样的言语了,只能靠着那些存在不断的威胁夏渊,让夏渊放弃斩杀他的打算了!
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真的不甘心,无比的不甘心啊!
他被封印了无数亿万的时代,活着甚至和死了没有任何的区别,而这亿万无数的岁月之中,他几次都要彻底的疯狂了,最终却还是忍了。
如果不是因为这最后的计划存在,那么或者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已经选择了疯狂,和这界域战场的规则同归于尽了。
可是,可是…
可是就在他即将成功的一刻,却遇到了夏渊这样的存在!
这让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如何可以接受呢?!
这让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怎么能够接受呢!!
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真的不甘啊!
夏渊,依然还是平静无比的看着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
此刻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在疯狂,而夏渊则是在心中不断的感叹。
是的,现在夏渊是在感叹,感叹自己如今威能的可怕和恐怖程度!
夏渊也不曾想到,自己会强大到这样的程度,虽然在这之前的时候,夏渊已经明白,自己现在的实力已经进化到了一种无法想象的程度了,但是可以仅仅只是这样的一击,就将一尊禁忌之主镇压,这还是夏渊之前的时候没有想到过的。
他的实力强大,这一点夏渊在自己清楚,但是强大的程度是何种,夏渊却是没有大体的印象。
而现在夏渊,知道了!
如今的他,甚至无需走到极致的程度,只是这正常的状态之下,就已经超越了之前和绝望之主一战时候的实力!
夏渊在想,如果这时候他要是走入到那时空长河之中,在去拯救夏紫的话,那么也许现在的他,甚至都无需损失任何的生命了!
时空长河,已经完全没有希望挡住如今的夏渊了!
那边的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看着夏渊眼神的飘忽,感受到了一阵羞辱!
他知道,现在的夏渊已经走神了!
在自己威胁甚至是求饶的时候,夏渊竟然走神了!
这,简直就是对于他的一种太大的侮辱!
不过在瞬间之后,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似乎意识到这也是一个好机会!
是的,这是一个天大的好机会!
而这样的机会,太过难得了!
所以,就在感受到夏渊似乎走神已经不曾注意这边的时候,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做出了最终的选择!
那就是,极致的升华,灿烂的绽放!
禁忌领域,绽放了!
没错,这就是禁忌领域!
作为无上之上的存在,怎么可能无法踏足到禁忌领域之中呢!
而此刻入主那禁忌领域的一瞬间,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已经将自己的威能提升到了极致,瞬间朝着夏渊震撼杀戮而来!
这样的一击之下,似乎可以将一切和所有都覆灭一般!
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的眼中,除了那残留的恐惧和愤怒之外,更多的却是一种狰狞!
是的,狰狞,无比可怕的狰狞色彩!
他,似乎看到了夏渊陨落的画面!
夏渊,是强大不假,如果夏渊疯狂绽放的话,那么自己可能甚至连禁忌领域都无法绽放出来,就要被夏渊直接抹杀了!
但,夏渊没有这样做!
他似乎已经忘记自己掌控了禁忌领域,忘记了自己随时可以踏足到禁忌领域之中!
夏渊是强大,是可怕,但是面对禁忌之力,他就算是任何的强大可怕又能如何呢?!
只是瞬间,禁忌只是一个瞬间,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就有信心直接将夏渊彻底的虚无!
而这一刻,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已经来到了夏渊的面前!
这是,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最强大的一次绽放,除了当初在那个时代之中,曾经和自己的生死大敌战斗的时候如此极致绽放过之外,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不曾第二次这样的绽放了!
如今,这就是第二次,也是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倾注了自己的一切的绽放!
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似乎已经意识到,除了绽放之外,他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而这样一尊存在,就算是贪生怕死,可是在一旦下定了决心之后,他也是不会有任何的犹豫了!
绽放,极致的绽放,最为可怕强大的绽放,瞬间出现了!
禁忌之力,已经成为实质,而这一刻那无数恐怖的禁忌之力,已经来到了夏渊的面前。
此刻的夏渊,似乎才刚刚醒来一般。
他,只是看着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似乎没有任何恐惧的色彩,无比的安静,无比的淡然。
而夏渊这样的神态,让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心中也是微微一动!
难道,夏渊还有什么极致的底牌?!
不过瞬间之后这种想法之后就消失了!
因为,这是禁忌之力,是一切的力量极致存在!
