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首富怪癖?坐擁私人酒莊,公司遍及天下,卻愛上從十層樓跳下的感覺

首富怪癖?坐擁私人酒莊,公司遍及天下,卻愛上從十層樓跳下的感覺

站在十層樓的高處,向下望,大多數人應該會產生眩暈感。

那麼當你從這樣的高度跳下去,你會感受到怎樣的世界?

年度業績考覈臨近 基金經理積極調倉換股佈局明年

有這樣一羣人,他們把對極限的追逐,當成樂趣與成就,在刺激中尋找心中的歸宿。他們看似在“玩命”,但也許在世俗驚詫的目光中,得到的卻是與這個世界的融合。

是的,高臺跳水(前身爲“懸崖跳水”)——世界上唯一一項從高空下降,在接觸地平面時,沒有緩衝和減速的運動,屬於他們的“世界”大體是這副模樣:

賽輪輪胎實控人擬變更 軟控股份掌門人袁仲雪上位

腳尖離開跳臺的那一刻,氣流會將你的身體包裹,眼前的一切都因速度變得模糊,失重感衝擊着脈搏。當腳尖觸碰到池水,氣浪隨即在身旁衝起,痠麻和疼痛伴着水的清涼傳遍全身。然後,世界歸於寂靜,只能看得到水世界的蔚藍……

這是一項充滿觀賞性的刺激運動

緊急尋人!長沙14歲男孩離家出走至今未歸

這是常人難以企及的體驗,但是世界的多樣性,總會讓我們“見怪不怪”。只是,如果這樣的描述,來自一位年近花甲的老人,還是會讓人心不由得收緊,由衷地說上一句“厲害了”!

這番描述正是來自馮應雄記憶中的“高臺跳水初體驗”,今年已經58歲的他,仍享受着這項極限運動帶來的刺激與挑戰,回憶起跳高臺的經歷,馮應雄連着說了兩個“哇塞”,後面還接了一句“太爽了”。對於馮應雄來說,高臺跳水有着極限運動的刺激,又有着傳統競技跳水的優美,是一項“很讓人癡迷”的運動。

然而這個癡迷高臺跳水的“老頑童”遠不只是一位高臺跳水愛好者,馮應雄58年的人生裏,有太多耀眼的標籤。

他曾經是跳水運動員,把青春獻給了跳臺。

排名:特魯姆普穩居第一 火箭第二丁俊暉列第10

他是傳聞中跳水圈的“首富”,83年開始經商下海,名下公司遍及海、內外。

而如今,他是媒體口中的“中國高臺跳水之父”,自掏腰包斥資兩千萬修建高臺,致力於讓中國高臺跳水走向世界。在他的推動下,這項運動正在中國從無到有,變得安全、標準,甚至正在逐步接近奧運會的舞臺。

58歲的馮應雄依然很“酷”

全新平臺+金字招牌 光荷ID.4 X值不值得等?

如約與馮應雄視頻連線,鏡頭那邊的他幽默、健談,沒有一點架子。兩個小時的採訪裏,他始終聲音高亢,眼神堅毅。每每談起跳水,馮應雄毫不掩飾自己的熱愛,總有說不完的話題,講不完的故事。

馮應雄喜歡把自己稱作“跳水人”:正值青春時,他與跳水結緣,創業歷程中受跳水鼓舞,如今又回到熟悉的領域“反哺”跳水事業。

對於他來說,從高臺之上躍入水中只需要短短几秒,但與跳水繞不開的羈絆,在他生命中延續了數十年。

車企趕考歐洲碳排放法規:大衆 捷豹路虎已備好罰金

“鋼鐵巨人”的誕生

新能源概念之火未燒到鈷價 部分鈷產品成本倒掛

2018年,廣東肇慶,一座“鋼鐵巨人”拔地而起。這是世界上第一塊固定高臺跳水場地,它總高27米,耗鋼250噸,遠遠望去,像一把鋼劍插入池水中,劍柄直指天空。

虛假宣傳被罰 美特斯邦威提業績“慌不擇路”

