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97lt2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非洲酋長》-第四百五十章 誤會展示-sym1h

非洲酋長
小說推薦非洲酋長
“董成鹏这个人,你觉得怎么样?”
即便一时不想直接找并不信任他的韩少荣捅破董成鹏的问题,但梁远还是想着跟郭建挑明这事,盯着郭建的眼睛问道。
“啊……”郭建有些疑惑的看向梁远,一时间不知道他问这话是什么意思,见他一副自己应该看明白的样子,下意识的顺着梁远的意思点头说道,“我不喜欢他这个人!我觉得韩总不应该这么信任他的……”
郭建跟董成鹏就没有什么交情。
就算他这时没有被董成鹏取而代之的别扭跟难受,但凡想到董成鹏到德古拉摩要掌权,第一时间必定会对他进行压制,他也不可能对董成鹏会有什么好感。
而他在德古拉摩,除了梁远可以投靠外,也是孤立无援。
要不是想到梁远这时候不可能去得罪韩少荣,他都想索性离开华茂,直接跟着梁远拉倒——梁远再不济,也个人持有西海钢铁22%的股权,在德古拉摩也不是谁都能轻视的小人物。
梁远却没有想到郭建说这话除了心有怨气外,更多是顺着他的话意,还真以为郭建真就了然于心呢。
也不能怪他想歪了。
曹沫通过弗尔科夫投资拿到炼化厂、新港厂的实际控制权,斯特金与之勾结也大白于世,黄鹤斌及其团队非但没有立时遭到调整,甚至黄鹤斌本人都极为坦然,看不到有惊惶失措的地方,这难道还不足以说明最先提议起用黄鹤斌的董成鹏有问题吗?
梁远跟郭建接触很密切,知道他不是蠢人,认为话点到就可以了,说道:“你以后注意要多盯着董成鹏一点,但也不要做打草惊蛇的事,卡特罗钢铁厂能成功运营,我不会亏待你的……”
“……”听梁远说这些拉拢的话,郭建还以为韩少荣的安排令他也极为不满,振奋的点头道,“董成鹏这边有什么风吹草动,我会替梁总你盯着!”
發丘門盜墓傳奇 92靈魂
…………
…………
“……你是相信莱恩.福蒂斯的那番鬼话,还是相信两千万美元的真金白银?不错,我最后是选择跟曹沫合作,但那也是枪击事件后我认识到,就算选择退让,心狠手辣的莱恩.福蒂斯也绝不可能放过我。我相信他一定跟你详细说过弗尔科夫投资在财务结构上存在致命的漏洞,你觉得他会放过我吗?当然,你要相信他的鬼话,我也没有办法,你可以随时向父亲请求撤消我代表福斯特家族基金会任职大西洋银行的资格……”
斯特金挂掉电话,有点无奈、有点得意的朝曹沫、阿巴查他们摊摊手,说道,
“家族的事真是麻烦!”
曹沫与阿巴查、勃拉姆他们笑起来,看得出多疑的阿温娜又叫斯特金三言两语给稳住了。
天悦投资与弗尔科夫投资的股权关系不彻底理顺过来,不使之财务结构彻底的稳定下来,弗尔科夫石化集团、科奈罗新港城的后续发展都会受到严重的影响。
弗尔科夫石化集团的炼化业务,倘若原料的采购、储备不能借用信用证、商业汇票等工具,将直接占用大量的宝贵流动资金,然而不会有多少家金融机构会愿意跟一家背影模糊、财务结构存在重大缺陷的企业合作,除非支付高额的额外成本。
不过,这一层股权关系大白于世,也就给了莱思.福蒂斯足够的理由,去说服赛维义家族及埃文思基金会高层相信特勒罗等一系列事件是他们在幕后搞黑手。
当然,权衡利弊,他们还是决定将合作关系公开。
除了弗尔科夫石化集团、科奈罗新港城需要进一步发展,需要跟科奈罗湖工业园、湖湾加工产业园进行正式的整合发展外,大西洋银行这一金融工具也要正式的动用起来。
大西洋银行也是他们目前唯一能掌握的金融工具。
斯特金跟阿温娜费这番唇舌,将她稳住,也是希望在菲利希安家族、西卡家族、布雷克家族以及塔布曼家族、鲁伯特家族出资从福斯特家族基金会手里收购一小部大西洋银行股份时,阿温娜不会在受到莱恩.福蒂斯蛊惑后跳出搅局。
很显然,莱恩福蒂斯那张嘴再厉害,也没有斯特金当初直接拿两千万美元给阿温娜,更有说服力。
见斯特金接完电话,勃拉姆重新转回到正题上说道:
“埃文思基金会持有德电十二亿美元的债务,明里说不会干涉德电的运营,但埃穆拉厄在担任德电高级副总裁之前,曾任埃文思基金会德古拉摩办公室的副经理——现在也是他极力反对给奈温的水泥生产基金拉专线!”
