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u41ou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匠心 ptt-762 這就完了?-fofpa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
之前许问一件件制作处理那些零件的时候,动作太行云流水游刃有余,外人专注于他的动作,完全没留意那些零件究竟有多少。
这时他全部统一加工然后/进行排列,很多人才意识到,原来零件的数量这么多!零零碎碎加起来的话,得有千把件吧。
一般来说,零件数量就算很多,也是很容易能看出来最后的成品是什么,因为这些零件里重复的部分肯定很多,就像床栏、窗格等等,它们就是设计图稿上纹理的呈现,并不会对整体的理解造成妨碍。
生存競技場 任我笑
但许问这个则不同,它也有重复的零件,但相对非常少,大部分零都是独立的,完全看不出来它会被放到哪里。
而现在,他把它们一一排列出来,大部分人还是没看不出来,只有极个别的依稀察觉了一些什么,却眉头紧蹙,感觉……很不看好的样子?
一时间,工作棚兼摄影间的外面气氛有些奇怪,直播间弹幕却在讨论着与之相似却不太一样的一些事情。
“我靠这也太复杂了。”
“看得我眼花缭乱。”
“这做得完吗?这才雕完,还得打磨抛光吧?”
“要不要上漆啊?有没有规定?”
“不是看拍卖价吗,上漆能加分吧?”
总之一群人忧心忡忡,都在关心许问能不能按时完成。
许问却不紧不慢,继续按照自己的步调进行着。
炮制木料的声音持续着,仿佛带着某种令人安心的力量,没过多久,直播间里再次安静了下来,继续耐心看他完成接下来的工序。
许问一抬手,就会吸引人的注意力。现在的他,就仿佛是有这样的魔力。
弹幕还是有懂行的人的,到这个阶段,许问要做的工作就是打磨。
精雕完毕的木雕作品还是很粗糙的,表面会有很多刀痕,还有毛刺,需要打磨修整。
这个打磨也是技术活,一方面要修掉毛刺,一边要保留作品应有的风格。某一些刀痕如同笔法的边界,是需要保留下来的。
就譬如圆刀会形成很清晰的凹凸感,能够表现物体的质感和肌理效果,作为浮雕的底面处理时,俗称为“麻底子”,会有一种自然朴拙的美感。
这种效果有意为之,当然需要保留,所以打磨修饰时,尤其需要权衡,必须要恰到好处才行。
而现在,许问的动作不仅是用简单的“游刃有余”就可以形容的了,仿佛有一种深深的感情、一种光芒从他的动作里散发出来,浸润进了这些木块里。
经由他的手,这些木块中仿佛也沁透出了光芒一样。
血榉的颜色本来就接近黄花梨,是一种很温润的红褐色,现在因为这个“光”,它变得更鲜艳了一些,如果说之前是清晨微熹之时,现在则多添了一抹朝阳的色彩,勃勃生机几乎要透出木质的肌理。
理性来说,其实都知道这是因为给榉木处理出了光泽的缘故,但不知道为什么,一旦经由许问的手,一切就变得有如魔法,他的手所过之处,木料就发生了神奇的变化,如蒙光辉。
打磨完了就是抛光,这是更进一步的处理,让表面更加光亮、平整。
抛光一般是用不同型号的砂纸进行的,许问用的是毛皮。这一部分他显得更加随心所欲,随手一擦,光泽就出来了,有的如镜面一样光滑,有的则稍微粗糙一点,呈现出完全不同的肌理。
“这力道和角度的控制,简直绝了。”
外面有人低声说。因为很安静,所以声音就算很小也能被周围的人听见。
好些人微微颔首,表示赞同。
他们都清楚,这样的随心所欲之后,包含的是什么样的实力。想要练就这样的实力,需要什么程度的苦练。
事实上,这是许问的天赋,也是他在时间停滞的许宅里,用了无数的时间与无数的耐心与毅力,一点一点地磨出来的。
而在如此,这一切的努力与心血在此呈现了出来。
毕竟有上千件零件,许问速度很快,这个过程还是花费了他近一天的时间。
今晚七点拍卖会就要开始,眼看着时间越来越近,弹幕又开始骚动了。
相思 余濤
“怎么回事,现在还没开始组合?”
“这真完不成了吧?”
“完不成怎么办?还能参加拍卖吗?”
“就算能,这么一个未完成品能拍出什么价格来?”
弹幕热烈讨论,大部分人都在为许问担忧。
这三天,他们看见了无数奇迹,仿佛是在做梦一样。如果到了最后,许问做的这个东西根本就拍不出价格来,不值钱,那一切就变成笑话了,他们这几天的真情实感也就全变成笑话了,谁也不愿意看见这样的事情发生。
其实这就是一种止损心理,很多粉丝都是这样的。
结果眼看着时间就要到了,在众目睽睽之下,许问做了个木箱,把这些零件全部都装了进去!
箱子经过设计,看着没那么大,但恰到好处地把所有零件全部装了进去,严丝合缝,最后一个零件扣进去的时候,恰好填补了最后一个空间,一如即往地对强迫症患者非常友好。
现场和屏幕前的很多人一阵满足,但紧跟着又紧张起来了。
这是什么?
装得再好的零件也还是零件啊,一堆零件,能卖出什么价格来?
讀心妙探 裏傑卡爾蔥
網遊之暴力法師 火焰紅蓮
大部分作品,可都是要讲究一个完成度的。
这都没完成呢,谈什么完成度?
不会吧,许问不会就把这个箱子拿去拍卖吧?
结果许问还真没让人失望,他真的就这样伸出了手,召唤工作人员,表示自己的工作完成了。
武斯恩匆匆忙忙走进摄像头里,许问的关注度毕竟非同一般,他亲自来了。
綜童話特種兵苦逼人生
“如果时间不够的话,我们还可以为你争取一点,把你的作品安排到拍卖会比较靠后的位置,你在那之前完成就可以了。”
这摆明了是优待,但没人觉得不合适。大家都想看见精彩的作品完成。
“没事,我已经做完了。”许问笑了一笑,递过箱子。
“已经做完……”武斯恩盯着手上的箱子看了半天,有点犹豫地问道,“拍卖会之前会制作拍品清单,你这件作品要叫什么名字呢?”
“嗯……那就叫它,班门锁吧。”
许问现场取名,语气非常肯定。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