27米的固定高臺像一個“鋼鐵巨人”

8月底,場地剛一建好,還沒等施工人員安裝完防護措施,馮應雄便迫不及待地跑上高臺。27米的龐然大物約有十層樓的高度,而頂端的跳臺卻僅僅幾步之寬,即使是早已習慣了高空作業的施工人員,也因爲特殊的高度,必須做好防護措施。

“他們都有點兒畏高,但我跳水幾十年,早就不害怕了。”馮應雄沒有絲毫猶豫,身手敏捷地登上了高臺的最頂端。

對於他來說,這座傾盡了他多年心血的固定高臺,就像是他的孕育的孩子。高臺建造的幾年裏,馮應雄是施工場地裏最勤奮的“監工”,他堅持每天給高臺拍兩、三張照片,從只有地基到最終建成,一張張照片還原了高臺的成長史。幾年來,看着“孩子”從孕育,到一點點成長,再到如今終於呱呱墜地,馮應雄好像又做了一次父親般無比自豪和欣慰。

世界上首座固定高臺從無到有,傾注了馮應雄的心血

站在“巨人”的肩膀之上,馮應雄極目遠眺,城市的景緻盡收眼底。風吹過,絲毫沒有撼動巨人的軀幹,卻讓馮應雄的思緒飄得很遠。

幾年裏,馮應雄相繼參觀過意大利、迪拜搭建的臨時高臺,總感覺“風一吹就晃,不穩”。此刻親自踩在了自己設計的固定高臺之上,儘管風景不如迪拜灣那般壯美,但馮應雄發自內心地感到“愉悅,踏實,有成就感”。 如果不是當時的水池沒有蓄水,馮應雄“甚至有一躍而下的衝動”。

這商標華爲晚申請46天,被合作方註冊,打官司沒贏

回憶那天佇立在高臺上的感受,馮應雄已經記不清哪些景緻給自己帶來衝擊,只有內心的激動,就好像昨天發生的事情一樣,“當時我的心裏有種做大事的成就感。”

這商標華爲晚申請46天,被合作方註冊,打官司沒贏

踩在自己修建的跳臺上,心裏格外踏實

做了五年的“大事”

時間回到2011年,那個時候的馮應雄已經帶着滿腔熱情“重回跳水圈”,接手了亞太地區跳水器材的總代理,創建了屬於自己的跳水俱樂部,馮應雄覺得自己有種“跳水人的情懷”,“想爲中國跳水做點貢獻。”

一次偶然的機會,他受朋友邀請觀看在意大利舉行的一場高臺跳水比賽。短暫的相遇,讓他對高臺跳水“一見鍾情”。

馮應雄至今仍然清晰記得與高臺跳水初遇,所帶來的震撼。臨時搭建的腳手架立於懸崖之上,比鄰壯闊的海灣。站在高臺之巔,彷彿站上了一個“懸空港”。運動員們從懸崖縱身而下,像空中芭蕾一般躍入海面,畫面極富衝擊力,讓他心緒難平。熱愛跳水的馮應雄,心裏被種了草。

同時,他也注意到高臺跳水的場地存在的問題。

全球吸金18萬億美元 ESG中國征程緣何起步蹣跚

當時的比賽,全部爲臨時搭建的腳手架,這樣的場地搭建費時費力,比賽中穩定性差,空間小,限制運動員的發揮。最關鍵的是高度會有誤差,無法標準化。馮應雄心中漸漸萌生出一個大膽的想法“我想把這項運動引入中國,建造我們自己的高臺跳水場地”。

馮應雄與國際泳聯的官員一起勘驗場地

索帥談下課危機:還早着呢!週六客戰埃弗頓或定生死

如何找到一塊適合建造固定高臺的場地,成了最棘手的難題。從2013年萌生想法到2017年動工建設的四年裏,馮應雄跑遍了小半個中國:景區、體育場館、公開水域,馮應雄一個接着一個的做方案,卻一次又一次被否決。兜兜轉轉,最終他在家鄉肇慶抓住了機遇。2016年底,正趕上肇慶市一座體育場施工改建,馮應雄拿出自己的方案,向政府申請下了20年的土地使用權。

