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40fav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道長去哪了 起點-第二十一章 潛水閲讀-u0pcw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
站在西山崖上,遥望大海,苍茫辽阔,无边无际。
东山崖那边因为有礁盘的缘故,下水嬉戏者众多,所以很难再有什么新奇的发现,只有西边,为了安全起见,属于一再三令五申不准下海的地段,真要找宝贝,也只有从这个方向入手,这也是灵源道长非要拉着顾佐一起的原因——有顾佐在,什么规矩都不是规矩。
邪王毒妃:強寵廢材嫡女 喻微言
顾佐拽了拽身上这套法甲,问:“你用过么?能撑多久?”
这套法甲就是军中的制式法甲,穿上之后,一名炼气士能够沉到水下二十丈,筑基修士能沉到三十丈,金丹修士能至四十丈。如今最深的下潜记录是唐十三创造的,他在入虚之前的一次下潜,到达水下五十八丈。
灵源当然用过,向顾佐道:“你不会没潜过吧?放心,我是能潜到五十二丈左右的,闭气两刻时。你要是没潜过的话,跟着我,但要注意,上来的时候,中间要稍微缓一缓,比如贫道,会在十五丈左右停留片刻,如果直接上来,经脉甚至气海都可能损伤。”
几乎所有南吴州修士都玩过潜水,只有顾佐没试过,既然出来了,他也就准备踏踏实实玩一次。
灵源道长当先一个纵身,从二十丈高的西山崖顶鱼跃而下,动作潇洒娴熟,顾佐不甘示弱,紧接着跳了下去——不如此,不足以深入海底。
靈靈堂
二人在海中遨游片刻,开始向下深潜。
紫藤花戀
南吴州漂浮的海域是片深海,非如此,不足以承接它的底座,要知道,它的底座可是深达一百三十多丈。
因为南吴州的出现,这片海域已经吸引了大量鱼虾,几年过去,深入海水的岛屿下方长满了各种水草,成了鱼虾贝类们的乐园。想要寻找可以炼制高阶保精丸的宝贝,这里自是首选之地。
当年为了布设探杆,曾经竖了根粗绳,底部用铁块坠住,绳子上每隔一丈系个结,测量水中深度并不困难。
穿越火線之戰神榮耀 李世壹
那些探杆如今就密密麻麻的深入水下,为了保证能够稳定的吸收含有丰富灵力的海水,吸水口都位于水下十余丈,但对于南吴州的水下部分来说,只是十分之一。
这一段水中,除了水草和贝类,很少能见到鱼虾,经过几年的适应,鱼虾们都下意识的避开了这一段崖边,聚集在了下面更深的地方。
顾佐和灵源道长也不愿意在这个区域久待,待多了会吐,匆匆扫过眼前的水草和贝类,没发现什么奇异之处,便继续下潜。到了下方,便开始仔细辨别寻找起来。
灵源道长潜到五十二丈时,便下不去了,气海扛不住巨大的水压,心跳开始加速,耳根发疼。
金牌夫人:別惹逆世依小姐 智高氣昂
愛上冷酷音樂王子 思羽陌
顾佐则继续挑战自己的极限,还在向下,一直下到六十三丈,这才感觉到了极限,慢慢向上返回。
两刻时过去,二人回到水面,稍微歇息片刻,换一个地方继续下潜搜寻。每一次,顾佐的下潜深度都在六十丈以上,抬头望着上方的灵源道长,只看到一个小影子。
连续多次之后,灵源道长终于忍不住了:“你是怎么下去的?”
顾佐道:“就这么下去了啊。”
灵源道长不忿:“什么叫就这么下去了?都是元婴修为,那为什么我下不去呢?”
顾佐摊了摊手:“你为什么下不去?问你自己啊!”
当年共创南吴州的时候,灵源道长刚入金丹,正在苦练飞行,而顾佐只是个炼气士,二十年过去,不仅被顾佐追上,而且从下潜深度来看,甚而是被超越了,且超越得还不少,因此难以理解且无论如何不是件愉快的事情。
灵源道长取出两块水庚金,一手抄一块,准备借力挑战人生极限。
顾佐很是无语:“跟这个有关系吗?到时候谁难受谁知道!我说你是不是傻?”
灵源道长回了一句:“贫道还真不信了!”说罢,助跑一段,从崖顶冲了出去,纵身跳下。
灵源道长姿势完美,溅起的水花比以往各次都要来得小一些,顾佐擅长吸收别人的优点,对压水花这个技术环节也比较看重,学着他的模样鱼跃而下。入水的瞬间,自感进步不小。
高崖跳水,直落十余丈深,方才止住坠势,身子在水中转了两个圈,终于找到了灵源道长,见他两手张牙舞爪,双脚蹬来蹬去,停在自己斜下方七八丈处,也不知在抽的什么疯。
游过去后才发现不对劲,他这是被一张渔网给兜在了里面。这渔网材料很是特殊,透明丝线织成,不靠近了还真看不见。渔网上系着根细细的丝线,长长的丝线另一端,系在崖壁上的一块岩石上。
顾佐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王金丹的法器金光羽。王金丹就是兽潮围城时带领亢月山庄躲入南吴州避难的几个金丹修士之一,名光,表字清明。当年宁不为谋反时,曾想拉拢他一起行事,结果被无情的出卖了。
此人同样保持着亢月山庄的传承,没有加入怀仙馆,因而从顾佐身边渐渐疏离,和洛君、邱大波、谢臻相比,混的很不如意,至今境界也只是刚破金丹后期,几乎泯然众人矣。
不过他的法器还是相当独特的,可化为细索,或者变化成网,妙用无穷,顾佐对此很是熟悉。
见是这张网子,顾佐心里就明白了,定是这厮违禁,于此地偷偷摸摸开海捕鱼,有没有捕捞到鱼虾顾佐不知道,但把灵源道长给捞到了却是真的。
如今看来,王金丹的这张渔网还真是件宝贝,灵源道长这么个元婴高修,却依然中招,一旦被缠进去,就很难挣脱出来,也算难得。
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他灵域范围内已经探知,山崖水草后藏着个金丹后期,应该便是王某人了。
就见那渔网自动松开,倏然收进崖边的水草中。
水草后晃出个人来,不是王金丹又是谁?王金丹二话不说,向顾佐匆忙拱手,讪笑着逃也似的跑了。
灵源道长大怒,指着正在竭力上浮的王金丹大骂:“咕噜……咕噜咕噜……”
他还想拉着顾佐去和王金丹算账,却没拉住,回头看时,就见顾佐食指竖在唇前,示意他闭嘴,同时转过身去,盯着海水中某处看不见的地方,如临大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