面对禁忌之力,就算是夏渊有着再度的底牌又能如何呢!
这一次,为了可以确保将夏渊抹杀,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甚至连自己的生命都已经贡献出来了无数。
所以,此刻他换来的这极致强大的杀伐之术,这禁忌之力的可怕程度,已经超越了任何的想象!
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相信,就算是夏渊有着再多的底蕴,可面对自己这样的极致杀伐,也是没有任何办法的!
是的,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就是这样认为的!
那一刻,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似乎已经看到了夏渊陨落的画面,看到了夏渊彻底化作虚无的时刻!
他的笑容,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恐惧,而完全都是疯狂,都是狰狞了…
看着夏渊的东西,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更加的激动,更加的疯狂了!
以为他发现,面对自己这燃烧献祭了生命,进入到了禁忌领域之后的至强一击,夏渊竟然选择,肉身的一拳!
没错,就是肉身的一拳!
夏渊竟然选择直接肉身面对这自己这强大的一拳,竟然,用肉身抵挡!
这一刻,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甚至已经看到了夏渊的肉身彻底化作虚无的瞬间了,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已经想到了,自己接下来该有什么的秘法,直接让夏渊的元神也彻底的化作虚无了!
这,就是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现在唯一的想法。
只是,一瞬间之后,就在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觉得,一切都结束的时候,他却,呆滞了…

事情的发生的太快。
真的太快太快了。
从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突然暴起到斩杀夏渊,这一切都是在瞬间完成的。
所以,无数的存在甚至都没有怎么反应过来!
可是,当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甚至来不及惊恐,却已经看到了那样的一个画面…
夏渊,倒飞而出,就这样重重的摔在地面之上,而此刻的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同样也是如此!
可事情,不应该是这样啊!
之前可是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偷袭,可是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强势出手的,而现在应该是夏渊被重创,甚至此刻的夏渊应该已经没有任何的力量才对!
而且,而且…
这无数的存在都是感受到了!
他们感受到了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施展出的那杀伐之中蕴含的那种无上可怕的力量啊!
那是——
禁忌之力!
是的,那就是禁忌之力啊!
施展出了禁忌之力的存在,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刚才献祭了生命的一击,在对方毫无察觉的情况之下偷袭,那么足以将对方直接虚无的才对!
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一幕呢!
没有任何的存在知道,没有任何的存在理解!
而就算是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自己也无法理解!
他看着夏渊,眼中都是迷茫无比的色彩。
禁忌之力之下的他,应该是是无敌的存在,除非夏渊也是走入到了和自己同样的禁忌状态之下,不然夏渊凭什么是自己的对手呢?!
凭什么,和自己对抗!
可是,可是夏渊明明不是这样的状态啊!
是的,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可以确定,夏渊根本不是禁忌状态,但是,但是…
但是之前那随便的反击一击之中,携带的那种力量,却比起禁忌之力来已经不差多少了!
这才是最让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无法接受的事情!
这一瞬间,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似乎已经有些明白,有些理解为何夏渊会如此的可怕,明白夏渊为何会那样的强势了!
原来,原来他真的没有夸张。
原来,他的实力,真的就是无法想象的。
如果不是自己的禁忌之力,不经意之中逼迫出了夏渊的那极致的底蕴来,那么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或者永远不会想到,这世界之上还会存在夏渊这样一尊存在…
如果说之前的时候,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觉得自己还有一丝希望,因为禁忌状态始终不曾施展的他,依然还是存在一丝可能幻想的,那么现在…
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已经彻底的绝望了。
是的,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的希望了…
地面之上,夏渊缓缓爬了起来。
轻轻的拍了一下身体之上的泥土。
丢人,确实是无比的丢人。
夏渊没有想到,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竟然在瞬间做出如此疯狂的决断来,竟然会在瞬间,杀出那样极致璀璨的力量来。
这,让夏渊有点防不胜防啊!
不过…
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是的,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是强大,是可怕…
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绽放出来的一瞬间,那踏足到禁忌领域,甚至献祭自己之后的一瞬间,确实是无比强大可怕的。
然而,夏渊不是寻常的存在!
当时的时候,献祭之后的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施展出来这样极致强大的一击,就算是古苍始祖在这里,估计也会受到重创吧!
