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4er1u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十方武聖笔趣-48 變局 下閲讀-766hx

十方武聖
小說推薦十方武聖
提着书,魏合继续朝布匹店走去,不多时,却看到路边居然还有酒坊。
不过酒坊门口已经一点酒味也没了。取而代之的,是大股子茶水味道。
酒坊里就算是这个时节,也不断飘出吹牛说话声。
魏合顿了顿,走过去掀开门帘,进了酒坊。
影視劇世界
坊里稀稀疏疏坐了十来人,大部分都是衣着打扮还算整齐。
能在这个世道还能维持体面,还能来喝茶的人,多是有些家底之人。
一旁的墙角处,蹲坐着三个蓬头垢面的瘦弱人,三人前面都放了一块木牌,上边各自歪斜的写着:卖身葬父,卖身葬母,卖身葬弟。
三人排成一排,凄凉无比,但魏合却不知道为何,心头无语。
他提着书走到一张空桌边坐下。
马上便有一女孩上前,给他倒水。并且小心的说了价钱。
不同茶水有不同价钱,这里不用杂粮面交易,而是收通城帮的救济牌。
“通城帮救济牌?”魏合诧异,“那是什么?”
“客官有所不知,这通城帮帮主他老人家,怜悯大家伙艰难过活,便发放了一批批救济。
这救济牌,就是用来领取救济粮的。一块救济牌,能换一定量的杂粮面。”
女孩熟练的解释道,看样子也是不知道说了多少遍。
救济牌?
这三帮二派之一的通城帮,会这么好心?
魏合不信,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好。其中背后定有图谋。
“若是客人没有救济牌,也可以用内城金豆付账。”女孩提醒。
金豆魏合倒是有。
他最近杀了不少的山匪,抢来的钱袋子里最多的,就是这种说是金豆,其实只是掺杂了黄金的铜角。
这东西十颗能换一片金叶,十片金叶换一两黄金,算是内城最简单的流通货币。
内城还能如今维持稳定物价,也是全靠七家盟的稳定。
就是不知这七家盟,还能撑多久。
魏合心头叹息,要了一壶荞麦茶,放在桌上,静静喝着,至于价钱就是一颗金豆,还有余。
店家额外送了他一碟花生米。
那花生米都有些霉味了,倒是一壶荞麦茶里,满满的全是荞麦和杂粮米,喝完水还能当饭吃。
魏合安心坐下,便是打算好好听听这如今的城里情况,这酒坊茶馆之类的地方,正是闲聊吹牛的好去处,也自然是消息流通的聚集地。
一般能来这种地方的人,都是不愁吃喝,闲得没事干的散人。这类人往往有大把时间挥霍,家里既然不愁吃穿,也自然不是寻常家庭,都有一定家底跟脚。
如此而来,消息自然多有灵通。
这部分人一旦有什么趣事奇事,往往都会来这里宣扬传播,和好友分享,以此在这成为的大家的关注焦点,获得地位上的虚荣心和满足感。
而这些人的聚集,也进一步吸引了做他们生意的人。如说书人,江湖卖唱,卖曲人等。
娱乐方式变多,又进一步引来更多人气。
而这些说书人之类,因为走南闯北,也能进一步带来更多真假不定的各种消息信息。
魏合要的就是这种渠道。反正他如今石皮后,没了郑师的督促盯着,自由时间一大把。花一天时间调查情况也是必要之事。
這裏無人 方文雀
……..
……..
……..
永和镖局。
有些凄凉的石板广场上。
几个大镖头和程家的主干男人们,都在场。还有不少的镖师,也都从各个町的分局来了。
数十近百人聚在一起,黑压压的全是人头,都是来等个消息。
程少久也站在程家男丁的前列,静静等着消息。
等着总镖头程正兴的消息。
不多时,程正兴和几个镖师一起从广场外进来。
他面色僵硬,一言不发,一路朝着最高处的讲话木台走去。
周围镖师们纷纷自动给他让出一条路。
萬古天尊
不多时,程正兴走到程少久身边时,顿了顿,看了自己侄子一眼,想说什么。
但还是没开口,而是继续走向高台。
高台上。
很快程正兴一步步走上去,站到最高处,往下注视着大家。
众人也纷纷聚焦到他身上。
刚刚就很安静的气氛,此时更加安静,甚至静得有些可怕。
所有人都微微屏住呼吸,等待最后消息的到来。
程正兴举目四望,这诺大的镖局队伍,是他一手一脚,花了数十年时间打拼出来。
而现在…..
他张了张口,想要说话。
但太阳太辣,热腾腾的晒得他居然都出汗了。
他感觉胸口发闷,深呼吸了几次,都没能缓解过来,反而越来越闷。
最近他连续熬夜,东奔西走,就是为了维持镖局如今的生机。
而这最后一单镖,就是他翻身的一切本钱。
他把所有的一切,都压了上去。
但….
