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qryq8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浙東匹夫-第116章 師妹你聽我解釋閲讀-q5ybb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师妹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
面对蔡琰的关心,李素熟极而流地流出这么一句开场白。
狐貍愛吃小仙魚 調調不乖
舌头说完之后,大脑才反应过来:我又没做错事,我又不是渣男,我为什么要说这样的句式?
都怪该死的谈判专家职业习惯,一定是前世出于工作需要批判性看了太多如何骗女人的开场白,都刻入骨髓了。
幸好,再老套的后世渣男开场白,对蔡琰而言都是第一次听见,非常新鲜。她也就很有耐心,期待地看着李素,内心预设得到一个“师兄不虚,师兄没有沐浴过多伤元气”的完美答案。
李素看着她无辜而又期待而又似乎非常好骗的眼神,忽然觉得心中一软。
这个时代的小姑娘,尤其是没有经历社会的,真是好骗啊,论男女社交方面的阅历,搁后世都等于一张白纸。
婚在旦夕:惡魔總裁101次索歡
他怜惜地搂了一下蔡琰:“放心吧,你师兄血气方刚,又经常骑马游水,强身健体,勤沐浴只会有好处,我可是要长到比征西将军还高大健硕的。
那些所谓名医,又不是华佗张机,他们也就以偏概全瞎说的,对于上了年纪的中年人,沐浴才要节制,我们这种不要紧的。”
蔡琰的心怦怦乱跳,这样程度的场景她也不是没经历过,毕竟心中都早就当李素是自己未婚夫了,也没什么好抵抗的。
被搂着温言抚慰,她很快就释然了。
李素拉着她一只手,升到自己的下巴上,趁机卖弄一下自己今年来才刚修炼出来的男子气概。
“呀……”蔡琰如同低压触电一样,快速缩回了手,但眼神却愈发明亮了,而且水汪汪地充满了崇拜的期待。缩手也只持续了一两秒钟,随后有了心理准备,又忍不住慢慢身手去摸李素的脸颊下颚。
“怎么这么硬?我还以为你还跟少年时那样,没长出髭髯来呢。”确认了李素有坚硬而唏嘘的胡渣子后,蔡琰整个人顺势一软,就躺在他怀里休息,抬起脸怔怔看着李素的下巴。
李素心中得意,就这一下,便证明了自己“没有伤了元气,血气方刚火力充足”,汉朝小姑娘的审美和判断标准果然还是很嫩啊。
遥遥记得,那都是快两年前了,大约中平五年的那个冬天吧,李素跟蔡琰刚刚定亲、蔡琰关心他去丘力居那里出使的安危,天天对他嘘寒问暖,还给他亲手缝制香囊藏清新口气用的鸡舌香。
从那次起,蔡琰说起她觉得天下美男子的标准,就是要“美髭髯”,当时李素还有些挫败,但随后就开始努力了。
哼,不就是要长出胡子么?哥十六岁的时候没胡子,到了十八岁还能没胡子不成?哥天天锻炼又注意科学营养,发育比同时代的汉朝人牛逼那绝对是妥妥的。
第二年,他就找到了一个可行的办法:汉朝人因为讲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是很少会在胡子刚刚长出来的时候刮的,最多是长长了之后修剪造型。
关羽那种属于天赋异禀,其他绝大多数人不刮就长不快长不硬。而李素等嘴边和下巴稍微有点绒毛,就疯狂刮疯狂刮,还特地定做了锋利薄片的刮胡刀,对着用糜氏石灰研磨法磨出来的清晰银镜,自己每隔两三天就小心翼翼刮一次。
果然用了一年后,那唏嘘的胡渣子就变得贼硬,越刮生长效率越旺盛。
蔡琰再次跟他重逢后,看他还是下巴和上唇都那么光滑,以为师兄依然没长出胡子呢,但她心里已经把自己当成师兄的女人了,也不在乎容貌,只是觉得白璧微瑕,美中不足。今天听了刘备跟李素说的玩笑话,结合李素的身体情况,她才忧心忡忡以为是常年泡澡伤身。
直到此刻上手一摸,才知道原来这么硬。
“将来也是一个身长七尺五寸、美髭髯的伟男子呢,为什么连人家都瞒着,还偷偷挂掉,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啊,蓄着不好吗?”蔡琰摸着他的胡渣子,愈发爱不释手,眼神湿润欲滴。
豆腐老婆好勾人 妖藍藍
李素得意宣言:“那必须的!就得看这两年能不能再努努力长高一些,现在还差两寸。多游游水健身锻体,肯定没问题的。”
刘备的七尺五寸大约是一米七六,李素现在还差点,努力了三年,营养锻炼科学搭配,勉强冲到一米七二。不过搁汉朝文人的发育水平,就算从此只有一米七二,也不算矮了。
吉林高校黨建理論與實踐研究
诸葛亮那种妖孽毕竟是罕见的。
至于胡子要勤刮才会长得更快这种秘诀,李素当然不用告诉任何人了,那可是他超前于时代将来获取额外帅值的法宝,将来妹子们肯定会喊他“美髯李郎”。
蔡琰越摸越爱不释手,也有些意动:“师兄,征西将军和关将军张将军都娶妻了呢……当初让你等我两年,还怕耽误了你,没想到两年都满了。”
李素知道她要说什么:“可是,你我的关系,继续保密下去,说不定还能拯救成千上万无辜军民的性命。
师父和吴校尉始终保持不偏帮的公允姿态,他们手上见证的那道圣旨,才能在将来突破钓鱼城后,更快更多在蜀中三郡招降到更多愿意听命于朝廷的被裹挟军民。
我也不想为了一时快意愉悦,让百姓多打几场仗。反正你放心,等入了蜀郡,有合适的时机,我自然会立刻明媒正娶接你入府——到时候咱在正经封地的郫亭侯府办事儿,你也是侯爷夫人了。”
世界級安逸
蔡琰神色一黯:“听爹说,明年春耕之后,才会攻打钓鱼城,都不知何时能下。至于蜀郡,更是遥遥无期,难道还要等两年么?