当然夏渊也知道,如果是古苍始祖在这里的话,是不会被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偷袭成功的。
可如果要是除去这些,如果要是古苍始祖真的直面夏渊的话,那么他的重创是必然的。
到时候,说不定真的会出现什么波澜了…
不过可惜的是,这禁忌之力对付其他的存在确实无双,但是如果面对夏渊的话…
夏渊已经缓缓走到了虚空之中。
伸出手,抹去了嘴角出现的一丝鲜血。
而此刻那之前存在于夏渊身体之中的禁忌之力,已经在短短的时间被彻底的抹除了…
如果,面对的是他夏渊的话,那么就是玩笑了!
是的,玩笑,彻头彻尾的玩笑!
因为,便是那无尽禁忌之力构建而成的原始浩劫,都无法将夏渊覆灭!
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的禁忌之力就算是如何强大,但是也及不上那原始浩劫之中禁忌之力的万分之一的!
原始浩劫尚且拿夏渊没有任何办法。
那么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的存在,如何可能真正的伤害到夏渊呢…
甚至,根本不需要那符文的出现吞噬,只是夏渊凭借自己肉身之中那无上之力的存在,就可以轻松将那些进入到自己身体之中禁忌之力,彻底的化作虚无了…
“不可能的!”
“我不相信!!”
“怎么可能!!”
吃亏了的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已经有些疯狂了!
他看着夏渊,眼中都是疯狂到极致的色彩!
不相信!
是的,完全不相信!
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根本不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切!!
九陰男人
夏渊,不可能的!
那是禁忌之力,夏渊不可能在那禁忌之力,如此安然的!!
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不相信,或者说就算是此刻看到了之后,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依然还是不想相信的!
只是,只是…
下一刻,夏渊消失了,就这样出现在了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的身边。
“你不相信的事情,还有很多呢…”
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微微惊颤,他看着这突然冒出的夏渊,已经有些慌乱了。
怎么做到的?
这是此刻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又一个念头!
夏渊之前施展了空间之力,这一点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也是知道的。
所以,之前的时候,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已经在自己的身体周围布置下了那属于空间的禁锢领域!
这是,属于那种大道之力构建的禁锢领域,就算是夏渊真的感悟了空间之力,也不可能出现在自己身边的。
而现在,夏渊却出现了…
这一瞬间,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似乎想到了什么…
“这是,这是…”
“大道——”
是的,这就是大道!
这是和他一样,掌控了大道之力后的存在!
他布置的,是大道级别的封锁。
那么,大道之下的任何力量都无法进入其中了。
可现在夏渊却依然还是施展出空间之力,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那么,这就是大道的力量!
是,和自己同样级别的力量!
可是,可是…
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感觉自己这亿万岁月树立起来的信念,随着夏渊的出现,已经开始崩塌了…
轰隆隆…
夏渊已经不想在浪费时间了!
对付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夏渊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狼狈的!
是的,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确实可怕,起码在这界域战场之中,除了同为禁忌之主的存在之外,除了自己之外,已经没有任何的存在可以对他们构成哪怕丝毫的威胁了。
可如今出现这样的情况,还是让夏渊感到有些无法接受啊!
毕竟,夏渊之前还坦言,自己想要看看那其他的全部禁忌之主联手之下,是否可以让自己动用真正极致之力!
结果一转眼,就被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直接打脸。
这让夏渊,真的很不爽,非常的不爽啊!
所以,夏渊此刻唯一想到的,就是速战速决,就是赶紧将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直接解决!
唯有这样,夏渊或者才能够安心吧…
想到这里,夏渊的威能已经更加的可怕了。
那强大的力量不断绽放,瞬间在这天地之中施展出来,只是短短的时间,已经连续命中在了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身体之上。
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不是夏渊,他没有那极致强大的肉身,虽然看起来魁梧无比,但实际上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肉身却真的一般。
所以,在夏渊这连番的轰击之下,那边的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已经开始崩溃了。
不是有些崩溃,而是直接崩溃了!
甚至,此刻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都已经忘记,自己是处于禁忌领域之中!
他,已经完全的忘记了。
不过,就算是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还记得这些,就算是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还可以施展出那些强大的杀伐之术来,结果也是不会有丝毫的改变了…
所以,所以…
轰隆隆…
无数的存在看到了!
那是天地之中出现的一幅可怕无比的画面!
那是,一尊无上恐怖的存在,那是夏渊的存在!