西非联合水泥集团合并重组成立了,最关键的就是对两家公司的资产、资源进行整合。
斯丹宁家族在早年承接奈温水泥厂基础上,发展成一度为西非规模最大的水泥巨头,其六百万吨的年产能约近四百万吨都集中在奥贡河中下游的奈温。
水泥进口禁令吃相太难看,得罪太多的人,特别是当时几内亚湾的水泥进口商都集中在德古拉摩,以致西非水泥后续想要投资建造自备火电厂,都受到掣肘、阻碍。
长期以来,奈温水泥基地一方面忍受高价电力供应外,另一方面即便自掏资金,对奈温与德古拉摩市主干网之间的输电线路进行了升级改造,但断电事故依旧频繁发生,严重影响生产的连续性跟良品率。
两家水泥集团既然合并了,曹沫他们第一考虑的,就是由科奈罗能源对奈温水泥基地直接进行供给电力,但这里面除了奈温水泥基地跟德古拉摩电力所签署的长期供电协议需要提前解除外,还涉及到从德古拉摩到奈温的输电网是德古拉摩电力集团的资产。
目前德古拉摩市依旧紧度缺电,德古拉摩电力解除跟奈温水泥基地的供电协议,非但不会有什么损失,甚至还可以西非联合水泥集团拿到一笔赔偿跟长期的线路租借费用。
然而德古拉摩电力高级副总裁埃穆拉厄坚决反对,理由也很充分,就是科奈罗能源扩张速度太恐怖了,已经不是当初毫无威胁、仅仅是依附于德电发点小财的小可爱了。
埃穆拉厄的说辞,令德古拉摩电力很多高层都颇为动容。
因此,他们这边虽然有勃拉姆的父亲从中斡旋,虽然德古拉摩电力集团在科奈罗能源也持有少量的股权,但这事也是拖了近一个月没有进展。
“照我看,别管德电同不同意,科奈罗能源都要直接在奈温那边直接启动建设一座中型火电厂,建电厂所需要的一亿美元可以先由联合水泥来出,”阿巴查说道,“而德电在奈温及以南地区的电网特许经营权剩下最后三年就到期,我们后续索性将奈温及以南地区的电网都给拿下来,然后在卡特罗与奈温之间修建输电网……”
哥哥我又錯了 靈貓香
这些年阿巴查要务实得多,但作为约鲁巴人,天生不会有特别好的耐心,也不能更深刻的认识到韬光养晦的重要性。
他现在就气愤德古拉摩电力那些高层不识抬举,就想还以颜色。
斯丹宁家族在对奈温地区还是有绝对掌握力的,就像是西卡与菲利希安家族在隆塔的地位。
阿巴查觉得科奈罗能源可以直接将奈温的电网专营权拿下来,从北部、东部、南部包围德古拉摩电力集团现有所控制的电网。
曹沫笑着摇了摇头,跟勃拉姆说道:“我们可以做出正式的承诺,不管特许经营权有没有到期,科奈罗能源都不会插足德电现有的输电区域,这也不是我们这次合作谈判会涉及的条件——你们再多做做工作,倘若德电坚持不退步,那我们就考虑立即在奈温建自备电厂;德电愿意租借线路给我们,那就算了……”
德古拉摩电力集团的情况比较复杂,即便不能将其彻底拉拢过来,也绝不能将其推到埃文思基金会那边去;更何况不能让勃拉姆的父亲在德古拉摩电力集团内部受到孤立。
而西非联合水泥集团合并成立之后,甚至都没有采取限产、减产等措施,几内亚湾沿岸的建材市场就已经受此消息的影响,成品水泥价格应声而涨,重新回到每吨一百美元以上。
短时间内,曹沫甚至可能仅仅将奈温生产基地视作总产能的调整器。
抗戰烽火之開國大將
在当前市场极度低迷的情况下,只需要适当减少奈温那边的生产规模,很轻松就能将几内亚湾沿岸的成品水泥价格抬高到每吨一百二十美元,使合并之后的西非联合水泥集团总利润很轻松就摸到四亿美元的槛。
这就是合并以及形成垄断的威力,也是两家企业进行合并的第一层目标——前期电厂、输电专线都不是必须的,这一层目标并不难达成,为何还要咄咄逼人?