20年的土地使用需要繳納近600萬的租金,加上固定高臺的建設成本,總共要花費兩千多萬,馮應雄絲毫沒有猶豫,“當時只想着把這件事做成”。

臨時高臺和馮應雄設計並修建的固定高臺(中)的比較,固定高臺就像他的“親生孩子”

讓他下定決心的,是自己對跳水的執着與熱愛。40年前,馮應雄是八一隊的一名跳水運動員,與跳水結緣的幾年裏,他成長、蛻變,跳水池教給他的道理,深遠地影響着他人生的每一步。

“我絕不認輸”

1973年,11歲的馮應雄從廣東肇慶來到北京八一隊進行專業跳水訓練。11歲的少年正值叛逆期的開端。初到北京時,還雄心勃勃的馮應雄,沒過幾天便有點泄氣。那時,他有些“水土不服”,想念老家肇慶,厭倦跳水,還因爲動作不規範,磕到了跳水池底,撞壞了兩顆門牙。

快訊!美媒:特朗普競選團隊在賓夕法尼亞州提起訴訟

然而在憑實力說話的跳水隊,落後就意味着被淘汰。馮應雄逐漸意識到“能夠留在專業隊必須要付出,不然就會被退回肇慶”。每當身邊的隊員完成動作,馮應雄總問自己:他們都可以,我爲什麼不行?我爲什麼不能做的更好?

新版人民幣5元紙幣來了 網友評論:好久沒摸過錢了

跳水少年的意氣風發

民主黨多州取勝令詹皇狂喜:黑人投票者決定了選舉

馮應雄記得,自己第一次站上十米臺時,害怕,緊張,當然還有畏高,有些想逃。但看到高臺下隊友們的注視,馮應雄咬了咬牙:“我不想讓他們看到,我是走下高臺的”。

從高臺上跳下的馮應雄,收穫了教練的認可和同齡人敬畏的目光。從那以後,馮應雄的身上便始終有一股不服輸的勁頭。

幾十年過去,練習跳水的很多情節,已經隨時間被馮應雄淡忘,他只清晰的記得一個信念——我不能認輸。

不服輸,是跳水池教給馮應雄的第一課。

跳水帶給馮應雄更多可能性

馮應雄最終沒能進入國家隊,暫時告別了跳水池。雖然有些遺憾,但幾年的運動員生涯帶給他的精神力量,被他帶到了更廣闊的天地。此後無論是從政,還是經商,馮應雄總是向着更高、更遠的目標,一次又一次地發起衝鋒。

爭做“0001”

跳水圈並沒有真正的財富排行,但是已經在商海摸爬滾打30多年的馮應雄,確實擁有雄厚的經濟實力。究竟身家幾何,無從查證,只是圈內人都會把他稱作“首富”,說是尊稱也好,玩笑也罷,總之,他似乎很受用。

回首自己的創業歷程,馮應雄曾說過:“我是一個不太‘安分守己’的人,我更願意做一個挑戰自我、不斷開拓的探路者”。

1989年,廣東省的KTV產業還一片空白,馮應雄便看準商機,開了全廣東第一家量販式KTV。回憶起這段經歷,他不無自豪地說:“當時我拿的,是廣東省0001號文化產業營業執照。”

房企三季報窺視:營收下滑虧損擴大 中小房企何去何從

創業的道路上,馮應雄總渴望作領域內的“0001”,從肇慶市的第一家花店,到生產飲用水,再到引入加拿大的冰酒,生意越做越大,但馮應雄始終堅持着自己的標準。他說:“和別人同質的東西我不願意做,不想在安穩的地方停留,追求挑戰是我的性格。”

馮應雄坦言,自己商業上的成功離不開運動員生涯的歷練。曾經在跳臺上反覆打磨動作,精益求精做到最好,如今在項目上不斷細化,力求完美。他始終認爲,做好一名跳水運動員,和做好一名企業家,在精神內涵上,有着本質上的聯繫。運動員時期養成的習慣和拼搏的精神,已經內化進他的身體,影響着他走出的每一步。