无数仙灵膜拜,众生臣服,神魔跪拜的画面之中,那异象之中无敌的夏渊,就这样和现实之中的夏渊,彻底的融合了…
在无数存在那震撼复杂的眼神之下,融合之后,那无尽巨大的夏渊,一拳杀出了…
只是极致暴力的一拳,融合了无数的玄奥在其中,似乎加持了亿万的秘术存在,这一拳之下,似乎没有什么是可以对抗的!
是得,真的没有什么是可以对抗的!
而后,彻底的消失了…
一切,归于平静之中…
又是然后,极致的震荡出现了!!
是的,这天地,这岁月,这时空之中都是出现了极致可怕的震荡!
只是,此刻那巴思木圣城之中无数的生灵,却都是异常的复杂!
是的,他们已经复杂到了极致,他的眼中都是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色彩。
是畏惧,是震撼,是迷茫…
这种震荡,已经是这七十五年的时间之中,第四次的出现了。
而之前的三次,都是发生在七十年年之前!
七十年之前的那一年之中,连续三次震荡,而后再也没有任何的出现了。
在,就是如今,如今这七十年之后的今天!
震荡,又一次出现了。
甚至比起曾经来,更加的震撼,更加的疯狂,更加的让人无法想象无法描述!
因为他们知道,这才是最为可怕的震荡,因为他们知道,这才是最为无解的震荡!
这一次,再也没有任何的生灵会去怀疑,怀疑夏渊的存在了。
七十年之前那三次震荡,第一次确实是有无数的存在见证了夏渊的疯狂,见证了夏渊的逆天强势!
然而那一次,实际上不算什么!
因为当初的鬼鸮之主,已经不在自己的巅峰状态,已经不是最为完美的鬼鸮之主了。
甚至,那时候的鬼鸮之主,估计比起一尊禁忌少主来也强大不到什么地方。
重生混元道 魚淚滿江
所以那时候夏渊可以斩杀鬼鸮之主,一切都在常理之中。
而后来夏渊斩杀绝望之主他们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的生灵见证。
因此,虽然夏渊被誉为行走的禁忌,但是很多的存在都认为,实际上夏渊的实力,是不足以斩杀一尊禁忌之主的。
他,是依靠一些其他的手段才做到的!
就好像是当初的夏紫依靠那一滴血,最终将鬼鸮之主重创一般…
但现在…
一切的怀疑已经彻底消失…
因为,这是他们亲眼所见!
夏渊的对手,是一尊禁忌之主!
可就是这样一尊禁忌之主,在夏渊的面前却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从开始到结束,都是被夏渊狠狠的压制,完全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啊!
这,就是现实,这就是让人无法形容,无法想象,无法描述的真相啊!
面对这样的夏渊,这样极致可怕甚至是伟大的夏渊,没有任何的存在是对手,完全被被彻底的镇压了。
失败了,惨烈的失败了…
震荡,无尽的震荡,只是这样的震荡,似乎有些不同了。
因为这一刻的震荡,只是周围时空的震荡!
整个巴思木圣城或者说这一片域所在的疆域之中,出现了这样极致可怕的震荡。
但是在这一域之外,却没有丝毫的变化。
当然,虚空之中那属于夏渊的星辰光芒,似乎更加的庞大璀璨了。
不过,却没有多少的存在在意,因为夏渊这七十年的时间之中,经常出现这样的情况。
所以,没有任何的存在知道,实际上已经有着第四尊禁忌之主,就这样陨落了…

夏渊,终究还是归来了,气息依然还是处于平静之中,似乎和之前那狂暴无比,可怕的夏渊不是同一尊存在!
虽然此刻归来的夏渊,看起来似乎带着一点狼狈的样子,但却没有存在真的敢这样认为!
因为很简单,夏渊的存在,面对的可是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
而且,而且…
而且那尊禁忌之主,可是已经踏足到了禁忌领域之中啊!
这才是最为关键的事情!
那尊可怕无比的禁忌之主施展的力量,都是真正的禁忌之力,都是无尽可怕极致的禁忌之力啊!
但是,但是…
在禁忌之下,夏渊却只是有些狼狈,这已经从另外的一个方面说明了夏渊的强大和可怕了…
这一刻,夏渊已经出现在了诸多存在的面前。
看着那虚刀灵,夏渊轻轻一笑:“你,真的不错…”
之前的时候,当夏渊夸奖虚刀灵几个字的时候,虚刀灵心中还是感觉无比难受的。
是十分别扭的。
但是现在…
当真正见识到了夏渊那可怕的实力之后,虚刀灵却已经没有任何的想法了!