当然,专用线路以及奈温生产基地的自备火电厂还是需要投资进行建设(德古拉摩拥有奈温地区的电网专营权,但无法阻止大中型企业建自备电厂),甚至他们沿几内亚湾还要陆续建造一些新的水泥厂。
这么做的目的,除了后期往两翼的西南非、西北非建材市场进行渗透外,前期最主要的也为了形成更波涛凶险的开宽护城河,阻止新的水泥生产商竞争者闯入这个市场。
在这个过程中,争取西非联合水泥集团能在德古拉摩上市,但要是能在欧洲哪个证券市场上市,就更好的。
而科奈罗能源目前主要还是跨境电网的建设,在贝宁建造大型火力发电基地,没事还是要尽可能避免将德古拉摩电力集团推到对立面去。
…………
…………
董成鹏是十二月的第一个星期天赶到德古拉摩的。
虽说东盛之前投资科奈罗食品、天悦工业,都是董成鹏主导,但他对非洲市场的了解,都来自于书面报告。
十二月的新海以及航班中转的伦敦,寒流肆虐,但抵达德古拉摩后,从飞机走出来,看着细砂铺就的降落场地,热浪腾腾的扑面而来,董成鹏虚胖的身子以及近三十小时转机带来的疲惫,叫他直觉一阵阵的晕眩,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
“董总……”
董成鹏过后,郭建从办公室总降为副总,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劲,但还是控制住内心的情绪,与一直不对付的黄玲莉赶到机场迎接董成鹏。
看到董成鹏走进接机大厅,为了表示对降职的浑不在意,郭建热情的疾步迎过去握住董成鹏的手,寒暄道,
“德古拉摩国际机场还是简陋了吧?这还是新修建的机场大厅,我当初零二年到德古拉摩时,机场大楼就像乡镇粮库似的,下飞机心就凉了半截。”
董成鹏内心是瞧不起郭建这个三姓家奴的,但他也是叛出东盛,投靠韩少荣,没有资格说郭建什么,而更关键的,他在熟悉德古拉摩的人事之前,还需要借助到郭建。
当然,董成鹏他内心是排斥来德古拉摩的。
他以前在东盛,负责那么大规模的产业投资基金,没有什么特殊的项目,基本上都是他一言定度,那么多的人看他眼色。
而在加盟华茂后,被打发到德古拉摩来,条件艰苦不说,负责的投资规模也难跟和熙产业基金相提并论。
更主要的还是他到德古拉摩,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决策权,更多是监管现有的投资而已。
董成鹏还是想着做好这边的事,能调回到国内去,也就没有一定要压制郭建的想法,当下也很客气的对郭建说道:
“是啊,跟想象中有些差距,不过,还算能忍受。”
虽然黄玲莉一脸嫌弃的样子,但看董成鹏一脸的疲惫,郭建还是体贴的说道:“我想着董总刚到德古拉摩,身子一定会很累。今天下午的时间也很有限了,我们不安排正式的接待活动——董总你今天先住到拉娜德雷酒店,酒店的私人海滩非常的迷人,精力相信很快就能恢复过来;正式的工作,我们明天再作安排……董总,你觉得这么安排怎么样?”
“不了,趁下午还有时间,我们直接去新城港走一圈。韩总非常关切这边的情况,我总归要先初步了解一下,晚上跟韩总通一个电话,”董成鹏说道,“你帮我约了黄鹤斌没有?”
“我是约明天了,当然现在直接打电话改时间也没有问题,黄鹤斌通常不会离开新港城……”郭建欲言又止的说道。
为了避免管理层成员人心惶惶或者其他的想法,黄鹤斌最近公开跟曹沫、斯特金那边走得很近——虽然这不能说明黄鹤斌最初有什么问题,更可能是当下面对现实的务实选择,但华茂还是被尴尬的摞在那里。
郭建怕被骂,都没有敢跟韩少荣直接汇报这事,就想等董成鹏过来再说。
“那好,我们直接新港城!”董成鹏振作精神说道,“也不要给我安排什么酒店了,我今天晚上就直接住员工宿舍,人多热闹些——一个人住酒店,有什么意思?”
