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zwec9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超級農業強國 凌煙閣閣老-第735章 絕不姑息(2/2)推薦-bwpna

超級農業強國
小說推薦超級農業強國
嘉谷被举报垄断、媒体骂战、嘉谷系合作社公开宣布“退群”、专家声援……一条条讯息,如雪片般涌入嘉谷总部。
到底怎么了?
以齐政为首的嘉谷管理层,也想问这个问题。
嘉谷体系内气氛紧张。所有嘉谷人都意识到了,这是一场有预谋的针对嘉谷的狙击。
高层细细分析形势之时,信息局负责人齐一平踩着地板步入会议室。每个人看到他都暗暗皱眉,因为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是整个嘉谷体系最神秘的人物,他掌握的信息局被誉为“嘉谷黑暗中睁开的眼睛”。
但这次“眼睛们”却出了个大纰漏,连齐政都很不满,一进屋就质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这么多合作社是什么时候与外人走到一起的?这么大的动静,筹划的时间肯定不短了,我们无论如何都能听到些风声吧,信息局怎么一点反馈都没有?”
齐一平脸色也极为不好看。信息局的主要职责是对内保密,对外收集情报,每年开支那么大,却在这次波澜中没有任何亮眼的表现,绝对是失职了。
其实嘉谷系合作社每年都遇到不少挖墙脚的人,但因为体系内对产业链的有力掌控,让他们都不得不折戟而归。次数多了,信息局自然会放松了警惕。因为信息局也不能无限的扩张情报网,正值完善全球情报收集和分析体系之际,到处缺钱缺人,被钻了空子也不足为奇。
但这些话怎么能和齐政说呢?
面对齐政的一连串问题,齐一平不得不拿出刚准备好的文件:“boss,这是我们初步掌握的线索,都在这里了。”
不得不说信息局还是挺强大的,短短几天内就将始末大致梳理清楚。
不提公开向媒体嚷嚷着要“退群”的合作社,下决心“退群”的合作社数量其实已经占到嘉谷系合作社的8%;有“退群”意向,趁机想和嘉谷重新谈条件的合作社数量,也达到了11%;也就是说,加起来,近两成的嘉谷系合作社变得极不安分了。
其中,水稻、水果、蔬菜三个领域的专业合作社,成了重灾区。
原因在于背后有人接盘了。
重生宜室宜家
从名单上看,接盘的是一连串陌生的公司。但报告中也指出了这些公司背后的股东——岛国丸红株式会社、三井物产,美国嘉吉、邦吉、陶氏农业,新加坡丰益国际……
無敵者的兼職生活
很好,都齐活了。
而最让齐政吃惊的是,这里面还有国内同行的身影——新希望、华闰五丰……
在中国这个庞大的市场,几乎所有的国际粮商都在增加投资。但国内的政策决定了,在农业生产(耕种,养殖)、收储等环节,外资是不被鼓励的。
当然,国际粮商对各种模式都有丰富的运营经验。在中国很难进行全产业链布局,提升企业在某一环节的话语权也不错。
譬如岛国的丸红和三井物产看好中国持续成长的对饲料的需求,纷纷与新希望等国内企业合资建厂;而美国的嘉吉和ADM集中在动物蛋白(鸡肉)和植物蛋白等领域投资……
但是,无论怎么投资,他们都发现避不开一堵墙——嘉谷体系。
这些年,在嘉谷的带动下,农牧业企业都在布局和实践全产业链模式,这也就算了,毕竟这一模式对企业资源整合、生产基地获取、管理水平,以及资金持续供给的能力要求极强,大多数企业还是需要合作的。
但嘉谷体系完全不一样。
人家是真正的一体化经营,这还没完,通过联盟建立起泛产业链优势,将供需内部化,将成本内部化,嘉谷系的影响力是越来越大。
譬如丸红投资了猪饲料,但作为中国最大的生猪养殖企业,嘉谷农牧有自己的饲料厂。行吧,你建自己的全产业链驾轻就熟,丸红认了。但坑爹的是第三大养猪企业牧原股份同属嘉谷系,他们的成功,很是影响了中国生猪行业“自繁自养”模式流行,嘉谷系的猪饲料标准也随之流行。
又譬如投资植物蛋白精细加工的ADM也是蛋疼,中国最优质的大豆原料都掌握在嘉谷系手中,想获取优质原料?可以;想获取廉价的优质原料?呵呵……
誤嫁妖孽世子
更令人绝望的是,嘉谷还不是那种“大而不强”的角色,人家的研发投入规模即使放在美国,也算恐怖级别的。
要知道,他们至今都没有摸清嘉谷培育良种的秘密——鬼知道嘉谷是如何在较短时间内培育出各种良种,又鬼知道同一个品种,为何嘉谷培育出的性状更加优异?而且随着嘉谷对种质资源控制越来越严,摸清嘉谷的秘密也越来越难。
这是什么概念?就是说再让嘉谷这条大章鱼的触手无限延伸,大家趁早膜拜吧。
所以连信息局的报告都说,这一次是图穷匕见。选择在嘉谷系控制相对薄弱的合作社环节下手,哪怕是以亏损换亏损,也要打断嘉谷上升的势头。
封神之鄧元帥 愛美的臭魚
末世之黑科技基地車
鬼嬰轉世
……
看完信息局的报告后,不少人苦笑。所以,这是群狼的獠牙?别说,这次露出的獠牙还真不少。
“各位!从表面上看,这是简单的原料争夺,但我想你们都应该知道其中的影响。”同时看完报告的王昱业语气深沉:“这是多年来嘉谷体系面临最严重的一次挑战,我不得不告诫诸位……恐怕我们需要做好接受一场战争的准备了。”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做生产不是你想做多大就做多大,往往是需求驱动的,也就是有多少需求安排多少产能。
在嘉谷体系中,合作社毫无疑问是一个既提供产能又提供需求的基石。
嘉谷系合作社如果乱套了,上游的生产资料(种苗,饲料,肥料,生产工具)供应体系也会大乱,而且这种波动会沿着产业链传递,中下游的加工体系、销售体系都会跟着心惊肉跳。
“那么就开战吧!我决定,对于合作社,直接公事公办。立刻审视与合作社的合同,不欠嘉谷而想退群的合作社,尊重他们的选择;还欠嘉谷却想退群的,简单,按照违约的条例进行赔付,否则立刻发起诉讼。愿意回头的,全部改选合作社管理层,并提高违约成本……”齐政将报告甩在桌上,一连串铿锵的“决定”让硝烟味猛然浓烈起来。
“还有,所有查明在背后挑事的企业,列入黑名单,暂停一切业务合作。我看这么久以来,是嘉谷太温柔了,谁都想出来蹦两下。既然如此,就让他们蹦个够。”
“这次我只有一个态度——绝不姑息!”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