因为,夏渊的可怕,因为夏渊的强大!
因为夏渊展现出来的,这恐怖极致的一切和一切!
虚刀灵知道,自己甚至连仰望夏渊背影的资格都已经没有了。
这样的夏渊,太过可怕,完全有资格点评他的存在!
所以,当这次虚刀灵再一次被夏渊点评之后,虚刀灵的心中,只剩下了一丝的骄傲了…
夏渊缓缓走动,就这样走到了那城池中心的传送法阵了。
而这一刻,夏渊的声音在不断的回荡起来。
“最近这二十年的时间之中,你们无需担心了…”
“那些禁忌之主,是不会在这个时候跨域的。”
“所以,你们这二十年的时间之中,无需担心会在有什么极致之主,出现在这里了…”
声音落地的时刻,夏渊已经是彻底的消失了…
虚刀灵看着夏渊消失的背影,眼中带着一种复杂的色彩。
“二十年吗…”
是的,二十年…
郡主囂張:誤惹腹黑世子 莫清歡
这里的安全只有二十年的时间,或者是二十多年的时间。
但是,绝对不会少于二十年时间的!
因为,这是之前古苍始祖告诉夏渊。
按照古苍始祖的说法,这些禁忌之主就算是真的打算做点什么,或者说要违背规则之类的事情,他们也是会选择在最后的时刻之中进行的!
他们,是绝对绝对不会在这样时刻就如此的。
很简单,因为没有必要。
等待了无数的时间,那些禁忌之主是不会在最后的关头出现任何问题的…

超时空传送法阵,比起夏渊的单纯空间撕裂前进的速度来,无疑是快了很多很多的。
毕竟,这是基于超越空间层次的一种传送的。
是一种连续折叠之后传送的。
一次超时空传送,相当于在传送之中的过程之中再度设置一次传送!
这,就等于是传送过程之中的传送了,这样的话,省去的时间真的很多很多。
不过,这超时空传送法阵也不是一般的存在可以构建而成的。
就算是圣城之中,也不是随便一个都是拥有的。
唯有那些极致顶尖的圣城之中,或者才会有着这样的超时空传送法阵吧…
等夏渊出现的时候,他已经来到了一座城池之中。
走出那传送法阵,夏渊看到的就是无数高耸的建筑!
毫无疑问,这一座城池但从规模上,从这气息上来说,绝对就是最为顶尖的圣城,而且还是顶尖圣城之中的圣城存在!
这里,就是沧源圣城了…
沧源混沌圣殿,不是大道混沌圣殿。
要知道在这界域战场之中,就算是大道混沌圣殿的存在建立的顶尖圣城,数量也不再少数的。
不过,单单从估摸上来说,很多大道混沌圣殿建立起来的顶尖圣城,真的无法和沧源圣城相比的。
豪門蜜寵:首席嬌妻難搞定
现在的沧源混沌圣殿,在很多存在的眼中,其实是真的不弱于一些大道混沌圣殿了!
特别是在这极武时代之中,沧源混沌圣殿的存在,更加是鼎盛到了极致。
虽然,在这无尽混沌之中,有着十几个顶尖混沌圣殿,都是被认作可以和沧源混沌圣殿争锋,是最有希望成为大道混沌圣殿的存在,但实际上在那些大道混沌圣殿心中,沧源混沌圣殿却是比较特殊的存在!
很简单,因为沧源混沌圣殿之中,曾经走出一尊极致可怕的盖世妖孽!
甚至,沧源混沌圣殿之中曾经走出了数尊极致强大的盖世妖孽!
十大禁忌妖孽!
或者说,那十大禁忌存在,都算是极武时代之中,最为璀璨的十尊无上无敌的强者。
他们都是这极武时代之中诞生的,最为逆天强横的存在!
而这其中,就有着一尊‘他’是从沧源混沌圣殿之中走出的。
除了‘他’之外,沧源混沌圣殿甚至还走出了如女战神,如剑天尊这样的无双存在。
这些存在成就神话,都是神话之中的极致存在,虽然比起那十大禁忌存在来稍微差了一点,但是除了那十大禁忌存在之外,已经没有任何的强者可以同他们相比了。
而这些存在,全部都是来自于这沧源混沌圣殿之中!