“……好的!”郭建自然都听董成鹏的安排,走往停车场上车后,又直接给黄鹤斌打电话。
董成鹏代表华茂而来,黄鹤斌当然不会拒绝见面,但说了下午事情比较忙碌,也正好有事要找董成鹏谈,就让郭建直接带着董成鹏到石化集团见面。
…………
…………
西岸区沿中央大街两侧高楼大厦林立,也陆续建了不少高档酒店,但在高楼大厦的背后,则是污水横流的贫民区,通常延伸就是好几公里,形成鲜明的对比。
而从德古拉摩港沿着新修的滨海大道往西北方向,建筑稀落起来,视觉上的冲击没有那么强烈,直到一座现代化的石油精化厂矗立在眼前;弗尔科夫国际大厦在一大片低矮建筑群里也显得特别的突兀。
黄鹤斌为了表示欢迎,仅仅在集团办公楼下带着两名副总裁迎接董成鹏等人的到来,乘着厂区的自备车辆,绕着主装置区兜了一圈,实地为董成鹏介绍试生产的情况之后,就直接返回办公楼。
如果夏櫻不快樂 奈奈
“你说恰好有事情要找我谈?”董成鹏在小会议室里坐下来,问道。
“我昨天见到曹沫,即便算非正式的通知,我想天悦那边可能会很快推进这事。既然华茂换董总过来担任董事代表,我有必要及时通知你,”黄鹤斌说道,“试生产情况比较良好,但这边的年精炼产能都不到一百万吨,远远不能填补几内亚湾的燃油及化工原料缺口——曹沫的意思是弗尔科夫石化集团现在就要着手在贝宁的科托努建造一座年产一百万吨的炼化基地,总投资额在四亿美元左右,照比例,华茂那边应该追加六千万美元的注资……”
“……”董成鹏张了张嘴,过了半晌才问道,“科奈罗湖南岸,为石油集团的后续建设预留大量的空置地,即便要扩张产能,也为更好的利用已建成的公用设施,节约投资规模,为了方便还谈不上有多成熟的运营团队更好的管理,下一期工程怎么就舍近求远,直接建贝宁去了?难道说几内亚湾市场有大缺口,卡奈姆的缺口就已经填满了,又或者说精炼后的燃油、化工原料从德古拉摩港运出,要比科托努港更麻烦?”
“曹沫的原话是鸡蛋不能放一个篮子里,我觉得这话很有道理。”黄鹤斌说道。
“那也是天悦的鸡蛋!”见黄鹤斌毫不遮掩的偏袒过去,郭建急得额头青筋暴露,说道,“华茂在新港城也有25%的股份——哪怕是为了促进新港城的发展,石化集团的后续项目也没有放到其他地方去的道理,除非卡奈姆的市场已经饱和!”
武道天途 水墨青燈
“我就是传达一下曹沫的意思,你们有什么意见,可以当面找曹沫提……”黄鹤斌不咸不淡的说道。
離歌
“……”董成鹏倒吸一口凉气,算是将黄鹤斌的立场琢磨出来了。
他妈都是三姓家奴!
他们不知道曹沫出于什么心思,这么快就要立即启动新的精炼厂建设,还要建到贝宁去,但失去控股权、失去制衡之后,华茂想对抗曹沫的选择就非常有限。
弗尔科夫石化集团前后历经四年,好不容易建成,现在试生产状况非常好,盈利预期也很乐观,韩少荣现在会甘心要求大股东以出资额外加一点可怜利息进行回购华茂所持的15%的股份吗?
傾世狂妃:馴服腹黑王爺 瑤華
倘若不将股份转售给大股东,又不追加注资,就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所持石化集团的股份被廉价的稀释掉。
而要是追加注资,曹沫一直玩这种手段,将弗尔科夫石化集团盈利周期无限制的拖后,华茂实际上就是将主动性彻底的交出去,陪着玩一场危险的产能滚雪球游戏。
一旦形势恶变,华茂被卷入非洲的投资也会遭受到惨重的损失。
“对了,之前是新港城承建了电热站、污水处理厂等公用设施,但这些公用设施目前实际主要还是支撑精炼厂的运营,曹沫提出后续应该由弗尔科夫石化收购这些公用设施,并进行后续的扩建,为新港城的其他企业提供相应的服务才合理。这大概总计需要一亿美元的资金——”
要说之前仅仅是猜测曹沫意图无限期拖延弗尔科夫石化集团的盈利预期,眼下就可以说是事实了……
虽说华茂同样持有新港城25%的股份,持股比例甚至比对弗尔科夫石化集团更高,但新港城压根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鸡肋项目。
千億萌寶無良媽
要是曹沫提议各投资人对新港股进行追加注资,华茂完全可以动用否决权,或要求其他投赞同票的投资人收购华茂所持的股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