程正兴心中一片冰凉,明明那么热的天。他却浑身发冷。
他用力握了握手,掌心里没有一点温度。
“我……”
他终于张开口。
異世藥神 暗魔師
所有人都盯着他。
所有人都等着他。
程正兴再度张开口。
“我….让大家….”
他忽然感觉眼前一阵阵晕眩,耳朵一下蒙住,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突然什么也听不到。
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一仰。
噗通。
他什么也不知道了。
程家要倒了。
三國在異界
这个消息宛如风暴一般,迅速通过结算离开的镖师那里传开。
镖师们都在等着最后这趟镖能不能挽回一切。
但可惜,这趟镖完了,被劫了。
而被寄以厚望的总镖头程正兴,也彻底一病不起,当场晕厥倒地。
因为失了镖,永和镖局要面临一笔天价的巨额赔款需要支付。
而程正兴昏迷病倒,镖局无人能担大局。之前本来就已经快发不出镖师薪水了,现在总镖头倒下,原本聚集的镖师们终于无法忍耐。
一部分老镖师重感情,家里有粮的人,勉强留下等待情况。
但大部分年轻镖师本就是流动来流动去,此时迅速离开,寻找其他活计。
短短一天内,镖局迅速人烟稀少,程少久在两个镖头的辅助下,把家里所有粮食资产清算一遍。
却骇然发现,居然还差一些才够赔付这趟镖的价值。
“按照双倍赔付规矩….至少还缺七百两黄金….”
账房出身的程少久妻子程张氏,低声愁眉道。
“七百两….”程少久咬牙看着面前的一箱箱物资和粮肉。
若是平日里,七百两黄金虽然不多不少,但他镖局家大业大,也能拿出来。
但现在…
大伯病倒昏迷,家里所有人的私房钱都筹了出来,其中还有几个大镖头的鼎力支持。
却还是缺七百两黄金….
他能找谁借这笔钱?
周围谁能拿得出这笔钱?
程少久心中一片迷茫,同时宛如有一座山一样,重重压在他心头。
“少总镖头….”大镖头程凯欲言又止,但想着七百两黄金的缺口,他根本没办法凑出这么多。
“那边要我们就这两天内,给出答复,否则就拿银吻黑蛇的蓄养法出去抵价。”妻子程张氏的声音在程少久耳边回响。
他咬着牙,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房休息的。
第二天,他浑浑噩噩的一个人说是去想办法,换上衣服,朝着回山拳院方向去了。
到了院子里,他呆呆的站在自己的一角里,看着升起炭火的铁砂盆,一动不动。
周围平日里和他称兄道弟的师兄弟,都一声不吭,也不过来和他招呼。
而萧然江严姜苏三人,也早已和他渐渐疏远,不怎么待见他。
他举目看去,心知大家都应该是知道镖局的事了。
“程哥。”
忽然魏合的身影朝他走近过来。
“我昨天听到镖局出事了,有什么要帮忙的你尽管开口。”
程少久和他关系莫逆,他也在永和镖局挂靠,如今镖局有问题,他担心程少久这边应付不来,也赶紧过来问问情况。
程少久抬头看了看魏合。
张口正想询问钱的事,但心头忽又苦笑。
那可是七百两黄金….魏合师弟的那点收入他更是清楚,一个月加起来才顶多四十两黄金的挂靠。
哪里能拿得出这么多钱?
话到嘴边,程少久沉默了下,又收了回去,脸上露出笑容。
“没事,我能处理。放心吧小河。”
致命誘惑:黎警官的女王妻
与其说出来让魏合也跟着担心,不如自己一个人闷着。
毕竟这是自己程家的事,和魏合无关。
就算说出来,魏合除了担心也无能为力,既然如此,不如不说。
“放心。”程少久再度拍拍魏合肩膀,笑道。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直说,你我兄弟,我还是程荷的干爹。别一个人闷着。”魏合沉声道。
他最近一直在抢人,收获不错,加上自己的收入攒着没怎么用,可是攒了足足一千五出头的金票,正想着看能不能帮上忙。
“知道了,放心吧。”程少久听他这么说,越是如此,他越是不想拖累魏合。
自己家的事,自己处理,岂能拖累兄弟。
“只是这个月的薪水可得暂停下来了。”程少久苦笑道。
“那没事,先处理你那边要紧。”魏合点头。
他看程少久似乎真的没事,便也慢慢放心下来。
“你真没事?”
“真的没问题。”程少久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他知道周围人都在看着他,越是这个时候,就越是不能露怯,不能慌。
如今大伯已经倒了,如果连他也露了怯,露了底细,那以前程家的那些对头,可不会眼看着发呆。
他们会像饿狼,趁着程家衰弱,纷纷从四面扑上来撕咬他家的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