师……夫君,你我既已私下山盟海誓,非我不娶,我也不会纠结礼法的。你既然身体无恙,什么时候想要,人家都从你……便是。这也是为了大局,礼法上些许委屈不算什么。”
我的極品美女老師(狂野艷逍遙)
李素被这么撩拨,也是咕嘟吞咽了一口口水。
“你再这样可真要玩出火来了,要出事的。”李素有些把持不住,好歹他内心还知道理性克制,今天原本的氛围也不够花前月下,挺突然的,才硬生生收住。
荒村鬼 譚潤康
他深呼吸了一口:“这样吧,你再好好想想,明日就是征西将军纳妾的日子了,这几日我难免要饮宴应酬,多少精力不济。等这阵子过了,你要是想明白了,我自不负你——还有,你那个……是什么时候?”
“哪个?”蔡琰一脸懵逼。
“就是你们女人每个月的那个!”
“不知道……可能五六天吧,也可能七八天。”
瀕危物種保護學院
“好,我算算,张将军娶妻之日是七天后,等张将军都操办完了,再说吧。”
李素心里想的是,他知道那个结束之后的日子最安全。他可不想让十五周岁的小姑娘就承担风险,以后还是每个月算准了日子有所节制吧。
他还指望长高呢,一个月两次比较正常,不可过度。他的意志力可是很坚定的。
古人民间根本不算这些,他们想的还是多子多福,能怀上最好,谁会刻意回避呢。
李素好不容易用极大的意志力把蔡琰劝回屋,然后用冷水洗了三把脸才冷静下来。
……
第二天,就是刘备纳妾摆酒的日子。
刘备果然把从李素那儿学到的新玩意儿,统统摆上了自己的婚宴,什么烤串火锅、孜然花椒胡椒蒜蓉的调料蘸酱,一个不少。
因为是纳妾,礼仪也不是非常拘谨。而妻妾盖盖头的习俗,得等到南朝齐时才出现,如今汉朝女子也不怕被人看到脸,如果姿色美貌,男方还会刻意让妻妾稍稍露脸炫耀显摆,跟后世的虚荣男差不多。
老婆那么漂亮,不能显摆那不就亏了!
刘备本就是游侠气江湖气颇重之人,更加爱显摆了。他这人从小就“美衣服”,今天也不管管宁他们的劝阻,坚持穿了大红蜀锦的绣袍,而且还是用金丝滚边绣的,袖子和领衽的斜边,还缀绣上珍珠和翡翠珠、齐火琉璃珠。以至于他俩小妾穿得蜀锦袍上,宝石居然还没刘备自己的多。
客人免不了敬酒捧场、出言赞美,对糜贞和甄姜的姿色容貌德行仪态赞不绝口。
幻煉成仙
李素看得也是啧啧称奇,这种场合,要他夸赞嫂子漂亮,那种话是绝对说不出口,在他眼里这种话得脸皮厚得跟郭德纲一样才会说。
幸好,婚宴的主角,很快从夸赞美人,重新拉回了夸赞美食。宴席上的每一种肉食本身,客人们都是吃过的,只是没料到会遇到如此奢华厚味的蘸酱。
“听说这些调味都是李中郎府上的庖人鼓捣出来的,好多原先想都没想到的名贵香料呢,怕是采集不易啊。”
“听说李中郎生活可精致呢,就为了这事儿,他建议征西将军明年多开山地屯田,组织百姓在荒山上人工种藤椒、茶树、胡椒。这些东西可都是采药采来的,竟也有让百姓种植的一天。”
“奢靡是奢靡,不过还别说,味道是真的好。”
李素也跟着连着喝了好多天,每日如在云端。三天后又看了关羽娶杜氏等过门,再然后是张飞。
张飞娶妻的时候大家已经见怪不怪了,倒是关羽娶杜氏的时候,让满座宾客惊为天人,好多但凡年纪还不大的,都暗中嫉妒。
连蔡琰跟着父亲偷偷出席,看了也有些脸红:“世上竟有如此美貌女子?真是自惭形秽了……师兄如此当世大贤,却要娶我这般貌陋之人,怎么觉得有点对不住师兄。
也罢,师兄也不如关将军英武,咱算是扯平了。哪天师兄要是也有两尺美髯,我许他得天下最美女子侍奉,我也不吃醋就是了。”
蔡琰心中开了张空头支票,立刻心情好受了些。
反正李素这种白面书生,总不会去蓄两尺长的胡子的。
李素要是听到蔡琰内心这番祈祷,肯定会被汉朝女子的髯控给气到发抖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