馮應雄在加拿大擁有自己的冰酒酒莊

這商標華爲晚申請46天,被合作方註冊,打官司沒贏

幾十年的從商經歷,馮應雄有着自己的固執和堅守,他始終不願改變中國的國籍,也始終丟不下他眼中“跳水人”的情懷。對於馮應雄來說,自己長大的故土,跳水池邊的天地,是他內心最深切的記掛。

商業上取得成就後,馮應雄開始思考:我能不能也爲中國跳水做些什麼?

東風公司5個月通報12起違規違紀 特種裝備成”重災區”

重回跳水池

2019年,高臺跳水世界盃在肇慶成功舉辦。從高臺跳水闖入他的內心,到動工修建世界首座固定高臺場地,再到承接世界最頂級的高臺跳水大賽,時間過去了整整8年。

比賽結束的那個夏夜,馮應雄難抑心中的激動,爬上20米的高臺,一躍而下。他在空中始終沒捨得閉眼,“把眼睛眯成條縫”,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他說:“我很享受那種感覺”。

從水中爬上岸,馮應雄“感覺不錯,又跳了一回”。

淮安男老師私闖女生宿舍掀被子?涉事老師已報警

四十多年過去,從高空躍下的失重感還是讓馮應雄興奮不已。 58歲的馮應雄,仍像當初11歲的少年般執着,“我現在已經嘗試過20米的,以後還想試着跳得更高。”

27米是馮應雄的下一個目標

時隔40年,馮應雄以另一種方式重回跳水池邊。

詹皇高中密友妹妹被槍殺 懇請俄州警方儘快緝兇

從2005年開始,馮應雄投身體育產業,十幾年的時間裏,代理跳水器材,成立體育公司,馮應雄一路高歌地闖回了“跳水圈”。

在他的推動下,50多箇中國跳水場館換上了與國際接軌的器材,中國跳水運動員得以在大賽之前習慣標準化的跳板。就連奧運比賽的相關器械,比如:地膠、防滑墊……在馮應雄的運作下,國家隊也能第一時間得以接觸,並進行適應訓練。

馮應雄說,建成固定高臺還遠遠不是他的終點。如今的高臺跳水世界大賽,雖然已在肇慶成功舉辦,但高臺跳水比賽中,仍然沒有中國的人身影。

很快,馮應雄將要與廣東省體育局合作組建首支中國高臺跳水隊伍,讓中國人進入世界大賽,成爲可能,“我希望在下屆世錦賽中,我們能擠進前六名。”除此之外,他還在積極研發移動高臺的裝置。馮應雄打造的移動高臺可以在一週內快速組裝,放到集裝箱裏就能運到全世界,“像世錦賽這樣的大賽,不會修建永久的固定高臺,都是臨時搭建場地,希望這是對高臺跳水整個項目的另一種探索與貢獻”。

大漲13% 拼多多一夜飆升千億!高榕兩天暴賺115億

太洗腦! 兒童歌曲《寶貝鯊魚》登頂油管流量冠軍

承辦高臺跳水世界盃時,與轉行高臺的俄羅斯名將薩烏丁(左二)合影

新版人民幣5元紙幣來了 網友評論:好久沒摸過錢了

馮應雄坦言,從商業投資的角度看,在高臺跳水上投資上的大手筆,存在不小風險。國內高臺跳水運動起步晚,市場小,固定場地的建設甚至很難收回成本。這顯然與一般的商人思維相左。

聶衛平寄語柯潔:一定戒驕戒躁 別以爲八冠就了不起

但是他依然對自己的選擇很堅定,“我的性格,決定我一定要做這樣的項目。我喜歡挑戰,要做就在全新的領域裏做到最好。”當然,他還給出了另一種更有力地詮釋“跳水給我整個人生留下了巨大的財富,如今我要用力所能及的方式,去回報它。”

Comments are closed.