从这里,已经可以想象到沧源混沌圣殿的强大之处了…
沧源混沌圣殿,也许在神话时代之中,只是一个比较一般的混沌圣殿,但是在极武时代之中,这沧源混沌圣殿的存在,绝对就是最为璀璨的混沌圣殿存在,甚至就算是很多比较顶尖的大道混沌圣殿都是无法和沧源混沌圣殿相比的。
沧源混沌圣殿的历史是短暂,但是他的底蕴绝对无法想象。
特别是在这极武时代之中,沧源混沌圣殿更加是强势到了可怕的程度。
而如今,这沧源圣城的存在,其实就是沧源混沌圣殿在这界域战场之中的代言!
界域战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不过对于那些古老的大道混沌圣殿而言,其实这界域战场的真正作用是有,但却不是想象之中的那样巨大。
所以,大部分在这界域战场第一层之中建立起圣城来的那些大道混沌圣殿,其实在这里驻扎的势力,其实对于整个第一层之中那些圣城的关心程度,并不是很大。
但沧源混沌圣殿不同,因为沧源混沌圣殿就算是底蕴已经不弱于任何的大道混沌圣殿,但是这沧源混沌圣殿的存在,始终还只是顶尖封号混沌社圣殿的存在!
所以…
但凡是有着一点的可能,沧源混沌圣殿都是想尽一切的办法提升自身的存在!
因此,沧源混沌圣殿对于这界域战场的看重程度,远在任何的存在想象之上!
在这里建造的沧源圣城,绝对就是整个界域战场之中最为顶尖的圣城存在!
在加上本身沧源混沌圣殿算是与人为善,除了和那几个竞争对手之外,沧源混沌圣殿从来不会主动去招惹任何的存在,所以这就让沧源混沌圣殿建造这界域战场之中的沧源圣城,有着无比可怕的潜力和提升空间了…
如今夏渊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座顶尖的圣城存在了…
此刻的沧源圣城之中,也弥漫着一种浓郁的绝望气息。
是的,绝望无尽的绝望!
无数的存在,都已经知道了真相,他们已经知道已经明白,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存在,是何等恐怖伟大的存在!
而如果面对那样的存在,只是他们可以吗?
只是他们的实力,能够对抗吗?
不知道,不清楚!
不!
其实,他们是知道的,是清楚的,他们是无比明白的!
如果只是他们这样的实力,面对那些可怕到极致的禁忌之主,那么是没有任何的希望的。
所以,结果似乎已经注定了…
而如今,沧源圣城的城主府中,超过十尊无敌境界存在都在安静的坐着。
没错,就是无敌境界,都是一些无敌境级别的无上可怕存在。
其他的圣城之中,只有一尊两尊,就算是那些盖世的古老圣城之中,也只有十来尊。
但是沧源圣城这新晋顶尖圣城之中,却也有着十多尊!
要知道,就算是在沧源混沌圣殿之中,也只有不到二十尊的无敌境啊!
可是在这里,却已经十多尊,超过了沧源混沌圣殿之中坐镇的大半了!
这,足以看出来沧源混沌圣殿对于这沧源圣城的看重。
如果不是因为沧源混沌圣殿崛起的时间太过短暂,那么也许他们就无需这样看重这沧源圣城了。
如今,这界域苍生榜开启已经超过了七十五年的时间了。
而他们,已经在这里想了足足七十年的对策了。
“到底怎么办!”
“七十年了!!”
“已经足足七十年了!”
“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办!!”
一尊无敌境界强者已经有些疯狂了!
是啊,到底应该怎么办?
到底,还能怎么办?!
他们已经是真的要彻底的疯狂了,完全的疯狂了!
这种绝望的感觉,真的不好受。
身为无敌境界存在,在外面的世界之中,他们都是无双盖世的,都是可以依靠一人之力改天换地,都是可以依靠个人的力量,动荡轮回时空的!
可如今,在这界域战场之中,他们现在却什么都不能做,什么都无法做!
这是何等的悲哀,这是何等的凄惨!
有办法吗?
没有,没有!
真的没有!
就算是他们已经讨论了无数次,就算是他们在这这里呆了足足七十多年的时间,可是却始终没有想到任何的办法!
绝望吗?
开始的时候,事情还没有这样严重的时刻,这些无敌境界强者还是没有怎么绝望的。
可现在…
之前的时候,很多人心中都是认为,就算是那些禁忌之地想要动手,估计也不会对所有的圣城都动手,他们只是会选择一些一般的圣城动手,是绝对不会这样丧心病狂,想要对所有的圣城所有的生灵都出手的!
可现在,可如今!
这些存在似乎意识到,事情不是他们想象之中的那样简单!
因为,只是短短的时间之中,陨落的圣城数量已经超过了整个界域战场之中所有圣城数量的十分之一了!
这,是一个夸张无比的数字!
而现在,这界域战场的动荡,还没有进入到最后的时刻之中!
唯有最后的时刻,才是真正极致动荡时刻的到来!
那时候,才是一切极致动荡的出现!
现在,距离那最终动荡的时刻,还有很远很远的时间。
可即便如此,已经有超过十分一的圣城存在,彻底的化作虚无了!
那么,那么…
沧源混沌圣殿,历史的底蕴真的很一般,虽然在如今的时代之中,沧源混沌圣殿积累了无数可怕的实力,面对任何的存在都是强势无双,甚至堪称那十几个近乎大道混沌圣殿的顶尖封号混沌圣殿之中,最为极致存在,甚至是已经被很多的大道混沌圣殿承认。
可事实上,沧源混沌圣殿的存在,历史的底蕴还是无法和那些古老的混沌圣殿相比的,甚至有着天大的差距!
这就好像是如今的沧源混沌圣殿之中的这些无敌境界强者,他们知道的只是四五次的界域苍生榜,而其他那些古老的混沌圣殿,知道的却是足足九十九次一样!
这些,不是实力强大就改变的,唯有历史的沉淀才是可以。
不过,现在的他已经知道了很多了。
这些无敌者的存在都已经知道,现在的疯狂,真的不算是疯狂,甚至连动荡都算不上!
唯有,最后的那五年,或者说最后的三年乃至一年的时间,才是真正动荡的出现!
只有到了那样的时间,才会出现无尽极致的动荡!
而现在,这不算什么的时候,都出现了如此可怕的震撼了,都已经失去了十分之一的圣城存在了,那么等到真正混乱到来的时刻呢?!
也许,也许…
也许那时候,就是彻底的覆灭,就是彻底的虚无吧…
是的,就是这样的!
无数的存在,眼中都是带着一种绝望的存在。
这十几尊无敌者的存在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的希望了。
他们面对的,是他们远远无法对抗,或者说永远无法对抗的存在啊!
这些沧源圣城之中的无敌者们,都是十分清楚,这界域战场之中的疯狂,肯定是最后时刻才会进行的,虽然现在看似七十五年时间仅仅只有十分一化作 虚无,但实际上这比起最后时刻的疯狂来,什么都不是!
只是现在,已经有十分之一的圣城彻底的消失了,那无数亿万万的生灵成为了血食,那么等待最后时刻开启,或者整个界域战场之中,将不会再有任何生灵的存在了吧!
是的,一定就是这样的。
这一点,他们都是十分清楚十分明白的。
可,可…
可此刻的他们,却真的已经没有任何的办法了。
商量了足足七十多年的时间,却始终没有想到一个办法,这是何等的悲哀,何等的绝望。
对他们这些站在了一切最巅峰的无上存在来说,这才是最为无法接受的事情啊!
曾经的他们,都是何等的强势,都是何等的伟大盖世,都是何等的霸道无双。
但是在这里,他们却无比的脆弱…
这些存在都知道,自己面对的是禁忌之主,是站在一切最巅峰的存在。
就算是在现实的世界之中,就算是在那无尽混沌之中,如果他们面对的是一尊禁忌之主的话,那么也没有任何对抗的手段!
因为,这些禁忌之主,都是已经达到了无上之上的存在。
无上之上啊…
别说无上之上了,就算是无上圣尊,那也是神话时代之中才出现过的无上伟大的存在!
而无上之上…
呵呵!
如今在这极武时代之中,无数的生灵最为期待的,最期盼的,就是可以诞生一尊已经达到了无上神皇的存在!
这,就是最大的期盼了。
而无上之上…
那样的存在,只是属于传说,是他们永远不可企及的无上传说存在罢了!
一尊无上之上的存在,如果要是在现实的世界之中,那么足以轻松地将一切覆灭,就算是他们沧源混沌圣殿之中,无数岁月的极致底蕴全部爆发出来,也无法和一尊无上之上的存在对抗啊!
这,就是现实。
一个,让所有的存在都感到绝望的现实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